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剑云先生文章 > 正文

回忆我的姑祖母孙剑云大人逝世前后的日子——孙琦

2012年02月08日 孙剑云先生文章 ⁄ 共 135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560 views 次

  2003年9月25日上午8时50分由保定研究会会长刘守信 副会长戴建英 孙朝星 张士珍和我一起用车把姑祖母送到医院住院.通过一系列的检查主治医生把我单独叫到一旁,告知我老人病情已经很严重,心脏已经衰竭!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从住院的那一刻起,我和我的妹妹朝星就一直陪在老人家的床前进行护理

  经过几天的治疗她的病情基本没什么好转,当时我预感到老人可能不行了就电话通知了天津的孙保安老叔 北京的孙更新大哥及家族成员孙二朋 孙朋弟等人来到保定医院.9月29日下午姑祖母的病情进一步恶化,晚上开始出现便血,而且出血越来越多,值班医生马上进行了抢救,此时保定当地的弟子戴建英 申志刚 徐恩坡 王双和 舒春 高建设 史封斋等人恰巧到医院来看望老师.经医生全力抢救老人家的病情稍有稳定后,我马上电话通知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天津孙式太极拳研究会筹备组及望都等地研究会主要负责人.并通知了其他家族成员,晚上10时左右家族成员孙二朋 孙朋弟 孙林 孙翔 窦文刚及各地研究会的主要负责人均已到齐.由保定研究会副会长戴建英主持就老人家的病情发展召开了会议,北京孙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孙永田先生经征求与会人员的意见制定了下一步善后计划.30日医生已经不让姑祖母饮水了,只能用棉签沾水将她的嘴唇上洇湿,此刻姑祖母虽然被病情折磨的很痛苦,但为了使在场的人们不为她担心她还是诙谐的说道:是给我喝的香油吧?再多来点.说完她笑了 !我曾经在医院守护过很多生命垂危的病人但从来就没见过这样面对病魔,谈笑生死的老人!我的喉咙哽咽了,为了不让姑祖母看见我的表情,我多次心痛的把头转过去欲哭又止.几十年来我和姑祖母的感情太深了.她老人家非常善解人意,此刻她老人家安慰我说:琦子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没什么遗憾的了 ,我死以后你要记着年节给我和你老太爷烧些纸就可以了.(几年来我一直是按着老人家交代的做的).

  30日上午北京的孙朋 孙伟 孙静夫妇及老人家的弟子张振华 金继香 王铁汉 傅淑媛 吕学秦 张长在 周保田 张茂请 王振清 史文慧 刘兴淮 阎世民等陆续来到病房.下午孙婉容老姑 孙保亨老叔(孙叔容三姑妈因身体原因未来)也特地从北京赶到保定医院,当时姑祖母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还和他们一起回忆往事(比如带着小时侯的宛容老姑上街玩的情景)当时的场景真是很感人!10月1日老人的病情稍微稳定,我和朝星陪伴在病床左右,北京的杜巍 梁竟平 保定的戴建英 徐恩坡 广州的吕学勤等人到病房探望.10月2日早上姑祖母的病情加重,我打电话把老叔孙保安 大哥孙更新 表爷张文义夫妇及他的儿子儿媳 戴剑英 张世珍 叫到医院!9时30分北京的白谱山及他的妻子和三个徒弟来到医院看望姑祖母.这时出与对老人家的病情考虑我和朝星将他们全部请出病房,11时她的病情突然恶化,经抢救无效于12时20分逝世!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在医院守侯的的人们都悲痛欲决,我和朝星 张世珍 果红(表婶)四人强忍悲痛开始为姑祖母净身化装更衣(为她换上了段位服)后由北京的方印中 韦永生和两位保定的老人家弟子及我和朝星将老人的遗体平稳的放在推车上,由我和朝星推着送往太平间,其他弟子亲属紧随其后.到达太平间将姑祖母的遗体安放好后我们大家才把忍耐多时的悲痛化为哭声.....姑祖母永远的离开我们去了但她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她的德艺双馨将永垂武史!
侄孙女:孙琦
2005.7.13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