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廖 白先生文章 > 正文

廖白武学经典语录(5)—玉凯整理

2012年02月08日 廖 白先生文章 ⁄ 共 1881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213 views 次
101、简说 心与神意 心与意,理气 心性 等等,在中国古文化讨论很多。古汉学 佛学 理学,不同层次 讨论定义也不同。若说内家武学,其实很简单,多说反迷惑了。内家三拳,心, 指您想学好内家拳。意者,指身意,身心一如。未修者,身意较薄,未能听话,想打人, 想化打,总有心有餘而力不足。手上脚未上,手脚一起凑上了, 却无力控人, 反上前挨打,此即意薄。内家高手,神意厚,心始动 ,意箭即飞。故与人相较,无可无不可,您自身手脚听您话 ,对手也很听您话,较手间 轻鬆就可控人 跌人 发人 打人。旁观者,看对手好像与您很客气 ,自愿当您学生 草人靶子一般。前天,廖白师弟黑姬言:下回与人动手前,一定"大声" 说给旁人听,大声告诉对手"您可认真用力打 用力抗 用力逃 千万别客气"。否则,每回将对手当小孩抓 耍 控倒多次,事后,旁关者 每言:人家都很客气任你摆哢 ,当然像稻草人。当事者,当时吓得面无人色 ,可事后也会想:可能当时我有点客气吧...较武,没伤人(因差距过大 已可控而不伤) ,事后对手总疑,如果 如果我怎样...可能...无论败得如何像小孩,事后总有无量恩怨之言(故 廖白武学恩怨一堆)。故黑姬师弟多年看廖白与人玩手感言:您就不肯打人,打他一下,打坏了,就没后话閒言了。反而吓坏了,反而提及廖白就感动称扬。您较技不肯打人,玩耍哢倒人十次也没用。您动作太快了,快得对手之抗力根本出不来就倒在您怀裡,或地下受控,事后 总有閒言一堆。戳他一下,胜你控人十下 加讲解两小时。要不,下回每次玩手,都"大声" 一再说给"旁观者"听,告诉对手,你可用力打 强力抵抗,那将事后,对手 就不能閒言,旁观者也可作证 免閒言。以上黑姬言,是有所感。廖白提此,是说意浓之后,胜人轻鬆 无形无相。此即心意一如。心之动者, 念头。意者,不入思维路逕,以本能之身动 ,意动即身动。 功高者 动且不见动,沾上即得。故曰:练拳,先在心,后在身。久之 功夫作够了, 涵养足了,心身一如。打人以念头,非以念后。故拳精言,能在一思存 莫在一思尽。此即念头打人, 意打人。若说神意,意纯厚之相,仿彿神助,亦是心意尔。
只以内家拳言,不到其他学问论处。则简言之,心 ,即您欲 打, 化,意即身意,心与身体间,如同一体。您欲化则化之, 欲打即可打之, 欲跌即可跌之。 您身手极敏, 极灵,劲之至或变(能快速变大或变小或变方向 极微之变即已生效 故曰 分寸之灵 ,周身能為。 故沾控及哪一点 都能控敌以自如), 此即身意,即拳意。 极灵极快 。 故中华内家武学 ,不在力大, 而在力之品质极大。 故曰 内劲 ,不曰力。 问 如何办到?此内家功夫,内家涵养, 各家都有其经验与方法程序,不可定言。唯孙门 法在三拳,理在孙门五书。身体力行 ,功不唐捐。
102、说孙门实战武学真法 神意之用 身心一如真义 说到与人玩手,黑姬建议:开始之后,您先让对手打两拳,退闪一下,如此旁观者就看到对手想用力击打的意图,敌手自个也见到 您没动他之前,他确实战意已备。然后您再如前多年来,剎那沾粘闪进控跌之。如此较手后,可免对手久后閒言。
103、说孙门实战手法 廖白以前动手,总在开始之后,对手试图接近之前,剎那即闪进沾上,对手还没回过意来就败倒了(孙门绝技即此 )。可廖白又不肯伤人 (怕人受小伤),总化去自身之沉坠搓揉劲,只让对手浮起扳倒(正确武学是搓揉倒 , 不见形中人倒一次, 空中, 可能已丧战力)。让对手稍沾即浮起,此亦是一法。只失势根浮瞬间。正法非扳倒, 抓倒,而是 一柔銼 ,人即极快速滚跌而出。 若銼之以硬锐, 则摧毁性击倒。 或以短劲韧掌拍跌之, 则人如招电击 (以实战 稍慢人即以退化 故不得不快 快则虽柔 已成短劲之韧刚 )。其实手法无量,只在欲上伤之或不想伤之(不想伤之 则须费力顾之 快时更难),其他都因敌变化尔。快应 ,人即跌速而大伤。此即内家神打(不顾其人跌后如何 则应之以自然人即速跌如箭 如喷)。
