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廖 白先生文章 > 正文

廖白武学经典语录(2)—玉凯整理

2012年02月08日 廖 白先生文章 ⁄ 共 1378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640 views 次

26、孫先生作品都是五十歲左右所成,其功勁已入化境久久。廖白極喜觀孫先生圖像,其人無論形意 八卦 太極,無式不”如”。其形如直似曲 如曲似直,渾身彷彿無骨似水,天然渾成,無一絲強勁在內,故曰 如。
六合者,一氣通暢 六合自成。無論形意 八卦 太極諸式都須守六合,此言一出,有人不解。形意打法 實中對中,以虎抱頭 熊膀 易達六合,故稱六合拳。八卦變中變,如何成六合?八卦稱九宮,有此戊土中正一宮永不可失,故虎氣龍變。六合依然不可失,貼敵走化 不離半步,此正奇也 。以此稱移形換位 抽身換影,接上敵勁之瞬,依舊是立掌如艮, 二姐出門 推山入海。故古賢曰,形意八卦同也,此形意是虎中龍,八卦是龍中虎,不明此,焉知八卦如何實戰。再言太極,太極如是,無六合 周身能朋之勁由合來。真六合,即三環套月,三環即一環即千百環,此環由中和元氣自然所成,非外形肩骨落侉筋架之安位也(此是外家六合)。身練 如合得天然六合,此正是各家各師之道行也。孫先生理都說了,相片神韻也都極力傳神,只猶有一事開不得口,即口傳心授及學子深心也,願與諸君共勉。
27、 形意有三境, 硬打硬進無遮攔是第一境,鷹捉擗拳是一式,半步崩是一式,餘隨機應變爾。形意不能玩,若無八卦之調濟,形意即是殺人技,一動即摧毀人。學了八卦,就懂緩控,可將勁道卸去 改成柔力。您所見的即是此種柔力,非原形之形意勁意。原形之形意極烈,微顫人摧 滾跌之速甚劇,人身命難承受。八卦善變 變中變, 故稱閃電手,真用,挨者無法知如何敗的,出手令人無法捉摸。中華真傳古戰技 ,實戰無法模擬,一沾觸 敗者即如"碗破"(一摸顫人即打壞了 無法修補。此是真實語,非體能肌力運動員所能了解) 。玩手,只能看到內家跤 沾衣跌,只能看到柔韌輕靈控人跌人,看得到沾粘破門戶以柔勁跌人,看不到內家沾身後之殺技" 沾粘顫"。仍非真味,真味之威,出手如電 應手即仆,絕非虛語。
您說的"走輕"是對的,內是施者功純自信知輕靈,而不妄用濁力。只受者,感受不一定輕,有時重如山 撞之如鐵壁,有時如鬼魅 微力不受。
28、 渾涵之手。簡言之,內勁飽滿圓融,故出手變化莫測。來君是少林高手兼善擒拿,兩人友善切搓,以地點安全,高市警察局技擊館,故廖白以內家嬌 沾衣跌對付之。兩人互相接進,伸手試沾,剎那,來君已倒於廖白懷中。其頸項招廖白從其後腦鞚拿,此時,來君之頸項 脊椎 胸腹 頭臉,計四點招廖白控死。若是實戰,頸椎已招指力擒斷,或脊椎已招廖白抬起之膝點斷,或胸腹頭臉,招廖白 落肘 陲點而傷,或腳面招廖白踩下而殘。放開來君扶起而立,驚言,太快了,他無法知到如合敗的。至此,來君已知實力果真懸殊,而後二十餘次,不斷開合攻防,有時讓他拳出再控,有時他遠距才起手,廖白已猴形縱入,將其控跌,廖白以形意 八卦 太極手法,應其變化而控跌之,一一為其解說。來君言,不見廖白使力,卻無不一一落入廖白袋中而仰跌 翻跌。只來君嘆曰,幸好他也學過摔跤,否則跌都嚇死了。只能說,無論他如何攻防,廖白動作永遠比他快。旁觀武友某言,說,拳經言,應敵如戲嬰 其言不假。
廖白告之,以彼此都善意,雖認真切搓,總帶有幾分留情。果真實戰,功夫較差者, 如手中拿有原子筆,功夫高者, 如手中有刀刃。彼此若有殺意,相互間都有危險性 ,故若生死實戰,他來勢越快越猛,廖白自然反應越快。瞬間軟掌成鐵掌(內氣之功),其勝敗更加明顯。形意一動 即如虎撲羊,Discovery曾演過,一雄獅瞬間撲向世仇 靠界***之新任鬣狗王,一撲及地,動物學家 旁白言,鬣狗王已頸椎折斷。看過此,所謂形意拳之虎撲羊 鷹捉兔,可想其意。剎那即成碗破,非可輕試。內勁者,互動之速越快,殺傷力越可怕,即韌與軔之極,沾及即戰(顫)。故內家寂寞,內家須言修身修心修道,此中言,解者幾希,只當廖白說笑江湖爾。
29、輕是果 ,重亦是果,能輕能重才是真功夫。輕到 蚊銀蠅不能落 一羽不能加,不受對方四兩力 是戰術之一,能重到瞬如鐵壁大山 也是戰術之一。忽然極輕 忽然極重,對手驚懼而不能逃,此即內家綑仙繩之功。能忽輕瞬即忽重 或相反 ,則敵一接近,即破勢欲跌 戰不住腳。若欲殺敵,得此破勢一瞬,即得我順人背。我整勁微吐, 敵則根浮而無力逃 無力反抗,未明白是啥 人已仰跌。故輕重都是功夫。功夫越高 兩極越美,兩極之變越瞬,一沾中 ,敵身心意之反應已受兩極力之變化莫測而獃住一剎。高者,用此一剎,控敵沙敵如戲嬰,此即內家內功之用。得此能力,各家真傳者都有其密法,輕法 重法都有,不可強言 只輕能得。
