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童旭东先生文章 > 正文

万籁声回忆录中对国考与上海大赛的捏造——童旭东

2012年02月16日 童旭东先生文章 ⁄ 共 561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922 views 次

近日有朋友送我一本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万籁声回忆录》,读罢,真是大开眼界,原来这是一部集聊斋、封神榜和妄想录之大成的奇作。内中不仅充斥着神鬼灵异之说,更是毫无顾忌地篡改事实,捏造谎言,所述之情形几如疯幻。限于本文的篇幅,我不可能一一例举,本文仅就该书中涉及的万籁声在1928年10月中央国术馆首届国术国考的表现和1929年12月在上海国术大赛上的表现做一实事求是的澄清。现将《万籁声回忆录》中有关他在中央国术馆首届国术国考的相关描写录之如下:

事有凑巧,当晚我患重感冒,周身火烫一般,更加腹泻厉害,翌日不起,自不能参加比赛。原因是从此京乘火车到南京时,途中私人卖烧鸡的,不卫生,吃积滞腹中,那夜发作了,致第二场没有参加。按规定,胜一场者为中等。但我这一场,据同人说很精彩,所以馆长张之江亲到我住楼慰问,并用汽车接我到中央国术馆客室居住,又许我留馆任教务主任之职。我遂迁回国术馆,自有医师前来医治,不数日即愈。但国考结束了,三个等次的人约有六七十,除不大知名的回去二三十人外,还有较好的三四十人,住在馆中,内中以朱国福、朱国祯兄弟和顾汝章、傅振蒿、王少周、杨英侠、鲍刚、马英图、马玉甫------等为出色些。我病甫愈,正与天津代表练醉拳的李丽久闲谈,忽朱国祯与顾汝章等二十余人蜂拥而来,把我高高举起,高兴的大叫:“ 万先生!你第一了!刚才张馆长训话,说:‘你们什么第一,打打摔摔,不成样子;真正的第一是河北总代表万籁声。人家那才是功夫,相隔两三丈远,一个箭步就到了,两拳就把对方打倒。’所以我们特来报喜,你应当是这届真正第一了。”我说:“这是张馆长鼓励大家的,我病了,没有终场,何第一之有。”

又过了几天,约在上午八时左右,诸人一拥而入,都是穿的短打衣裤,甫自演武场练习武功后来的。由朱国祯领头,向我说:“这次比赛后,打了三场,最优等的有我们这二三十人。每天我们在交手,都比不过顾汝章。馆长说:‘真第一的是你,我们有意见,可否你同老顾比试比试,一来让我们开开眼,二来也好证明馆长的话对不对,也让我们以后在外面宣扬,你的第一,是名副其实的了。”我一看顾汝章全副短打衣靠,正准备厮杀;他大约三十一耳岁,我恰好二十六岁。我说好呀!我病已愈,正想试试。一看顾汝章,含笑点头。当时,大家闪出一条小路,长约三四丈的距离,我即伏身而进,他正准备接手,我却用“吐手若奔蛇”的手法,抽撤急进;他只有招架之功,竟无还手之力。向后迅退,迫至壁前,适有一木椅,他一跃上去,我就向他鼻上点他一指,他抱拳大呼:“师兄师兄,打不得,打不得;于是遂罢。同人大笑,曰:“老顾呀!你同我们比试时,招法缭烂,何以今天你同万老兄动手,一下都没有使出呢?”他也笑说:“我见他一瞪眼,像只饿虎扑食一样,吓了一跳,一身功夫早跑掉了,还打什么呀!”经此之后,无人不说我是第一名。(见该书第96——98页)

上述万籁声的这段文字,其主旨就是万籁声虽然名次为中等,却被“公认”为是本次国考的第一名,其依据为:身为中央国术馆馆长的张之江公开称万籁声是国考真正的第一。并引发本次国考最优等的朱国祯等先向万籁声热烈祝贺,数日后又鼓动顾汝章代表所有高手与万籁声交手,并在交手中被万籁声吓的功夫全无,当即认输。

