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怀念我的恩师王禧奎先生——尚衍丰

2013年02月22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89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817 views 次

2013-02-12_19-38-31_770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恩师王禧奎先生仙逝于上海,光阴荏苒,倏忽已二十七载。王禧奎先生是一代宗师孙禄堂老先生在上海的入室弟子,本人年轻时由于体质瘦弱在武术杂志上看到练中华武术能强身健体,就产生了想学武术的念头,从报纸上看到了上海武术协会的招生广告,得知王禧奎先生每天在上海人民广场开班教孙氏形意拳,我就毫不犹豫报了名,王禧奎先生教拳非常严谨,教拳中如学生动作做不到位,他会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手把手的教,直到动作做到位。对学生非常和蔼可亲,我当时就产生了要拜老师为师的念头后来通过易先生(我后来的大师兄)的引见拜在王禧奎先生门下习练孙氏形意拳,当时我家住在上海市吴淞镇到复兴公园要换三辆公交车来回路上要好几个小时,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每天来往于复兴公园只能每星期日去一次,恩师得知我家离公园很远,每次来时,他为了能让我尽快的掌握形意拳的要领,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反复示范给我看,直到我基本能做到位为止。

恩师为人很低调,从不在到别人的场地上炫耀自己的武功,所以他和别的门派的老师相处的都很好。他在拳术上有非凡的造诣,尤其是他演练的形意拳术发劲非常协调齐整冷脆,似炸雷落地有声。他的武当对剑也是更为的了得,剑随人走身似游龙步法非常的轻灵,曾在1954年上海武术界联谊会上和褚桂亭先生一起表演了武当对剑。我师母也很和蔼可亲,我每次跟师父练好拳一起从复兴公园走到淡水路我师父的家,我师母得知我住的远,每次都热情的招待我吃午饭,还象母亲一样的关心我。师父家住房并不宽敞也就十几平方米一小间,当时师父在上海武术协会培训班任教也没什么收入,尽管当时他教了好多弟子,从没听他提起过自己家的困难。他在为发杨纪承孙氏拳术而在谨谨业业的默默的工作着。作为一代武学宗师孙禄堂先生之入室弟子,恩师穷毕生之力传承发扬孙氏武学,惠泽后进。我虽从学恩师多年,得恩师苦心传教,但因资质平平,心智驽钝,师之所授只能悟其一星半点,于武之一道实是未有所成,有负师恩。然一星半点之所悟于健体强身则绰绰有余,每每闲暇之时,手舞足蹈,活动筋骨也自得其乐,足可一生受用不尽,此皆师之所赐,感恩之心不敢稍忘。

尚衍丰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于上海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