佛陀說中道,善法只是方便道,嚴格說,善法 惡法都是妄 也都是菩提。強言善是佛法,在低階言 可真,在高階言 不可執。佛教歷史兼故事:佛陀之堂弟 野心之提婆達多,以持戒比佛陀更嚴為理由(更善之意),攻擊佛陀 須讓出僧團 後跌入無間獄。
輕柔 之過於強調,仍只是誘入會僧之手段,如同提婆達多之 善戒之強調,都錯入迷思,中道最佳。無論佛法或拳法,剛柔並濟,輕重皆得,無論因與果,都如實不假。如何得,是明師過來人之經驗,文字理論如山,口傳心授 仍是關鍵。故曰,師父引進門 修行看個人,得訣回來好看書。不曾身遇明師 切搓看勁餵勁解勁,只文字解,終是霧裡看花。
30、功夫上了身,應該還有一種感覺,就是應敵再也不會用上絲毫之濁力。濁力指一般人相鬥,無論攻擊或防護 或接觸間,總要使上力氣否則就會處於不妥之位勢。可功夫上了身後,一點濁力都不須使,也無須再考慮攻防之招式,自然會恰到好處的,自然控之勝之。來訪武友與廖白切搓間,廖白總叫他們盡情出手,而廖白之防衛只說,我會 "怕" 就夠了。對方想衝上來攻擊,而廖白自由進退中,只要如小兒女人 怕人打到頭臉般的遮一下,沾粘控已可自然完成。敵已落於廖白掌控中,或跌 或倒地 或扭曲如包粽。一個本能的 '怕',則如虎抱頭 如離貍貓上樹,實戰中,已可完成。太極拳之 如敷蓋對吞 形意拳之 沾粘逼吸,一切都回到本能自然。故孫先生 存周先生之所言說,是真實無虛。中,則自立不敗之地,用法技藝,都是一點就通了。初由五形十二形, 八大掌, 數十式之太極修入,求得九宮全,萬法歸一。等功夫上身,即是,一化千萬,無招無式。何以故,周身一太極也。功夫上了身也。故拳經言,先在心,後在身。爾後進境,都是道上事,故已無勝敗可言(在古實戰武技 渾涵之手內)。修得上者 都是道統內之一家人,故曰 不求勝於人 而人莫能敗之也。
31、 太美了。观孙先生的图照,在诸多各派武学先贤留存之拳照中,是古今无双。五十餘之孙先生,其形意 八卦 太极都是一味,自然之极。其人四肢彷彿天生人不同,内有能量流中和充塞生成,不柔不刚 。恁凭孙先生打啥拳,都是太极高境一味。通常人打太极 装柔较易,只孙先生连 打形意 八卦,不曾故意显柔,却是极高级之柔韧神韵於内外。那神韵,廖白实在无言可形容,只有天生自然一言可说,“身心一如”也。未来学子,谁能自然中打出孙先生行拳神韵些微者,其功夫必然大可观,只,难也。孙先生天赋极高,且少年即得郭云深大师真传,六十餘年深心智慧专注投入,此条件,谁能再得。
32、内力之整,為内家真传之初步要求,此即形意六合大整劲之初用。更上,则求整而圆融,更高更圆,由此而有身法之变 微动之化。更上更上,则内家轻功出,故有 空中抓飞鸟 连抓其三(古董海川墓碑碑文), 有孙禄堂师 抓鸟献礼给 程挺华师 之事。另, 蒋发百步赶兔,亦是内力之说。功夫由能重能真刚 打人成飞,而后一路上,走轻 走神意之打,不打而打 胜人自然 而不伤人,此為向上一路。
33、"其实他迈步看似极轻却极重,脚一落地便将脸盆里的水震荡起来。"先说此句轻点却极沉。此当然可以 ,周身已整 且浑厚,如同前贤 陈发科陈太表演 "金刚捣锥",劲沉坠。孙先生 曾公开表演形意 ,轻轻走拳,亦声声入地如闷雷 直沉入深地,此皆同义。微动不见形,内力却已全透出暗化之劲也。此句 描写傅剑秋 亦如是象。薛颠练至"神变",形意本以实為基,即功力沉实為取胜之道,但高手对高手,则更上 功力已都至极 (人力有其极限),则走身法灵变之路。故,吾师传技时曾说一诀,龙虎官神鬼 沾粘挨连随。龙虎官為三拳真味之实相,神鬼為高境神变之极。此神变之形容,当指薛颠之败於傅剑秋后,以此苦修终入高境,走入身法灵动之境。神鬼者,灵妙之形容尔。此境差距亦极大,一山一山高,如 董海川 孙禄堂二老夫子,已是晚清江湖知名者中 灵变之极。