104、朋若歪头, 斜头, 垂头,其劲即破。若眼神观敌,则”神意气”束成一束。功夫到家, 意动敌跌。何以故?三尖对故(眼尖 脚尖 手尖或手间),六合力全故,间架成环故,有形无形,五行力全故。
故杀敌末忘三尖对, 眼神注敌,神意气劲专注一隙,守能成环对,攻能对破环。谁破谁,看机势之变,能变者自如者 功夫高 当然胜。廖白说眼神剎那之注,可助您杀敌。当然 您若功夫高对手胜甚多, 垂目亦可胜之,则在例外。
105、历代拳家有一名言:“有形有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真”。既然有意是假,无心是真,那么为什么还要心与意合呢?廖白代解:"心与意合"即是 "无心无意",因敌变化,动 在情思理解意想之前,故 动在自己都 不知不觉中。一剎, 敌已跌出。如此能胜人者,君来我往,应之以念之前, 曰念头。此念头即心想意解之前 (凡人也能如此反应 只其反应不足以败敌 不足胜人而内家高手此中能胜 何以故 修為故 )。故无心无意,却是心意相合之剎。
106、眼神须活,但看注敌身中心重心一线尔。看哪都可,摧敌 "瞬间"移注 看注敌眼神。可得一惊, 曰神杀神。此是昔人秘杀密法。多用无效,乍用杀敌。 神杀神,吓的是心之惊。一是敌人知您有大威力,如 据古说ㄅ虎一啸,百兽都发抖尿流,此吓出之效。二内功高者,以上之效,加上精神力之注视,其眼森然,却瞬与一班人不同,故 更摄人於一瞬。故郭云深,江湖原称 金眼雕,平长常见 闭眼养神, 轻易不开眼,一但对敌,眼一张,瞬惊人胆 摄人魂魄 有未战先惊,故有此号。但神摄神,全凭以此為武器,则当无也。
107、其实沾粘不是目的,而是两人相打冲突 必然有的无意间之接点,如两筷相交。善拳者,能以此点拔人根,定人剎那之意,如剎那之呆像。故是我要扑打敌人,敌人不愿让我扑打,走则 慢逼追,不走,望著即使 则扑打之。不走而架,则沾粘已得,高手能用之。不走相迎上,则扑打之,扑打招挡, 则沾粘之,控之打之。故沾粘是敌人之抗我打意而自然出之状况,只内家高手能善用之。莫错认,非您手想追其手沾之。真认之,则无沾得到 沾不到之谬想。简言之,练好一劲,望著当头即擗 ,当头即打,它想不挨,自然得沾。得沾后,看沾控打之功夫,此即内家之长。
此是為攘学太极学呆了之朋友,百思不得其解之善巧说法。真内家高手,无可无不可。打人如走路,看人如篙草。曰:岂知吾得婴儿法,打法天下是真形。若要形容内家高手实战技,浑还涵之手 变化之祖。只如老鸡吃虫,高手是老鸡,对手是虫。能否?看修為。
108、如是言,功夫不到 ,诚难用上。以此内家者 ,本是深学之艺术。您若已练出周身一太极,当无此疑。若您比已练 其半,随不能為,必能解廖白意。如果您仍是初学, 或岁久修 却未成,则您还没修出沾粘劲 寸劲,故不能看懂廖白六百篇短文所描之内家素图。
您若练出真内劲 直直走上去,它若远打,即落入您袋中。想退逃换手脚攻打,您之追与随,须能快於他之退与后手出拳。不能此,您功夫未练出。他若迎上或直打,正入您意, 相互参粘控。周身寸者,身亦能追,沾之劲透人跌(无论身首招沾),不能此, 焉称寸。
内家者,想以非天才超越体能健儿天才,焉是短时间之功,故称内家无近功。当然,若您本是天才健儿,才小超越, 已超越為修内家之天才则另论。若您本是凡夫,欲求借内家之学,超越健儿大高手,您须得法 兼之久修。故寻常公园 太极人,较难当此任。
109、陶君没修好内外家拳技,只会打乱架,故有此言。虽说其人称学过形意拳,以未入门,故看不懂 内家如何沾控人。以為只有敌人心甘情愿与您"交手沾粘",您才粘得上,故有上段之言。廖白笑曰:您大错了。乱拳如合避,是所有没学好拳人的痛苦。一遇乱拳,则曰 "乱拳打倒拳头师",此即廖白所言
没学真之情况。不能懂 ,而真心想懂此言者,可参廖白网上谈拳六百篇,细读或可明白。如仍有惑,如是善意為真理 论拳,可来访廖白。让您 打仔出身 乱打一气 看能击倒廖白否?只先说明,两人剎那接近,您之拳脚无论先出未出,以您是乱打乱批,故廖白不能慢思而打,只能急应。内家一急应,其周身瞬如刚铁撞人,廖白都可能将您如虎扑羊,或 虎狮王扑倒鬣王般(鬣狗王 剎那颈椎折断)剎那扑踩在地上(当然 廖白会 节力使用 不会如狮王 只其势仍盛猛烈)。对不起,為说明内外家真传拳理非您所著之书,故有此言,非不敬,再言对不起。脱去身势招法一言,对一半。有法练到无法,无法却是瞂法皆如法 不离法,供参尔。為后学论拳,非不敬,请谅。