现在让我们根据当年的史料记载和史实,看看作为中央国术馆馆长的张之江有没有可能宣称万籁声是本次国考第一名。

首先我查阅了当年中央国术馆出版的《第一次国考特刊》,上面记录了馆长张之江在这次国考前、国考中以及国考后的历次讲话,始终就没有提到万籁声,更没有称万籁声是第一的任何记载。此外,我还查阅了1928年10月15日到31日的《申报》、《大公报》及上海《民国日报》等对这次国考进行报道的报纸,从始至终就没有对万籁声评价的任何文字。再让我们看看张之江在国考后在发给考员的国考证书时讲的是什么,张之江说:“此次开会,是国考最后结束,一面为发给证书,一面并表示欢送,国术同志,现在证书等级,除预试及格不分等外,正试分为三等,一,最优等,二,优等,三,中等,每等之中不分先后,因为这次考试,纯为提倡性质,若过于分清,则非严格比赛不可,但严格比赛,恐不便之处甚多,所以略为分别等第,以便识别而已,------”张之江的这次讲话说明的以下几个事实:

1、 这次开会是国考结束,发证同时欢送参加国考的同志。说明参加国考的绝大部分人在取得各等次的证书后就离开了中央国术馆,因此不可能出现万籁声所说的“但国考结束了,三个等次的人约有六七十,除不大知名的回去二三十人外,还有较好的三四十人,住在馆中,”这一情景。

2、 张之江明确提出这次国考的目的纯为提倡国术,而不是分清谁是第一,每等之中不分先后。同时认为要想分清名次需要有严格的比赛规则,而这是很困难的。因此,张之江认为这次国考根本就没有第一。所以,张之江怎么可能转过脸去就出尔反尔地宣称在本次国考中只获得中等的万籁声是这次国考的第一呢?!这种说法分明就是捏造!

此外根据目前所有见到的参加过当年中央国术馆首届国术国考的老武术家

们的回忆以及相关的史料记载,都没有所谓公认万籁声是第一这个情节。

综上,无论是史料还是逻辑,都证明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不可能说过“你们什么第一,打打摔摔,不成样子;真正的第一是河北总代表万籁声。”这类话。所以,也就不存在朱国祯等因为张之江的这句话跑去给万籁声祝贺,以及数日后又鼓动顾汝章向万籁声挑战并被万籁声击败这些情节。因此,所谓万籁声在中央国术馆首届国术国考中被公认第一之说,完全是万籁声自己捏造的谎言,没有任何史料证据为凭。

看过万籁声的这段回忆,实在使人对万籁声的品德产生怀疑,且看万籁声是如何糟改他的好朋友顾汝章的“他抱拳大呼:师兄师兄,打不得,打不得;于是遂罢。同人大笑,曰:‘老顾呀!你同我们比试时,招法缭烂,何以今天你同万老兄动手,一下都没有使出呢?’他也笑说:‘我见他一瞪眼,像只饿虎扑食一样,吓了一跳,一身功夫早跑掉了,还打什么呀!’经此之后,无人不说我是第一名。”按照万籁声的说法顾汝章是代表那二、三十名最优等获得者向仅获中等的万籁声挑战的,结果被万籁声一瞪眼,就把一身功夫吓跑掉了,果真如此顾汝章还如何在武林立足,比武胜负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一个武术家竟被吓破了胆,那不是他的奇耻大辱吗?如果真有这一幕,顾汝章早就名誉扫地,就不可能成为历史上那个顾汝章了。万籁声在其回忆录中捏造的这一情节,竟不惜拿帮助过自己的好友顾汝章的名誉为代价,给自己抬身价。这种卑劣的做法怎能不使人怀疑万籁声的人品。

下面再让我们看看万籁声是如何捏造他在上海国术大赛上的表现的,现将《万籁声回忆录》中有关他在上海国术大赛的相关描写录之如下:

到了冬季,上海各界为黄河水灾筹款,举行武术对抗赛,进行售票赈灾。支持者为李景林,马子贞等人。在上海的武术家比较多,如佟忠义、刘百川、刘高升、王闰身、王献斋、刘崇俊等等。王子平、杨澄甫、吴鉴泉、孙禄堂均在座;我师杜心五亦其中之一,列席参观。这时我正闲居上海,不觉技痒。于是,也参加了。

这次的比试,是用抽签法;黑一对红一的办法。第一场,为一混名黑铁塔者与我相对。上手两个回合,他用捆腿,我用化妆楼跳过;一回身,右掌直插其左目下部,他即掩面而逃。迫之,跳下台逸去,自是算我胜了。翌日,第二场,与上海少林名家佟忠义大徒弟赵云峰遇。在比前,佟偕知名武术家数人来访;指一人曰:“这是万老师。”又向我介绍。这是我的小徒赵云峰;今天与万老师遇,还请给予方便,不要伤了和气。我说:“不比则已,即一交手,我不伤他,他会伤我。你即如此说了,我定先让他几手,你弟子尽管使出真本领,不要怕伤了我!但如几个回合打不倒我,我可要动手了,不要说我不讲交情。”答:“好!”遂去。到了临场交手时,我退让两三个回合,转而快手急进,迫他往后退;又走了两个圈子,他还不肯服输。我说:“你退不退,”不答,我即前探其鼻,他始跳出圈外,抱拳认输,当然也就是我胜了。当天晚上,忽见李景林,马子贞等大会负责人和七八个优胜者来,我起迎,问有何见教?李曰:“现来的,均是这几场比试的优胜者,他们开了会,明天是决定名次的最后一天,前几名,他们是已经预知了的,只有一个问题:打倒最后,都不愿伤人,决定打几下后,即用摔跤决胜负。你万先生的功夫,谁都知道,你动手多伤人门面,挂了彩,不好看,摔跤你干不干?”我说:“现在是比武嘛,并非比摔跤,你能摔,尽管摔可矣,何必问我呢。”李未作答复,曹晏海是总代表,他说了:“万先生,不瞒你说,真要比起来,可能我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们都这么想;当然,这不是比摔跤,我们同你碰不上。可有一点,你把我们打伤了,对你似乎不利。老实说:武行中,大学生有你这样功夫的人,自古至今,恐怕只有你一个了,我们确实是老粗,江湖出身,你不用同我们争高下。我们开会议决了,你有资格,要面子,我们愿推你第一;你如要奖金,我们分给你。不过,假如你果真定要比,同我们结怨,这对你的资望来说,应是你所不取吧!”我说:“你这话已经说绝了,我还说什么呢?”李副馆长说:“就这样吧!我作证人,你明天不要比了,我们定宣布你第一。”我说:“可以,武术上的义气嘛,你怎么说怎么好,我不再比了。”大会结束后,又请各名家与优胜者,在上海大舞台卖票表演。上海申报,用大号字登载中国大武术家万某,也参加表演,请大家参观。门票三元一张,为水灾筹款三十多万元。我表演了“少林母子连环拳”,孙禄堂、吴鉴泉(吴图南之师)、杨澄甫及我师杜心五,均有所表演了。其他表演杨式、吴式太极拳者为多,其套路甚长,运动又慢,固然有它的长处,但一套常达半小时。因此,台下观众,有的闭目养神,有的侧首他顾,一般表现不耐烦。我见状,自告奋勇,申请表演张式太极拳。在座太极老手皆大喜,愿亦瞻仰我的技艺。立即向台下宣布:现请万某表演张式太极拳;我就出台表演。不到十分钟,拳脚紧凑,一气练完,全场掌声雷动,高声叫好。退至席座,孙禄堂笑谓我说:想不到万老棣还有这一手,大开眼界,我说见笑。凡此种种,上海武术界前宿,在世的都会说得清楚。------

上述万籁声的这段文字,其主旨就是万籁声又被“公认”为是本次大赛的第一名,其依据为为:这是李景林、马良等在决定本次大赛名次前一天承诺的,并是在曹晏海等人央告下,万籁声才同意的。