现代人无此高境,能於两人对敌间,高妙者败敌於煞那,而败者莫名其妙已跌,此则可能。旁观者有时亦难看出究竟,此為功纯后 身法 手法之妙用。故吾师传法时只说,神鬼一相,现代人 不可能再现,能手到人跌,莫知其妙 已可称慰。神变以身法為主,身法者关键有二,一在手, 二在步,此手当以全臂论。更上者,全身皆敏如手,都能沾听控人,且极灵极敏极速, 此曰身手。能如此者,曰神鬼之变。古江湖 知名者中,董海穿川 孙禄堂二师能之。如何想像其人之神韵,廖白提供两种动物之能供诸君想像比拟。一者直动之快,观 发现者节目。海底有一种螺,曰鸡心螺,常伸出其舌 跳动如小虫,以引诱鱼至其身前,鱼亦即敏 怕别人吃他 也怕小虫逃开,故鱼捕小虫 动作非常快,只鸡心螺更快,其射出之另一舌 有毒且能刺穿鱼身,其速曰千分之一秒。动物能此,诸君有效能摧毁人之攻击手能练至多快(非指弹甩轻劲 真高手轻甩亦可摧人则另论)?与寻常武人比,廖白已是非常快,茍欲伤人 沾得到 同瞬微颤即得。只 仁道 不能用也,故改為放慢 以免一沾即摧毁人,故 抚人成沾衣跌(抖震跌人 之内劲,以真高者言 犹粗。其跌人 犹见髮脸猛震之像,颤者无形也 故功夫高者在沾粘控。心意祖师曹继武论拳即曰崩劲 创劲等都太粗 以沾粘颤不见其形 最高)。另一种动物,能给诸君想像八卦拳古高手实战真味。北美有一种异种小动物曰濛,比一般濛 更烈更快更神奇,美人称其為无敌,印第安人成其為鬼魅。其身法如轻功,上树上屋快如无影,其身至柔至快,其性至猛至拗,啥让他看上,他一定要拿走,无物可档。大野熊 群狼皆须让他,通常虎豹熊遇群狼亦须战死或退逃,只此濛能从群狼之前,抢下 他看上要的东西。何以故,练过八卦掌故, 一笑。其快 其柔 其变身如神鬼,故能以小搏大,以一敌眾,称 真天下无敌。看此动物介绍,廖白会想到,董海川与孙禄堂二先师。只二先师由技入道,故 仍以 仁 為无敌,未曾挟技欺人杀人 辱人,故為 古今中华 武人典范。
34、董秀升的《少林五行柔术谱》,是南少林拳术的精华。其中塌、推、云、碾、磨五掌,又是其中的精髓,那位精通此道的谈谈其中的奥妙!廖白未见全文,但知董秀生功夫之由来,山西老董 兼山西宋世荣门之形意,兼得孙禄堂老先生之传授,其高妙可知。谈及其人之动手风味,软擗拳 (轻沾即可将对手抖起仰跌)、铁门閂、铁扫帚、由此三式已知其人功夫已得形意真传,餘皆不必再论。董先生视少林柔术五法為珍,观此五字,廖白也可明白,此与内家三拳无异,亦是纯正内功后之整劲沾粘手法,与形意不二。曰綑仙绳,曰 如老吃鸡吃米,曰 如虎扑羊,曰 鹰捉兔,比此更上更柔更无形,此柔术正宗也。能抖震烈劲杀敌跌敌,是内家初门。其中塌、推、云、碾、磨五掌,已功纯,不必烈杀 ,柔术已足。尤其 至碾 磨二掌,取敌控敌,沾粘一搓,一搓即搓坏了(搓為杀技不杀则轻抚之抹之 恰好成跌即可),如此而以已。廖白目前之能為亦同此风味,此沾粘颤 沾粘搓也。内家柔术真宗其中塌、推、云、碾、磨五掌,已得真传之象。
35、顺中用逆 逆中行顺,此是孙先生五书中用语。此是对初学者之言,以不能懂劲,故强言之。以此能统御所有行拳之正势而生内劲。外形动作 曰 争躦裹翻 ,矛盾生劲,盘拳行势, 周而復始。如是老手,无此言语也。无一 不太极。简理言之,阴中有阳 阳中有阴,阴阳不能离决,不离则生 离则无生。可有贰解,一曰练,顺逆行化,势势合理,不逆筋 不断气,能来能去,能去能来,行拳 恰到好处,不求力而力生 不求气而气自顺,以此内劲能生,阴阳刚柔 悉化 而相生。一曰用,练用不二,不二则其内劲不断,阴阳刚柔悉含其中,则可听 可懂 可刚 可柔 可韧 可軔,随心所欲,不為敌所乘,此曰 环中,此曰 不出界,此曰 陇虎生化。以经脉言,十二经脉有手足三阴三阳脉,川流不息,阳脉能去 阴脉能回,则可生生不息而不伤身,茍能去 不能返,则某臟积气而病脉之甚,某臟失气而病气之虚,此则阴阳离决,练多病重,失了中和,乱了元气。故曰 三要 九害,以此二诀,走拳行拳中,气血能缓缓而行 无微不至,若使强力弩气,有去无回 ,失顺失逆,功夫难成,罗病一筐。再简言之,气血通畅 无微不至 亦无微不返,气力之并行,恰到好处,则是顺逆和化,功夫自然,此是孙门真诀,不在夸张处,在自然。

35、顺中用逆 逆中行顺,此是孙先生五书中用语。此是对初学者之言,以不能懂劲,故强言之。以此能统御所有行拳之正势而生内劲。外形动作 曰 争躦裹翻 ,矛盾生劲,盘拳行势, 周而復始。如是老手,无此言语也。无一 不太极。简理言之,阴中有阳 阳中有阴,阴阳不能离决,不离则生 离则无生。可有贰解,一曰练,顺逆行化,势势合理,不逆筋 不断气,能来能去,能去能来,行拳 恰到好处,不求力而力生 不求气而气自顺,以此内劲能生,阴阳刚柔 悉化 而相生。一曰用,练用不二,不二则其内劲不断,阴阳刚柔悉含其中,则可听 可懂 可刚 可柔 可韧 可軔,随心所欲,不為敌所乘,此曰 环中,此曰 不出界,此曰 陇虎生化。以经脉言,十二经脉有手足三阴三阳脉,川流不息,阳脉能去 阴脉能回,则可生生不息而不伤身,茍能去 不能返,则某臟积气而病脉之甚,某臟失气而病气之虚,此则阴阳离决,练多病重,失了中和,乱了元气。故曰 三要 九害,以此二诀,走拳行拳中,气血能缓缓而行 无微不至,若使强力弩气,有去无回 ,失顺失逆,功夫难成,罗病一筐。再简言之,气血通畅 无微不至 亦无微不返,气力之并行,恰到好处,则是顺逆和化,功夫自然,此是孙门真诀,不在夸张处,在自然。