110、论水技 火技 水火技 简单想,就用比拟的,柔道 斗牛推手 相扑 摔跤即是 外家水技,拳击 即是 外家火技,真传内家拳 即是”水火同圆技”。其中 形意 心意拳即 外现火 内实水火技,八卦 太极 即是外现水 内实水火技。问水技利害, 还是火技利害,还是水火技利害。廖白答:前两者相比,须看比赛规则 ,规则变 胜败立变。后一者,真传者 当然水火技 是最利害, 只规则须是古中华实战法 “浑涵之手 变化之祖“(可限制 眼睛 咽喉 下阴不打 餘可变化打)。某日遇一 台北来一武界高手 武友某,其论如题。廖白肯定其修学理论方向 对一半:武友某 以為水技比火技為高(主柔应 不主刚打)且水技更近於道(不怒故)。但廖白须补言(真道水火同济 以道心故 可以只见水不见火 非无火故圆是柔亦是极刚 中藏一针 灵用如无数刚针),以当时 初见面,未能深谈 ,来君对”水技” 认识尚不足深,以為水者 為纯水,故廖白借此一栏 不為言人,只言道技之真。若圆缓则称水, 若锐疾则称火,此是内家高技通论之言。真高,化人是圆,若圆整且灵如,则化而不见化,打人亦无打, 高者亦是一圆。圆中无须疾烈意 ,摸之即得。故二圆即是水技之至高境,其中藏火而不用火,微动中水火同一出,只见微动无烈 ,故是水形, 不见火中却藏火。故友人高手某,仍以 "大批挂” 為摔中藏打合用技,或以”柔道之大摔技” “内腿” 為柔用之主技。检视此二技 仍是"大动作之攻防",大动作之功防 真水性仍不足(无火故),如此境界,仅外形為 斜力柔形大动作取人,尚不能称水技高境(柔境高技)。此一圆尚不成(圆化未成),二圆更别谈(圆化兼圆取)。只是日本高段柔道用技(仍是外家之柔技),加太极推手比赛观(求人先推 再想如浮萍 撬撬板 求入人陷阱后 以另一手脚大动作取人)。此柔道加推手斗牛 加大批挂混合尔,以取人仍是大幅动作。故此君之 理想目标可(朝水),只真劲水火同圆 刚柔悉混 仍实未得,境界未出(二圆未得),仍在外家(动作仍大 缺内劲之浑圆),未入内家。若容廖白直言实言,未来此君修学之路 仍须久行,让内劲持续成长,真圆才可能得出。化人 取人动作才能 “由大趋小”,才是内家之圆。若二圆皆出且灵(不能灵则非真品 灵则可沾粘 不畏火打 非只准 “叫敌人以长劲推你 不准用短劲” 而此君却想利用别人之笨推力 转身斜擗 打摔别人(此是规则尚没说清之陷阱尔 高手一看即知此君技不高 且用心尚欠光明),称此為水技,非也。此是规则尚不明, 欺人之陷阱尔(只准别人长推其胸 却想用大动作藏批挂兼摔打却称 其打非主动 是被人之漩涡搅起 自动打人尔)。廖白见之好笑,却 见其自信满满 ,自称方空水技。只能一笑尔。简言之,如是 真水技,為水火同体,可实战 瞬间沾粘中(不惧对手长打短打都能沾化之),实战中,仍可轻控 轻触对手之头脸 颈项 胸腹 咽喉。茍有杀意,水火真劲一摧 或戳 或搓 , 不见烈形中 金刚亦会打坏 。故知 此君之水无火,只是柔道加学 太极斗牛推手, 加外家大批挂藏於柔道推手内,叫人笨推, 却欲待机大动作批挂偷打人尔。此君却称此為“被动之漩涡 被动激起之打人非本意也”(此為错误观 不能控 焉称真水火)。尚非内家水火同圆之水技。再简言,水技真圆 必灵,则不畏任何火技爆发(如存周之真水火二圆即不畏王薌斋之沾控定位而后纵炸且可揉搓跌之 茍欲杀之 亦是一擦搓尔)。因本身即是水火同体,韧之极也(中有虚灵意),其灵动更甚於火之发速,故无门可入,门户可灵关,不畏火之速炸(其实已得纵韧之极)。摸人即倒,外形 彷彿敌人与之配合套招,故曰戏婴。此世间能懂内家拳技之人胜难遇,故能谈之武友相逢实不易。故廖白看来君,也能知贪瞋痴為修行本,亦爱惜之,只客套反失真友。以此君尚不能知真水必藏真火,高者功夫在微处暗处寸处整处所(非大动作),(纵 韧同圆 水火同源)不在外形之故意大柔 因其仍非真柔(如柔道)。何以故?以其水中无火故。故王薌斋曾笑太极前贤 杨禄禪,王宗岳仅得内家一半者 ,即以水虽多, 其火不足烈(形意善纵 為火之极 , 太极善韧為水之极,二圆一针者 ,為水火同极),故非高品真水火。称只得一半也(王薌斋之评 也只对一半 非全对 何以故 评俗手可 评内家三拳真高手均是水火同圆 则谬)。廖白以此文谈 内家三拳 真水真火之合相二圆一针五行合一真法
