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吴兴与先生电话访谈录

2012年02月22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3857字 ⁄ 字号 评论 2 条 ⁄ 阅读 7,323 views 次

吴兴与先生是郑怀贤大师的学生,跟随郑怀贤大师数 年,是当今还健在的郑怀贤大师少数学生之一。2003年秋吴兴与先生以孙氏拳同门身份主动与孙叔容女士联系,以后吴兴与先生又托其学生陈力先生联系到我。 经过与吴兴与先生多次电话交谈,了解到吴兴与先生习拳的经历以及拳学见解之大概,吴先生是目前孙氏拳在西南地区的主要传人。有关对吴先生事迹的介绍因与互 联网上网名为五云桩先生的介绍有较大的出入,于是感觉有必要将多次与吴兴与先生通话的部分内容公布如下。以免时间一久,以讹传讹。
笔者问(以下简称问):吴先生是哪年生人?何时开始跟随郑怀贤大师练习拳术的?
吴兴与先生答(以下简称答):我是1931年农历8月25日出生。1943年秋我在成都成西北路青年会内开始从学于郑怀贤先生。此前练过四川孙门。跟郑老 师最初学习中央国术馆创编的初级拳、中级拳和八极拳,以后又练习劈剑。14岁后开始学习孙派形意拳,以后又学孙派八卦拳和孙氏太极拳。直到1951年。
问:您跟郑老师学拳的同时,还得到过其他人的指导吗?
答:得到过张英振先生和朱国福先生的一些指导。主要是查拳和散打。
问:1951年以后,您去了哪里?
答:1951年我考上了川北大学化工系,1952年初转到四川大学化工系。1952年秋院校合并时化工系迁到泸州改为四川化工学院。快毕业时我们化学系又 迁回到成都,合并为成都工学院。1955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山西太原制革厂工作,从技术员、工程师、科长、直到主管生产副厂长,1979年调到成都,在第 二轻工业局任科技处处长。
问: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练拳吗?
答:一直在练。另外我还利用工作之便,每到一处都拜访当地有名的拳家,广泛交流,我接触过的拳家很多,其中申子荣、张锡太、张世林是除了郑老师之外,在拳术上对我帮助比较大的三位。
问:除了这三位,您还走访过哪些名家?
答:很多。过去在成都时象张英振、朱国福、李雅轩等,我都见过他们练拳。张英振的腿法很好,大枪也很好,爱真打。李雅轩身体的柔韧性比较好。朱国福的冲劲 大,练拳时如猛虎下山,势如亡命,一般人看着那股气势,就不敢跟他动手。1957年我去北京开会,在太庙见过王芗斋示范弹抖发力,劲很短,约有两三寸,很 脆。在上海复兴公园见卢嵩高打拳,八十多的人了,身法仍然轻快,劲很脆。以后在北京东单公园见过两位练梁派八卦掌的,很有功夫。后在天安门前的小树林里与 一位刘凤春派的传人交流过八卦掌。在西安见识过一位练赵堡太极拳的高手。此外与山西各派形意拳的传人都有过交往,如与车派的,宋派的,戴家的传人都有过长 期的交往,对山西的摔交,我也研究学习过。
问:您见过的这些名家、高手,他们的造诣与郑怀贤老师有何不同?
答:其中大部分人虽有自己独到心得,但是他们的功夫实力是不能与郑怀贤老师相提并论的。少数几位名家高手与郑老师比较,也是各有千秋。但从综合技击实力上 看,我个人感觉郑怀贤老师不在他们之下。郑老师的技术太全面了,其手法独到,技法全面,身法精妙,是我见过的人中没有谁能比的。
问:您跟这些名家、高手都实际交流、切磋过吗?
答:大部分都切磋、交流过。对少数前辈名家,我不能与人家切磋交流。只能是见识见识。至于胜负,谈不上,我向人家请教,只能承受,也就是挨打,一般不主动 反击。当然如果你自己没有点儿真东西,人家是不会跟你交流的。我输的最惨的一次,是输给了西安的那位练赵堡太极拳的老头儿,那时我年轻,比较冒失,结果自 己摔出去,都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把我打倒的。后来我又去找过他,找不到他了。我与其他一些练赵堡太极拳的人也交流过很多次,不过他们都打不了我,比这个 老头儿差的远。另外我与天安门前小树林里练刘派八卦掌的老头儿交流时,他的身法比较熟,我打不着他,但他能打着我,但是他打不动我。这也让他很吃惊。自七 十年代中期以后,我与人切磋交流武技就几乎没有被人打动过。
问:网上有文章介绍您,说您通过与姚宗勋交流,提高了您的发力质量,并且大大提高了您对拳理的认识。不知是否是事实?
答:不是事实。如今我对拳理的认识主要是来自孙禄堂老先生的拳著和郑怀贤老师的指导,此外申子荣先生对我也有不少帮助和启发,与姚宗勋先生没有什么关系。 我学习过很多门派的东西,比如申子荣是杨氏太极拳的名家,张锡太是查拳名家,我向张世林学习的是卢嵩高传下的心意六合拳,因张先生与卢先生是世交,两人是 把兄弟,虽不是师徒关系,但张先生得到了卢先生的真传,以后又结合进他自己的形意。我学习了各门各派的武技后,还是把自己归为孙禄堂老先生的武学传人,就 是因为我认为孙禄堂老先生的拳理是正确的,是我最尊崇的武学理论。博采众长后还是要归宗的,我认的这个宗就是孙禄堂老先生的武学。79年我去北京访问过姚 宗勋,因为姚先生年长又是名家,所以交流时我脚下站成个三体式让姚宗勋先生在我身上发力,我想体会一下姚宗勋的劲。结果姚宗勋先生在我身上试了三次,没有 打动我,最后一次姚先生吼起来发力的。接着姚先生站好桩步要我进他的手,我用了一个左横拳裹挑,姚先生一惊,但我没有发力。姚先生说我的劲怪,我也赞佩姚 先生的气度,于是我们坐下来喝酒。就这样我们成了朋友。后来,姚宗勋的师兄敖硕朋去成都看他的老伴儿。姚先生特意让他来成都找我进一步交流拳术。后来我与 敖硕朋也成为了朋友。
问:听说您有几样心得独到的发力技术,能介绍一下吗?
答:可以。我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几样发力技术是划劲、软劈拳、零距离发力、转带脉。划劲本是形意拳的传统技术。我以前听郑老师介绍过,但是那时我年纪 小,没有能掌握。去山西后,也没有发现有人能掌握。这些年我以孙氏拳规矩为基础,逐步摸索到这个劲。软劈拳是我看家的本领,我与人交流只要用上软劈拳,沾 上他,就可以把他很轻巧地打出去。这是依靠另外两个基本技术:零距离发力和转带脉。我从六十年代中期开始研究零距离发力,用了20年左右的时间才摸索到。 其内在的根本就是转带脉。转带脉也是我研究孙氏太极拳的一个结果。为此我编了一个顺口溜:“脚似撑杆手似舵,带脉一转把人挫。”此外我的三体式也有自己的 特点,我站三体式是在孙式三体式的基础上吸收了宋、车、戴三家的东西,我的下盘吸收了宋家的,身形吸收了车家的,头颈吸收了戴家的。应该讲这是我多年摸索 出来的比较适合我的式子。比如宋家的腿,后蹬劲突出,前腿又暗含着八卦的转身。车家的身形撑命门突出。戴家的头更突出百会上顶。在孙氏三体式的基础上我吸 收了这三家的特点后,我感觉对我个人来讲比较适合。我现在也是按照这个体会这样教学生的。
问:您认为您自己摸索的这些技术什么时候比较成熟了?
答:艺无止境啊。我的这些技术比较成熟大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50多岁的时候吧。
问:根据您的体会传统武术适用于实战技击吗?
答:我认为至少孙式拳是完全试用于实战技击,关键是要得到真正的传授并且要善于动脑筋琢磨,把老师的东西、别人的东西变成适合自己的东西,当然还要下功夫 去练。要敢于经常试手,不要怕输手,怕输就不能进步。把输赢的问题扔到一边,多请教、多实践、多思考。我已经74岁了,不久前又做过大手术,现在找我交流 年轻人中有专业散打选手、泰拳选手、跆拳道选手、也有练截拳道的,基本上我只需用孙氏太极拳的一个起式就能把他们放倒。
问:听说您两年前做过一次大手术,因为身体的底子好,恢复的比较快?
答:是的,当时怀疑是肺癌,切掉了两片肺叶,结果检查下来不是肺癌。这是个很大的开胸手术。手术后我的功力大大下降。目前我的功力大概能恢复到手术前的50%或者60%。
问:今年您已经74岁了,您有接班的徒弟吗?
答:我在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教了一些学生,但是没有收过徒弟,没有正式的弟子。最近我准备通过考察,收几个弟子,培养他们能够在武学上接班。孙氏武学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精粹。希望各地的同人加强交流,相互取长补短,共同继承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
问:非常感谢您的回答,谢谢!
答:不用客气,你有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欢迎你有机会来成都。
-----------------------------------------------------------------------------------------------