36、发人 跌人 抖震颤人,"切莫抬体重 丢体重 推体重"。武学是省力之学,接触间,能沾 能控 能倾 对手失势於一瞬,即可跌之。或仰跌 或翻跌 或滚跌,若全力摧之,则跌势急,若怜之,则稍放 ,敌即被自身失势及体重而较缓跌出。前者,王薌斋喜用,在形意曰 抖震劲 , 曰烈劲, 炸劲。施此劲,以烈故,初功者 则身首皆颤,此劲直接施於人身即可杀人,施於人手肩臂(对上穿中),则分二象,功低者,人仰跌 滚跌胜甚速,王薌斋喜用。孙门高手,内劲已更深而浑厚圆润,茍施於人臂肩,亦能瞬颤急速,而摧人后脑 或脊椎成挫,故孙门弟子能用却不敢用此劲,已入 沾粘颤 也。颤比抖震更更高更无形,威力更剧,唯是杀人技,故不能用,故皆改為沾粘控胜人。尚云祥先生如是,孙禄堂先生如是,孙门得法弟子如是,以沾粘控胜人,曰软擗拳,曰 揉倒 揉起 揉跌。王薌斋先生,以个性故,喜用烈劲 烈技 抖震人跌,此形意其他诸门得真传者皆会,且是真传初门尔,非深门,只以武德故不能用。浅者人易知,深者 人难知。以王薌斋壮晚年之技,廖白多年前早已能用,只师叮嚀,形意劲 八卦劲极可怕,不可轻用。 故怕伤人,故只用一半(控擎后 变长劲推人而已),(如郭云深师 "半个"崩拳 打遍天下)半个 非半步 崩,郭师胜敌 茍全力崩出 ,岂不杀人。不敢烈抖,若不顾人生死,百公斤大汉,抖之成飞 仰跌 滚跌亦是易事(内劲 非"抬体重" 沾触间已破其势,姴之 冽之 亦微颤尔 )。叫廖白上门去挑斗别人,然后用抖震颤劲施於人身,廖白不敢為也。若有武友上门愿以身试,完成法律公证,则另当别论,此為道殉技也。不过能听懂,廖白还是告诉诸君,王薌斋之抖震技,只是形意真传者之初门,高者 内劲更饱满圆润故,為沾粘控 沾粘颤 沾粘搓 沾粘揉,沾粘无像 胜人省力也。形意 八卦 太极 得真高人自古多脉矣,岂只王薌斋先生一人,高境更不只如此。其非徒之徒,无知者 著书乱掰故事,欺外行 自暴其短(如修学数十年后 动静犹张牙舞爪 见笑方家矣),一看即知功夫犹浅之像,见笑 内学 识者 明者矣,反将王老之正名,遗笑方家。此工商时代,随人自喜,廖白原不喜再论人之技,只孙门诸君若有不明,亦让人嘆息尔。
37、 整劲练到了 都对。如古称 抖擞劲,尹氏八卦称乾冷劲,太极称冽劲 , 福建 鹤称骏身(闽语)震身纵身宗劲, 古心意称 战劲颤劲, 都是。 只初练以能抖震冷冽為能, 以為此最高。 前人续行 则知越来越无形, 綑仙绳 沾粘颤更韧更灵更高。 故以高境言, 发劲时, 鬚髮皆颤為初门之像,高者无形 胜人无像。 故戴龙邦言, 啥劲都输沾粘劲(颤)。
38、抖震不是学来的,内力纯了,周身劲整,自然能意动劲出。出之烈,自然能跌人,但以功犹未深厚,故仍有抖震之像,非故意為之。功成后,意动人跌 未见抖震。
39、孙师辈份,在形意吃亏一辈,在太极吃亏更大。故与孙师同辈者,其实其功夫见识都不可同日而语,孙师辈份是自愿吃亏,可是其他武人却不可如此看待。王薌斋若果真是郭老之徒,则见孙老 尚老则应自称小师弟,待二老為兄长。此為善良人性之礼,若非,则谓不懂事。若果真尚老 王老城门较枪法之事,纯属遥传。据王老晚年对其自说王尚之事,称切搓有三次,当是王四十餘近五十岁 尚近其十岁间事。前两次即尚以鹰捉, 王接, 顿时臂麻至全半身,即尚以崩进 , 王接, 王顿感 眼冒金星 口苦咽乾欲仆。另一则為尚在练拳,王自外练拳回来,两人相见甚欢,王曰接我一掌,尚以互知功力与善意,故人直站,未沉未防未抗,纯以直立体重身接,剎那尚人腾空高起,落地,两人同惊。何能如此,尚曰再来再试,王不肯 曰此无心可為,欲為则难成。廖白解曰,此即双手之滑劲。本是抖震劲之用,改為用柔掌滑掌,则可将人打高,此是整劲之能為,亦是用劲之一妙法。但若两人认***较,则王无能力用此劲於尚之身 ,用亦无用,何以故?身力整劲远逊故。功力输,沾黏控必输,则沾粘控人中心线不成(反被控),手上不能胜,则脚上不能用,则大地之力不能用。此者,炸劲 混元劲虽有快速与整炸之功,耐何及其劲甚短,须先有沾控,此有虚步之进半步,才能接实人身或臂。故尚言再试,王自知之 言不能為也。