111、形意拳 心意拳,由大枪术 枪法 桩法起家者,都善纵打。古拳论 流转中,无论去到何家,叫何名,為文再论,能点出根力之美者,皆是纵法。形意即此中美之美者。盘根冲空,沾身纵力,最美的是其名辞。如真门者 再得名即开法眼,功夫自出。修练地根力火技者,即是纵法。修练地根力水技者,即是太极韧法。修练地根力,斜圆者 能变,即是八卦变法。故 万法归一,一又化万,指殊途同归,焉有一法為绝妙无二法,无也。诸法皆妙,合理则美。故易筋 洗髓 心意 形意古经 内功四经,诸家家法,无一不美,归宗即美。故讚宋氏四经及其二名美辞,讚辞尔。简言之,练好下盘,即是身法步法,能有此二法,才能真实战。
再提一言供参,西洋拳击,以跳绳及跑步得 火技纵法(爆发力)。中华古拳以 沉中行拳, 站桩 跑功 矮行 抖大干子 得 火技纵法(爆发力),同中有异。参尔。
112、降雨者,随柔法下势 无可逃躲也。听懂 沾壹跌 ,二抹眉, 可参。近五年来,武友来访廖白。若场地安全,一沾间,其人仰跌而出中,起身后之感顏。有曰:如 雪崩埋身 无可逃遁。旁观者 却只见廖白戏婴 其人客气配合尔,毫无抵抗相出 。曰天塌劲也。
113、如题,此是心意 形意拳家 先贤用语,初 不能解,现 已渐能身解,此语与 拳无拳 意无意 无意之中是真意同义。以前是语解 文辞解,近年是身解。记得以前有个故事,孙禄堂先生的记载,车毅斋先生某日在洗脸,其邻居武家某有意试之 ,不便开口,趁此机欲戏哢车毅斋,从后 一脚踢其腰,车毅斋忽觉有物碰腰,再看邻居某 已自跌於地。廖白解曰:内劲满 大力碰之 自然之护也。
昨日 与诸武友在台南山区,以一新武友阿崑新加入,此人 是师弟黑姬青年时之师兄弟,自小学起与黑姬之父学少林太祖拳。高中后觉不足 ,又慕隔村有师父某精少林金鹰拳,与 师兄弟 杀手阿萧,偷偷隔村另拜师学艺。黑姬父 心胸大 ,装不知, 随其二人心意,同学二师。二十餘年过去,此君后兼学太极, 迄今又过十六年。近日与黑姬两师兄弟重逢,两人一较艺,阿崑大败 如无艺人,惊而欲学形意 八卦,故来参加 。廖白教之实战沾粘之意,与其十餘年来所学太极比赛斗牛推手大不相同,其人兴緻极浓。廖白与黑姬另一师兄弟 阿彬推手,阿彬是 蛙人爆破队出身,天生神力, 身如"银背大猩猩" ,掌如巨灵 爬高树如猿猴 (此语无夸张)。刚柔流空手道两段兼善摔技,近两年来随黑姬学形意 八卦,此君 彪悍 直卤异常,一段时间 即须驯服一次(如当年满清与蒙古 每年都须互派力士高手摔跤服之 否则极易叛变
故有清一带 相扑营极盛即此意 一笑)。阿彬自请与廖白推手示意与阿崑看,其推手如极力拼命,壮健粗悍人, 一直改不过来。廖白见他是如此粗人,也随他自解 形意功夫,反正 粗人走刚猛之路。黑姬心细, 则走柔劲暗劲, 细路功夫。廖白与此批武友玩耍,从来就随其人爱玩啥就玩啥,只轻轻摸著 ,轻沾粘 随其人连随而动,任其变化攻击,直至其人曰止。此次,以有新友,故边沾粘,边转头对沙发上诸友说解,阿彬拼昏了头,暴性一起,脸都扭曲了,阿崑笑曰:你看阿彬哪是练推手, 简直在拼力拼命。廖白也不理他,只摸著 随他进退,让他空有一身大力 无管用。廖白转头向阿崑说解,没看 阿彬换动作,以為 他看我為人说解总会会意配合稍停,没想突然右大腿窝招一物猛力碰之,一惊,再看,阿彬已弹出, 自己已仰跌於地。原来 手沾摸控他不够味,趁廖白回头说解,其血气斗性已昇高,故转成柔道大外割,以右腿攻击廖白右腿,全身直冲,突以意外之袭,想也让廖白嚐嚐跌地滋味,没想到一碰反弹自跌。此玩,廖白已知车先生之故事,廖白初有其徵,想来 再二三年或三五年,当也能渐入高贤其妙。 廖白记此, 以為练功进境之记。 或可再上。
此题,当是指眼未见袭,心未能知而应。只是 眼未见中, 身突然受击间 ,身能自然反应之能力。此能力若能圆满时,当是走向 化境 神打。其先决条件,还须 内劲饱满圆融成一太极体。或许,此仍是长久之修,其境 由浅至深 深远无限。廖白只由此受袭一惊 而想起先贤此说。也知,此路迢遥,一笑尔。
一惊即败跌之,此句有武友仍疑之。简言之,内劲之发,古言如梦裡忽惊, 如 皮肤著火星,烫著如惊。一惊 ,内劲剎那 即如泉 如电涌出(如电短路 闪击) 。一出,即败跌之。一高手,本不欲伤你,你惊吓他,他之本能潜能被惊而烈出,故其势猛烈。若功夫练高,全身何处受击受惊,全身劲气即自动涌到受处。此全身通透,全身内劲饱满之象也。再简言,把您自身,由绵羊练成如虎豹熊狮之自然身力,一惊虎豹,命焉得存。故内家武学者,练超越之术,超越越多,当然越神奇。问何者能让人超越,西方不信,东方古武人或其传人信。