现在让我们根据当年的史料记载和史实,看看上海国术大赛是如何进行的,以及万籁声在这次大赛上的表现。

1929年11月27日浙江国术游艺大会闭幕后,由上海市市长张群、商界大亨虞洽卿、社会闻人张啸林、杜月笙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李景林等随即筹备及组织上海国术大赛,参加这次比赛者共计141人,一些来自全国边远地区的拳手,因未赶上参加浙江国术游艺大会,则参加了这次比赛。大赛原定于1929年12月18日开幕,后来因为大雨延至19日下午1时开幕,后因连日大雨,直到12月22日才开始正式比赛,至1930年1月4日举行最终决赛,比赛延续12天,其中元旦休息一天。实际比赛了11天。上海《民国日报》对这次比赛进行了全过程的报道,上海《民国日报》每天公布前一天比赛中获胜者、平手者和表演者的名字,比赛采取双败淘汰制,即连续输两场则被淘汰。万籁声仅在12月25日胜了一场,以后直到比赛结束,在获胜者和打平者的名单中就没有出现万籁声的名字,由此可知,自12月26日万籁声就已经被淘汰或退出比赛。按照万籁声回忆录的说法在最终决定决赛名次前一天的晚上,也就是1930年1月3日的晚上,李景林、马良及曹晏海等人来到万籁声的住处,承诺宣布他为本次大赛的第一名,并央求他不要参加明天的比赛。这个说法也太荒诞了。试想李景林、马良及曹晏海等人怎么可能去承诺一个于一周前就已经被淘汰或已经退出本次比赛的人为本次比赛的第一名呢?更为荒诞的是还央求他不要参加最后的决赛?!这分明是万籁声在胡编乱造。

此外,由于编造,万籁声的这段描写可谓漏洞百出,如他讲本次大赛的负责人李景林和马良承诺公布他是第一名,然而事实是上海《民国日报》及《申报》公布的本次大赛的第一名是曹晏海,在公布的前12名名单中,根本就没有万籁声。难道是李景林忽悠万籁声,以李景林的身份有必要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去忽悠万籁声吗?!这里万籁声把马良也拉进来,然而马良根本就没有参与这次大赛,马良即不是这次大赛的筹备者和组织者,而且始终没有参与这次大赛的任何活动。他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和李景林一起去承诺万籁声是这次大赛的第一名?!看来万籁声以为他编造一个私下里被公推第一,就可以欺名盗世了。然而谎言总是破绽百出的。再如万籁声对曹晏海的丑化,也是通过捏造曹晏海的话来丑化曹晏海——“曹晏海是总代表,他说了:‘万先生,不瞒你说,真要比起来,可能我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们都这么想;当然,这不是比摔跤,我们同你碰不上。可有一点,你把我们打伤了,对你似乎不利。老实说:武行中,大学生有你这样功夫的人,自古至今,恐怕只有你一个了,我们确实是老粗,江湖出身,你不用同我们争高下。我们开会议决了,你有资格,要面子,我们愿推你第一;你如要奖金,我们分给你。不过,假如你果真定要比,同我们结怨,这对你的资望来说,应是你所不取吧!’”万籁声捏造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首先是曹晏海承认所有的选手都打不过万籁声,然后央求万籁声不要打,因为跟我们比武有伤万籁声的资望。看看这叫什么话?!捏造这般故事侮辱同道,真不知万籁声的德行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综上可知,根据史料记载,万籁声在上海国术大赛上只赢了一场,然后就被淘汰或自行退出比赛,所谓万籁声在这次大赛上被公推第一的说法没有任何史料依据,并且与史实相悖,完全是万籁声自己编造的谎言。

本来万籁声是有一定造诣的武术家,在中国现代武术史上也有一定的贡献。但是如此不顾事实的编造谎言,为了抬高自己不惜造谣他人,实在有失做人的德行,丧失了起码的道德底线。万籁声的这些做法应为当代武术人引以为戒。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