zhudegui言:    二十来年前,我曾经是吴兴屿先生的学生之一。说到功夫,吴先生当年让我感受到的而且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出神入化、不可思议。
初到成都时,四处寻师。在南郊公园看到吴先生正在不经意的走崩拳,当时我还和师弟冒昧地私下评论,说这位老先生已经到了暗劲的阶段,于是与吴先生结缘,蒙吴先生不弃,成为吴先生的学生。
于是在吴先生的悉心传授下从三体式开始重新学习。于是在学习中感受到了吴先生令人敬仰的人格魅力和高超武功。
爱好武学断断续续已有二十多年,多少也见识了一些武功高超的老师,但象吴先生这样身怀绝技却不求闻达、却在武学上孜孜以求的高人,我还没有见到第二个,但愿还有更多这样的高人。
05年,在成都寻找吴先生时,成都武林界曾经有人对我淡淡地说,哦,吴兴屿,是有这个人,民间武师,但和武协没有联系,所以也不知道他的联系地址。
上个月,在一本武术杂志上看到童先生介绍孙门传人的情况,终于知道了吴先生的下落,拟与师弟一起抽空去成都拜见吴先生,还未成行,又在这里见到了介绍吴先生的文章,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网上看到廖白先生介绍孙门三拳的文章,回想二十多年前吴先生教人、发人的神韵,神奇,知廖白先生所言无虚,更知吴先生武功之高深、人品之高尚。
愿更多的人认识吴先生,愿中华武林有更多的吴先生。他们是中华武林的希望啊!

目前有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lovot19 2012年12月15日 下午 12:22  @回复  Δ-49楼 回复

    我就在成都,请问谁有吴老师的联系方式,我的QQ是 361139239

  2. 骞今 2014年03月10日 下午 4:51  @回复  Δ-48楼 回复

    我没有吴老师的电话,有他学生的,给你吧,13908003837.我是孙式第五代传人,是孙淑容老先生的弟子,曹瑾。吴老师是当时他给我介绍的,我当时也在成都,我的QQ52813627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