114、新来阿崑 带有一友,亦是太极武人 。从半信 半疑,极客气 虚套绕著问,一层一层绕进,想看真功夫 又难信解,又怕输了 面子过不去, 又怕被伤害。一晚上,大伙由喝茶 吃饭 喝酒 聊天再喝茶,从佛学 道学问到 松果体,最后终相信善意 ,能玩。玩后,只大惊 ,讚曰:学武看武练武二十年,有外家而家,原不知自己跟本不懂功夫。可任其出拳出脚,人一近即难逃,廖白随时可将手掌摸在其脸而轻压仰倒於地 ,并告知,不必擗之 击之,若摸中颤之,人在空中,脑已震盪 脊椎已断。其人嘆服,曰希望携子同来拜师学艺。有友旁言,廖白与寻常武者比,人如羊,而廖白如动物园内信驯服之猛兽老虎。以驯服,故稚子 难知其威,如是会发劲伤人,则顿成 野地老虎。此是讚语,其实是真语。完整之内劲, 如无形之闪电巨斧强弩,发之 人摧,只人但知肌力,却难知内劲之威。知者罕,却不能用於人以***。故清初大学问及家 黄宗羲 ,南雷文集 王征南 墓誌铭。王曰:内家拳歹矣,以人难识也。
115、 如题,内家善控, 善沾粘打,此诸君都知。只打真人摧敌之机势有二:一是打坚(形意),一是打瑕(八卦与太极)。形意打人之坚,亦有二义:一是手架打手 ,打虚成实 对撞成溃。一是敌胸腹,有意气聚防护中,打之,使五气溃散, 攻入五臟,反成重伤。此打 最可惧。唯形意者,以功力胜人,摧敌成破,此為打炸(如散弹枪)。八卦 打变(抽身换影 只山打磨),太极 打乱(阴阳生杀难测),都是打瑕之义。沾粘势擎失根中,身体防卫已失,此中以针戳之,即深入内臟,此為打点深入。故内家拳,茍欲伤敌,其毒更胜外家。何以故,能沾控整劲寸打故。能而不轻用,如李存义言:屠手佛心。有高艺术,也有高道德。
古曰形意最毒,曰 打人之坚。八卦最奸, 抽身换影 指山打磨。太极最滑 ,阴符生杀不测。旦欧曰,最毒 毒不过形意拳。形意,日人称其為天下第一杀技,即了解其毒。只歷代形意祖师, 毒手伤人者甚少。故曰:虽毒,以内家故,亦生道心。
116、 诸位先生都说希望多听点,由孙门学人说点孙先生的故事,以正视听。谈孙先生,当先了解孙先生。一是孙先生心慈, 不喜伤人。研究武学, 只如同研究生命科学,艺之高低, 是要比较, 否则无法问真。但非要杀人 伤人 败人 跌人 辱人。二是孙先生瘦小斯文,此会影响其动手风格。
孙先生武学当然是以形意為功底与实战之根基。形意為虎,為正六合之本事,故形意即六合拳,以六合故能整 。形意善截撞人, 功夫在脚之捷与纵(以点凸即崩拳, 以摸上即虎扑跌人,以双崩即抖震颤冽劲杀人或跌人)。孙先生当不例外,都善长此技。只只此技日高, 更在轻功提纵术上显能。故若诸君真懂形意真门,则当知形意虎之威在脚之能纵。能纵故能远扑而不失六合,故曰六合大撞劲。古曰郭云深 一虎扑之技 能达三丈远,即说明其形意修学根基能纵之高。孙先生 能轻功 冠绝当代,以此亦可知其形意基本功能纵之高。形意能纵,打人成飞。曰:沾身纵力。王薌斋 站立中打人成飞即此形意真传之纵。此是基础功,郭云深 ,孙禄堂,都入轻功, 即是此功之极高明。故一般人以不懂形意 ,若真懂形意,看郭公 孙公之轻功提纵术即可明白,两公形意真传之高绝境,不必再求战(李存义公亦曾展示追纵之功夫 留下故事)。孙先生二十初 ,打南方高手北上较技,人飞跌即此技。
八卦身法之能在能变,即变六合之能。无论如何变转,六合整劲不失,故曰 龙。孙公以虎入龙,曰 虎龙变 龙虎变。龙术有二:一控捕人(如程挺华之技),一点打人(如尹福之技)。孙公人瘦小, 不捕人, 心慈, 不点穴打人, 故变身中顺势沾摸人跌, 此為龙虎合参。外人见孙公都以闪躲人跌(参国术名人录 武林志篇),故以為孙公较偏八卦,以為孙公不善击人,此是不解孙公心慈, 不伤人 ,不辱人之性情故。此是大超越也。壮晚年五十之后,復得太极之理。摸把劲已足 ,故曰手谈已足。孙公五十之后,与武家访之者即多,都不须比,手谈即可。说拳理中,人手一伸沾,不见孙公动形,来之高人,无不气血瞬间冲腾人昏几欲仆(若不拉回 人即非跌出 拉回却颤欲昏仆),无不拜服而去。外人未见胜败,来访之高人已知差距,顏面犹存。故孙公能得当代武林诸贤讚嘆即此理。