尚王之较,前二者,是王大败 功力接实故。后一者,是尚為放身让王试招,不能言王胜,茍尚身意沉则放不出也。王以此胜,其后人即不断编出将尚打高之故事,此不明拳理 不明事理之行為也。而后幼年在郭老面前较枪剑之说, 较枪之说, 都以此為蓝本继续编写想像, 传说也。将人打高是整之巧用。王五十餘后(孙尚杨等都已亡故),常以此技将人打高抖高,但其受者 功力都远逊於王老,故不可与尚王之事同语也。故以此三较,王晚年回忆告诉其弟子,尚為周身大桶劲 , 但有局部如竹。而自称其一生 虽只练到大晚劲 ,但周身之均 ,较尚老均。此王老自想,以功力 力拼则输尚老,若以巧拼 或有均匀之巧可胜,此為诚实语。善学之徒能知之,不善学之劣徒则不能知之。為己私利私名,随心哄抬,奈合。则有续掰故事 越掰越离谱,成无道德 无义理之其欺世盗名之实。双手崩 ,善用地力之整劲 ,抖而炸,有其利,有其害,沾控於先则能用,控不成则不能用。
擗拳无擗拳外形,一沾即得,不见用劲之像,有起有落 却不见起落,彷彿 不起不落,对方神意招您戏耍而仰跌,即名软擗拳。滑劲者,亦是起落 落起,不见形,而能一沾即得,则如是。
40、外家高手侉入内家修為之后,真传外家亦有内功,只与内家真传者别在纯度。外家高手久修之后,能者,功夫日纯,必有如内家之沾粘短打出现,而由此创绝招。如本是外家摔跤,功夫纯后,创拳跤,更纯后,即创沾衣跌。如鹤拳 醉拳与猴拳之 创意,亦是内功纯熟后之意像。如乾隆年间批挂韩师父,创通臂 绝技“白猿三出洞”。纵鹤之祖方世培,创纵鹤拳绝技“水手用技”。三皇炮捶宋彦超,创绝技“夫子三拱手”。虽各有其妙,但其核心无非是内家之宝,“沾黏控”中予以崩颤批挂。批挂通臂,三皇炮捶,纵鹤,拳跤,四门之后人 虽都有传人,但若内功未能得纯,则诸法只得其形 未得其神,日久,形亦失义变味,神妙之用必失, 故諍多。廖白知其各家手法神妙处,却非其嫡传,故不与之諍论,各门传人 参尔。信者取之,不信者 一笑。廖白细喜参卓百家手法,曰得其环中以应无穷,曰内家之宝者,沾粘战(颤)也,捨此无他。
41、 童先生所说的协同作用,遗即廖白表达的形意虎(六合),韧与韧之大能(能至刚)。而功能转化机制则是八卦龙(变六合),灵与柔之大能(能变与柔)。太极官则是以阴阳难测之机势在龙虎中变 称正官之能。称阴符枪, 阴阳莫测 生杀恩害也。通者 ,龙虎官皆能,故曰三拳本一。忽刚忽柔 , 忽正忽奇。变机在自然,因敌而变,敌备不齐而轻攻撞,则如鸟困於现代大楼玻璃窗而无知撞昏,敌备齐力而攻打我灵以微动已灵空,故敌费力而困,我自然而省力。何能此,中和之内劲也。周身一太极,周身一丹田也。孙门功夫重在自然合道,故不主兇猛,主胜人自然,拳与道合。童先生以白话演译孙先生思想,廖白仍以抽象之言,蓄演孙门之言。
42、孙先生 内家三拳:太极 形意 八卦 孙禄堂先师 传张师:简说内家三拳,太极空中(虚字 空字),八卦变中(灵字 变字),形意直中(诚字 实字)。又,以中乘应用言,形意是落地曲直枪,八卦是变龙捕人枪,太极是沾粘阴符枪。高者融通,三枪即是一枪,馁家枪法之用 最易体会内家拳法之妙用。若以喜用手法技法特色言,形意是内家枪法,太极是内家剑法,八卦是内家刀法。拳法自然即是道,学到自然无形无相,无刀无枪无剑,胜人自然 不打而打,才算懂得内家拳。
43、敝人 将这几年与来访武友试手后,有些武友会留下较特殊之感言或来信,摘数例简说,藉以使拳友能明内家拳法”中乘简味”。廖白自检,约相等於童先生”暗劲中阶”应敌之程度。是耶 非耶,未来待诸位武学君子共鑑定也。供参:
A武友形容:相斗中, 与廖白 一接触 ,人即浮起 ,或一动人即如招龙捲风拔起莫名其妙而跌(跌者无法知其然)。B武友言:与廖白推手,手一触,即如被浸水之大绵被掛住,周身不畅。C武友言:相斗多次败跌后,实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说,廖白的功夫只能以两个字就是 “恐怖”来形容。D武友言:一接近,人就飞起来。仰跌, 翻跌,不知道如何跌的,简直 ...遇到神了(一笑)。E武友言:与廖白一沾手,就站立难安,突然旁边所有东西,连墙 连树都突然 往前飞去(如坐特快火车 风景都前飞),再发觉时,自己已仰跌於后方地上了(被发跌 没疼痛的感觉) 。G武友言:沾到时感受廖白手极轻,没受到力,却无论如何老是站不稳,肩手也怪憋扭的 ,就是不自在,筋彷彿要柺伤一样,无论自己如何变化 走化,还是如此。越想逃或反抗,则越感到被无形的网绑住,越滚越牢, 越抗越发沉重,此时湿绵被 不足以形容,应该是如同巨大粘糕胶住,拔都拔不动,廖白之根彷彿在地底深处,越拔 越抗 发现其根越深。跌时 如被雪崩覆顶,或被 漩涡吸进而将沉没, 身上犹有大水淹没盖顶 (此是八卦拳之天塌劲)。若撞打廖白,彷彿去撞巨墙,且逼触间,一股力自下涌上, 人根即自动招拔起。G君言:读遍古武术拳经,前人故事,尚无此等形容。多年来武友来访切搓,有以上较特别之感觉,来访者多是多年习武之武痴(十或二十年者多),通常之言,大都是吓坏了,感动极了,或言如今才知啥是内家拳,才知中国功夫是真的 ,不是武侠小说。 或言如今才真正对中国功夫恢復信心。