不打人身 ,不发人身 ,只一摸间 ,颤动人意及气血,来者嘆服,却不明所以,回去也以面子故 不肯对人说明,只讚嘆,孙先生高明 ,修為好。故此二十年,孙先生极少明显跌人伤人之战绩,外人 俗人不解,总纳闷孙先生虚名乎?说到此,不解武学者,可能会骂 故神其说。廖白稍解,君参柳印虎与孙公推手篇,其心得即一证。君再参今人 沉纪根与其自家徒孙,曰 一提 一推一拉回(极短之感),其徒孙已脚肿成伤,此同理也。不过 沉先生对像為徒孙, 震动為有形,故伤足。听廖白一故事,廖白三年前某日访一寿山宫保田八卦师兄弟,其人称甲兄 修习三十餘年自许武痴,愧对家人 為武為一生之钟情 今开馆授徒,廖白访之。同是寿山八卦徒,却从未见面,只略闻名(怪事哉 一笑)。此兄如清帮洪帮之盘口,一一考试公保八卦 王师门下巨细,其时又来一友乙兄,亦是寿山八卦久修三十年之师兄(曰根派入门者 称三四十位 不廖白无名 一笑)。乙兄旁听假兄对廖白之师门盘口,曰:应该没假,只功夫学到否?来试手。寿山师兄弟试技 ,喜看手功, 掌功(鹰爪力)。乙兄伸手高举沉力擗下,廖白柔手 摸之辅之,其人惊欲跌出中, 廖白微拉回,故只一震来回尔。其人惊坐良久不言,后开始教训廖白 武德,足足东骂西骂近一小时。甲兄 旁东支西应以解尷尬,只知道乙兄已吃亏 却不知败啥处,為何乙兄 恼修成怒 却不知其根,只不断找碴一直怨骂,廖白只一直说是 是 师兄说的是。一贰小时后,话题转开,乙兄心情渐復平復,廖白问乙兄:為何生气?廖白只一沾摸尔。乙兄明言:当接手之瞬, 后脑顿感一昏 欲仆,甲兄也没看出,乙兄以為 廖白高明却故意伤之。廖白喊冤,实是高估乙兄功夫,一滑颤怕乙兄跌出 即时拉回尔。只乙兄三十年功夫无根力,故此。此与沉纪根伤徒孙脚肿 与孙师与诸高手手谈气血奔腾,同一种手法。对手功力不同, 功夫粗细不同尔。孙先师之高,冠绝当代,故二十多年间(五十到其十三),都只手谈,来访者即探服而去。孙师绝高,故能恰到好处。沉纪根老与廖白都是初得,故功夫浅 控制不良(两人故事之对像也非孙先师成大名后 当代功夫极高极多之武家)。故不可同日而语,只不以此二粗浅例说明,诸君无法了解,孙师如何服当代眾贤,以為神说也。无非沾控间 ,一滑颤 拉回。孙师高绝境,彷彿无动,以极高速之能為。故初者,颤脚,二者 ,颤脑,三者,颤脊椎,四者,颤人神气 气血。 廖白解说孙先师三时段功夫,若说 孙先师当年手谈对象, 则不必言也。
只孙先生慈,不喜伤人辱人,故除极年轻时,曾以虎扑 单双崩拳跌人外,很快的 以另修习八卦掌而改变战法。上文说到内家三拳合一 沾颤之法术,初者 颤脚,二者 颤脑,三者颤脊椎,四者颤人神气 气血。 廖白解说孙先师三时段功夫,一班人喜听。说神枪李书文一掌打死对手,听此,极度惊惧而见其威烈。诚然,高手对高手,还能猛虎硬爬山,破门进身中,一掌毙命,此高之一阶。以能轻破高手之门户 称高,柔掌"瞬"如刚掌即可 称一阶,瞬者 取得此控机一瞬即可取命。眾人喜看,班侯 王薌斋发人极速滚跌,此高之二阶。能破人门户,沾粘定位位得正之瞬,猛烈一抖震(炸)(冽),此整冽之能為,以整胜故称高。以冽故受者滚跌 飞跌,此控人之瞬比一例前者久一点。眾以為,能此為高。此艺,杨家参代 归班侯之冽技,為太极五境尔(称太极十三境)。诸君少听杨禄禪 健侯如此烈劲跌人,却称杨健侯至太极六境,杨禄禪修至 太极八境(但声名反因班侯之烈 而杨家杨大名此仍仁者之高非凡俗能懂也)。内家高境三阶,胜人控人不伤人。如杨家禄禪 健侯之轻跌人 , 董海川 程挺华 李存义之补跌人, 如郭云深之半式崩人跌(半者改冽崩為控推)。至孙禄堂师, 融家之学, 摸而微颤昇内外家高手其人神气气血尔。 以融三家, 站前贤肩膀上,故更高,无相 更慈。诸君或以為上述诸家不能抖震跌人,非也。以上述诸大家古贤,即颤人手到猛烈跌之程度,则受者,岂跌尔。其脑 其脊 其神气崩裂,岂能命全,非不能為也。杨班侯 王薌斋之烈,高者之初门尔,入道者 以慈故,不復為。高之高者,已高,能柔跌人或 跌成不跌,若学班侯 王欀斋用技,其烈震之速,已不能全护人生命也。曰慈 曰高妙 曰道,故不復冽劲高人。 廖白解说内家沾控得人各程刺技法
117、 廖白与武友玩拳玩推手,控中都须浮开己根, 躲开对方劲线 ,怕反力伤著方。此语说的是啥意??一般人对抗,无论玩 推 摔 打,总希望自己的劲 越沉 越整 越快才对味,对方才会知利害,才能跌的乾净例落。廖败却相反,除根本不敢打人 揉搓人,已沾控著, 却还须怕自己不小心之劲没躲开,反力 , 沉到对手, 銼到对手,"对"到对手之劲怎办。对方来劲太快时,廖白最怕。怕没躲开其劲头,"劲一自然回返",则对方伤住内臟 或伤及肩夹,或伤及其人脑部 脊椎,或反跌之力过速 跌过远 怎办?故
廖白与人较,不是怕廖白主动伤到人,因廖白根本不敢伤人。一动间,就怕伤到人,不是怕主动之力伤到人,更怕被动之应力伤到人。故沾控间,总须特别顾到对手 并"浮开己劲",沾浮 还须控浮对手,再浮中 转劲 转势。若陈中微转,上述之担心则可能成真。何以故?整沉疾对,如火车相撞,吾之韧体 軔尖 撞得却是 九节分散之对手弱点,将挫断在哪一点,急快时,焉能再顾。故廖白不怕对手多壮多强多快,怕的是对手 "对内劲无知", "偏又带著仇恨坏心眼来",故仇恨一出 恶言一出,廖白即不与之玩。若是真君子,任汝多强 多认真较,廖白都愿与之戏 ,亦信都戏之如孩童尔。
功夫无论如何高,若是善意切搓,则可看到好功夫而不必有意外伤害。可若带恶意之斗,则还须斟酌。否则孙禄堂先师武学之高,在面临中样央国术馆之派系倾压中,老人家还须 嘆口气 到江苏国术馆远离是非。若如您说,高手掌卧分寸就好了,那歷史就可更美了。李存义功夫亦高绝,时人称国术导师,面对马良部队之派系恶意时,也只好 不比了,以谦让离开。古之比武,当时 称无伤害之控或跌,在今天可能都成大伤害,可入法院控诉,或仇恨纠缠,如一较技,哼的一声,跌出三丈六尺远。或如,始一交手,人已如球滚跌而出,都未说到跌后之伤害及怨恨(连防护都未虑 当时都未说明地下有无褟褟米)。善意中 无论任何较技,都可一步步君子协定。不善意中,较中都可设局坑害人,较后更有无边绵延祸害。故中华武学民间武术,功夫无论多高,都只适合人善意来访中,善意切搓,而不是上门要求切搓(成踢馆之想)。此间之别,您可想為啥 。太极推手让大家斯文安全化了,以為逤有的人都会如此较功夫 ,那哪会有风险危险。如此却也让中华实战功夫消失了,人谓太极无功夫,有都局部玩尔。劲之可怕,善意中可防,一方恶意中即无法防 ,无论一方多高(因惊急中之逆回劲)。再说逼例好了,我女儿 我老婆与我玩耍,说看你有多利害,然后乱打乱擗过来,我一种是 抓住她 她或扭伤,一种是 一路逃。因她急手碰来 ,手碰手 如碰桌角,我摸履她手,然后有分寸快控,将之捉倒於空中(扶住),再轻 都会多少哢伤她。恶意战斗,您能比 廖白与完全不会武之女人玩差别更大吗?没练好功夫者(几乎所有武者 九节都空者),都是一碰即坏。此碰,非我去碰,而是他快快速击来。 我只怕而躲闪,此种碰,都会碰坏人。一笑。不是推手,像杨太近代好手 李雅轩笑曰:不是扭扭捏捏的转几下,那种玩劲是无法胜外家拳手的(此中还是善意)。若不能短劲 寸劲 一动人跌得胆颤心惊,是不称為 能太极的。问:一遇外家玩法,李亚轩就需用太极真功夫之短劲 寸劲 冷劲,能不伤人吗?一笑尔。
这几天,廖白之武友,也可说是学生,不过廖白不兴拜师 都以朋友 兄弟拳相待。几位武友对廖白建言:以后与人玩手,都点到為止就好了(比比样子 告诉对方这会伤人)。告诉廖白,当他们被廖白摸倒 控倒中,都有极大的恐惧。其实 当时 事后 都无伤害,但一招仰跌之控(人悬仰於空中 廖白仍扶著),尚未跌出,都有颈椎可能断掉之害怕感(跌人之紧张反应 ),怕极了,起来都会生怨恨。跌出者,也都会怕而称 会跌死人,此即程挺华善用不伤人之沾一跌法 "二抹眉"。廖白想,廖白较技,未曾如班侯之跌人,未曾如王薌斋之跌人,未曾如董海川之抓捕而踩於地下,未如郭云深之半步崩人,上述诸贤之胜人法 早都能用,却都不敢用。若塌塌米上,也只敢看对像,足够年青堪跌者,才以郑曼青之长劲跌人,短劲(趣冷)都不敢用,还招今人怨 怕。故想,也只能摸摸,让其不太稳欲跌 就了不起了。有时,与武友玩,其来势过快,一势接一势猛攻,廖白如沾上即控如上之捕人法,人不免怨恨。若只闪摸,其逆劲亦不免让人受伤。简言之,其人用多少劲大出,挨到廖白身手,都会碰回逆劲 ,此劲会伤了攻者。真难言。再简言,内劲之伤人,是相互运动快时即可怕。我慢化 ,他快打,如此相砰,仍会伤人。能懂否?他极快打, 我极快转,碰到仍会伤人。何以故?内劲之自护也。