若以大力强壮汉子而言,廖白近几年来发跌九十餘或百公斤左右的强壮大力武者,也有很多。暂举几例略说,以明内家之妙。一位韩国武者,肥壮近百公斤,却敏捷如猫。跆拳及韩国古武道修习十餘年者,也学太极推手及八卦掌多年,到处寻师访武,沾及廖白即根浮欲跌,以场地危险,且其人过肥重,恐跌出人命来,廖白将之拔根发倾间 拉回,改以八卦捕人术,五龙盘玉柱,将其擒倒踩於脚下。一位合气道青年好手,高壮聪敏体重亦九十餘近百,学合气道六年,由北学至南,称合气道界已找不到老师了,以其超人稟赋与体重,若非大超越者,能再让其服气也难,所以往外寻找高人。两人相战间,廖白以半空拳,正面发其双肩,近百公斤武者,瞬间双脚同时离地,腾空仰跌於丈外,起身不断摇头,直呼 讚 讚 讚。疑问廖白,人都惧其合气道擒拿摔技,何以遇著廖白,一触即跌,跌之又跌,莫知其妙。一位有根郑子推手名门战将,健壮根深, 体重亦九十餘 近百,能老牛劲。玩手间廖白仍以半空拳发其双肩,依旧双脚同时腾空,仰跌於丈外。起身亦是直摇头,称 好爽 好爽。何以故,以其人之健壮与推手根力,放与人推,寻常武者 动之半步亦难,今日之腾空仰跌,恐怕是其人过去 未来 难再遇也。
一位八极拳 批挂掌,高壮修者,双修 李书文及马英图系,十餘年专心一志学功夫,為学武 不事生產,耗散家财 (自言是个败家子),且曾赴日本深造批挂掌两年(為追随名师马英图子而去),近九十公斤,曾以凤眼拳点锥,败某太极高手。故言不信太极拳 实战能用,不信内家太极 能沾粘,访廖白,以地点不安全,廖白沾之,一再控其人,轻发其人撞墙 如泥甩壁,茍於安全场地,一触即腾空仰跌也。来友所学拳系师友,拳脚都极捷快刚猛无匹,故师友间,无人相信太极能沾粘人。网上常听人谈廖白,能以内家沾粘胜人,来前以為不可能,特来相试。廖白解曰,两人模拟实战,相互接近间,廖白若以虎抱头迎前 (如拳击),廖白出手快如电,当头罩下,剎那可如虎爪 扑捉及其头脸(功高者 极轻快 一抹即倒如猫儿洗脸 不见其相),他将如合因应?答 起手攻防。如是理,廖白请其出手试击廖白胸腹头脸,不想沾粘却无不与廖白沾及而招控拿。若不出手,忽的已被廖白当头罩下控倒於地。如此不断开合沾粘攻防,煞那间每次无不落入廖白之沾控中而跌(无论其出不出手 能不能出手 出手有效否),两小时内不断试手攻防,履试不爽。廖白问,太极实战中可沾粘否?来友曰 " 可"曰 "极度震憾",曰 "过去十餘载苦心都化為乌有"。廖白安慰之,莫作此言,日日增上即是。故曰四两破千斤,太极者,能省力胜人之术也,不怕莽汉力千斤也。
言语是形容辞,细微之感,落於文字以形容其人之感受,文字不免较夸张,诸友莫见怪,但由其辞,可略窥其义。至此,廖白与来访武友玩手,都以八卦或太极,尚未用上形意劲。何以故,形意极烈 , 杀人技也。高者无形,沾粘颤也。一颤即摧毁人,不可玩也。诸武友 参之,或一笑 以卡通视之。某禪师言,佛门无多子。廖白半生走过,亦感而言内家武学无多子(近代失传故),学者如牛毛,成者如麟角。内家武学成长 三部曲,一是 跟对明道之师 学对功夫,二是 访高朋看明师长见识,三是 收心 安心离名利场, 以无所得心隐居, ”中道”以健康成长。以大成长而言 ,三最难,故曰内家无多子 。
44、暗劲伤人,借助气劲,即内劲。其像不猛烈(可以无相身力沉按轻拍),也不必高举(分寸之能故)。若要人明白您有暗劲,并不难,廖白常信手将年轻武者牵过身来,抓、 摸 、按 ,即垮掉般 蹲下惨叫 叫饶叫停。或装要轻敲其人头面,则其人必以臂高举防护,廖白轻敲其人之臂,其人顿感沉重欲断。旁观,不见烈像,何以受者如此难忍不堪,只受者知,廖白手如沉钢又沉重又锐 入其骨。若言 崩、 创、 颤、 透,则是对身或脑内臟)之用,微动即得 但不能用也。摸人,人即失势欲跌,人手臂不能档, 不能逃。有友曰,如雪崩人陷,此是柔劲。若意加速(外形仍可无相变),柔掌顿成铁掌,杀人倾刻间,人於空中即可摸到即震昏 (脑盪)。此受者,受柔掌即知其威,人无伤 但已胆颤心寒,也深信稍快即如铁掌铁棍之说,不必再问西瓜之像。
简单说,摸人有槓桿原理,可以整劲為之。所谓的沉劲整劲都因人脸或身远离於地,能整能寸,摸之即伤。西瓜无力距可用。中华武术非练力,而是练整。整劲者,善用地力,敌人有脚立於地,故廖白若以手抚其练,一扳即倒。他不肯倒,则也加一力於我掌,两力相加,轻抚即倒。人脑如豆脑,荡之即伤。问如何荡之,答汝掌击其头 若速高於其人头之后移,即震盪得伤。简言之,您闭眼,叫您老婆以掌震您头,若她懂沉肩坠肘则虽不知武术也能用上身力,您就剎那可明白 。 一笑,千万莫试。
45、孙门武学不在猛烈 瞋恨,而在修為。修得自然之法,沾控得人,无论用太极 形意 八卦,哪家手法都行,虽心所欲 无可无不可。故孙门无定形, 不定势 ,不定法,只在精神与元气之饱满。人称孙门善技击,為中华内外家武学总缩影,即孙门有武学正观, 技击正观,不求一法, 亦不捨一法,百家功法技击 都我註脚尔。我者,浑元一太极之内劲也。周身一丹田, 周身一太极 ,周身一如。五行力全,八卦九宫变化全,无可无不可。见言之,因敌变化,中有大悲心(慈字)。诸君去问孙剑云师 孙叔容师,廖白此张师传孙门武学正观,有违孙先生所传真义否?孙先生五书,是孙先生武学中道观之示意尔,是修学参考以之入门书,亦终身不离五书。
46、此文可学处胜甚多:
孙存周把基本功浓缩为无极式、三体式、劈拳、崩拳、单换掌、懒扎衣。孙存周说:“练技击有三个台阶,第一步是基本功,把基本功练通了,浑身都是拳。但到了这一步也还是个拳匠。还不能称师。第二步是知拍,与人对打,感应确切,应对自如,如是才出得来节奏。一般人不易做到,到了这一步可以称师。第三步是拳与性合,遇敌制胜,尽情尽性,喜怒哀乐因拳而出,皆能制敌,则可称家。如今能至是者极少。最终至木呐虚无,动静无兆,制敌于不觉中,如家严也。”
愿以一生,求证孙老先生十分之一,求证 存周先生十分之二。目前廖白实战中已能知拍,故控人胜易,只学无止境,即此一知拍,也应对手程度不同,而有相当长之进距可走。再走二十年,日日进步一分,以此自娱,生命 生活 著实平安快乐。至於第三境 性与道合,瞻仰洏已。
47、廖白三十年内家修学,其境犹浅,与晚清民初诸前贤高人,犹如小溏与大湖之比。但以 毕竟已上拳家之真境 妙高山,自信确也能比一般未入内家真传门径者,看懂其真味。暂论晚清最负盛名之内家三拳,形意本是(可至)最高(心意 心王最高),但其至高境难入,须能看懂八卦与太极之至美者,其形意才能翻入至高。若其人至最高境,看八卦 太极也将一笑 , 言 一也。如孙禄堂先师。否定八卦 太极者,其人境必然未至最高,此為定言。形意最实,八卦最灵,太极至虚。若只修形意 而否定八卦及太极者,其人之境 会停止於实而不足灵 不足虚之境,成就霸气 却 成就停止,即為未入道。故看三家為一者,与看三家非一者,前者功夫必最高。
48、内家拳 是文弱人久修成气候之学,通常天生赢家(体能极优秀之天才运动员),不会来学内家拳,因非现世功利主流。来学内家拳的朋友,通常是天生弱质 或文质彬彬。如此之人,修到何年何日,才可与天生赢家专业武人比武胜之。廖白说的武学,是内家拳,久修得功的,须深心始入。内家修学者 须学到啥,才能与天生赢家较而胜?廖白以五字,让您自检自测,沉、 纵 、韧、 軔、 灵。
沉者,动中, 您能何时出手都甚沉否?能沉,身力已出,打人中都不是局部之力,推拖带领搬拦截扣,或朋履挤按採冽肘靠,无一法动中皆自如的带有很深的沉劲。沉為古真传少林之深根,越沉越香,最好沉入地下三公尺,一笑。
纵,身动之超速,微动即得。此即沉之极快捷,打人成飞即在此劲,此即形意之大能。 故曰盘根冲空,沾身纵力。
韧,让人问不动,却非死根。死根者用顶 ,用矮重心, 用仰身,都是错法,活根有微动不见形之动化。您练到轻站,让柔道角力高手抓不动,摔不倒即是方向,更高时,您微动敌跌,此是太极之大能。
軔,指掌如柔美之手 称美人手,瞬如钢掌 钢指 钢爪,此八卦之大能。董海川老遇任何大敌,无论内外家何等高手,一摸即倒,此太极称之為抓拿节闭分寸之功。
灵,任您如何大力, 如何防护,他修有上述四字之大能,却不与您斗力,您与之遇,彷彿无门户之人,想打他,他像千门万户却户户是假窗假门,无一处可入,他善以上述 沉 纵 韧 軔四能,阴阳生杀变化,却让您如入了,地滑浓雾中藏有十面埋伏之险境。极高者,身如鬼昧。
廖白常言,龙虎官神鬼真义在此五字。您检测自身,此五字修到否?可以此五自胜敌否?
五字中都有 整与如二义,是為内家之本。整者,无论如何动静 周身都是一块,如者 , 此一块非强硬勉强而得 ,而是圆转自如。能此,方入内家真门。古今中华武学,无论何系何拳,能真正超越其他武家者,都得此 如字,掛名啥拳都可。得法得艺者 须敬道统 莫欺人,都须知,中华内家拳理 古今流布四方,不出世之隐者贤者多矣。
49、易骨者,骨髓饱满, 骨生稜。寻常武人, 与之轻触 即如铁石軔刀,痛入骨髓,此肾气饱满之像。其人内劲, 必暗 必寸,微动即可摧人。易筋者,常人以筋為筋,外功者 伸筋拔骨,以求力能转為猛实,一般人误解此筋练粗,即為易筋。此是错解,若此 外家拳法皆有 皆能,何足為奇。孙先生晚年传下,真传内家者,整身以精气神充满,一身如桶, 曰桶劲。此為身筋,手臂, 大腿, 以精气充满,整手臂整腿 都是无形之筋,此曰 易筋。此气添九节也,周身如一体之韧,周身精气充添 全形如筋。故曰周身一太极,周身一丹田,此即易筋之像,其人沾人即跌周身一如也。洗髓者,周身精气不只充沛,更饱满至无微不至,其气渗入骨髓 饱满骨髓,更饱满上丹田神室破初关 过重关,此曰 由拳入道。而有神鬼灵感与超人之身法,曰,清虚其身,故腾挪变化。人称灵知如神 ,身形如鬼。董海川 孙禄堂公也。 此与寻常武者,初学内外家 中乘法以下数年,身上之骨稍转强 筋力稍转韧,即以為已易骨易筋者有异。廖白所述者,师传 内家真传法 三之定义也。所谓易后之骨, 筋, 髓,都指周身之 精气神 满 ,无微不至且充沛而神化之功过人也。
问,如先生所说,筋者,精也?非也,只此易筋之功夫,既称高於易骨,而一般稍具真传外家,谁不能将筋力练粗练大,故知此易筋断非仅此而已。转关应敌,不能逆筋, 逆骨,否则碰人自伤(如擒拿法)。只内家之顺,功在周身一如,请参气添九节一名言,以此转关控骨控劲之筋,已宛如 “太极一顺”。此义即举手投足无一不是太极。不只练拳,应敌亦如是。故 周身一如是 易筋。
50、形意之美,非平常人可察觉,以為无心意古拳之美,错矣。形意经神拳李老农之改善,将鹰捉四把,鹰雄竞志之真义,发明僻拳,此拳為动静合参之真法宝。不必去想"上下争力与回缩劲",只要如法擗去,此义已设记於内。形意拳者,心意之至宝也,擗到 功夫上身,啥 鹰捉虎抱头 熊膀龙身鸡腿 ,成"落地曲直枪"之能為都自然出。故形意与心意不二,且学者 有入法更妙之处,只知见者少,故有耐心者少。孙师当年曰 多擗 多擗,能擗 就自然能懂三体式。擗中含三体,动静互参,自然入法。擗拳能入,以一生之专情 "把擗拳擗活",即可再得出一个活脱脱的郭云深 及尚云祥。由此再参理,八卦之变, 太极之空灵,则可再生出一个孙禄堂来。此即孙门正法秘言,不此简道,孙门张师 如是传。
看懂河南心意之古朴,莫忘鹰捉 虎抱头 熊膀 龙身 鸡腿 猴灵 雷声,一寸為先之古训,则可明 落地曲直枪之真义。再参,河南形意之鹰捉把 虎扑把 挑领 斩拳之劲意,回头,知一切神意。神拳李洛能已将之转化设计於五行拳内,只要 安心在此五行拳内修练,终可得形意 心意之精灵。孙禄堂老先生踪横内家三拳,三拳都修至化境,儿后言,三拳本一。又言,形意為基,八卦為变,太极為神,终以一如為归依。故,不捨三拳,以形意為基,是孙师之得,存周先生更以之為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