再以孙夫子一例解释,可解诸君之惑。当年的故事之一,说到孙门 晚后之首徒 李玉琳。李玉琳曾获郝恩光之传,復得李存义之真传,功夫已高到李存义先生都言:我没啥能再教你,再上只有功夫之纯厚尔。唯汝欲学更大之超越 神化之功,则只有孙禄堂可以教你。故事中,李玉琳首次拜师孙先生,三年内,未见孙先生教啥奇功异法,只在形意之基 五行及三体上 修正。故李玉琳看不懂 有啥妙法,也以為孙先生 无意教他,也疑 孙先生功夫只至此,疑 人言孙先生功夫超纯 都只是传言尔。此三年中,有来访之武家,也只与孙先生谈拳理 ,客客气气中 摸把劲就谦退拜服走了,未见胜败(参廖白曾说之诸高手与孙先生之一摸气血奔腾如坠或参柳印虎一文 皆非虚语 )。看李玉琳不练孙先生修正之法,只应付,孙先生能懂 ,也不理会他(此正是為师者 选高徒观心性与观察天赋)。孙先生不理会,三年后, 李玉琳不耐,心生二志,欲试孙先生,欲挫其人 以得大名。於散手讲解中,忽极力真打出(接不住当伤而败跌),孙先生接化尔。李玉琳一挫中,以心有惭欲速离,称有事即离去。后以至车站即感不适,返而求孙师医。孙师问:如汝真心回答 ,刚才有二心否?李惭 而告罪。孙先生速医之,隔日, 半身淤血出。后李玉琳二度拜师, 重入孙门。读到此,若不解释,诸君练不到者,会疑 孙先生忍人否?廖白解曰:此故事与廖白之本文有关联。李二心中突然真打,孙师化之尔。化何能伤,曰: 逆劲返回。以李 功夫本高, 且真发劲,孙师化之,其劲犹逆回。回则伤劲线之中节,九节中哪节较弱,劲阻断在哪节,伤即在哪节。非肩伤,即内臟伤,或脊椎伤,或脑震伤。以快,孙先生亦出忽意外,不及浮自身根以护之,故是李以快且劲烈 而逆回伤自身尔。当时,若李未折返,孙师只能猜 ,亦不能绝对知。李玉琳伤到何节, 伤否? 伤重否?虽是师徒, 以尚未真交心,亦难即言之,只能待之返尔。读懂孙先生与李玉琳先生二度败师故事,当可知,武技切搓,一方"藏"有坏意(藏即未较技前明言),则虽是道艺高如孙先生,散手实战,焉能完全护之安全。如此故事,回思廖白之言,诸君能明白廖白主文意否?善意则可较艺,不善意 谁能全护(外家实战 动则挖眼踢下阴 极险极毒 此种情境中 内家高手 快应之其逆劲 危""""")。太极 拳经曰:动急则急应, 动缓则缓随。急应,逆回之劲 极透且危。能知否?
简言之,能赏道艺者,则能手谈见高低,当然无伤。不能赏艺者,如世界拳击冠军活格斗家 与您或您师入了铁笼中,以其不能知道艺,故是生死拼斗,您想,能不伤而知其神胜之否?曰 :难。您参,王薌斋亦称高艺,其弟子為文,两次与拳击手斗,都曰: 击飞 击昏对手 。您再参, 吴氏太极 吴鑑泉子,吴公仪与白鹤青年高手斗,能沾粘否?当然吴门只善推手摔,不善 技击,此录影带已见其端,但高手间 实战,伤难免,不可把太极神化到"只优雅的站著"。君参,杨家振鐸為书,提及其祖 杨禄禪实战,光绪帝老师 翁同龢观战后,所描写杨禄禪 闪战之快, 如猿猴 如运球,称得太极神韵之妙。犹於实战切搓中,须奔走闪躲如猴。实战非手谈,非推手,一笑。 参尔。
118、 廖白与黑姬师弟,虽是认识了六七年了,虽是师兄弟,只因他是专教业武术总教头,有他的”专业尊严”,所以 廖白平日裡与他粘手练习,不管有人没人在旁,也都只沾不控 不跌(其味自知尔 外人只能看 两穿花蝴蝶对飞舞 无胜无败)。只听 顺其意尔。此番拍演,是他直属新长官,常听人谈黑姬工夫警界了得 ,要看其技。临时电话通知 邀请廖白来玩。原要 一 刑警大队 武术教官 柔道两段 与廖白 上场示范对抗(也是警界长官之审慎考虑 及黑姬总教官之矜持考量),该教官紧张过度 , 临阵喊肚子痛 ,要上厕所 一去太久未回,换成黑姬上阵。此番尷尬,虽是配合演示,却未定 谁要跌谁,谁能跌谁否(总教官当著新任直属长官面前 虽是师兄 虽是演示 能败否?)。演示中,廖白為说明而停势,黑姬即配合停势,但都在 廖白顺 黑姬逆 中优势控住。此即“认真文比”。黑姬言:未被沾控者, 实无法言喻。此是 文比 轻跌,若是 全面 武打真打,那才真是 剎那即跌 应手即仆。非跌, 滚跌, 一动即打坏了。此中真语,如人饮冰水 其味自知外 难语 。黑姬言:内家武学论真, 為道殉身。故黑姬雅量 不忌讳,主动要让诸君参卓。
刚才 廖白小师弟黑姬刚当眾收服一警界国术好手 。如题,黑姬现在警界总队受训,全国数百位武术教官"武术改革"集训。全省 诸教官, 都久闻黑姬名,崇之者 惧之者 都多。且 前天 廖白以黑姬师兄 受邀前去技击馆论武,与 此次任"武术改革总教官刘兄",与警界 学府大高手 "警专总教官"田兄认识。谈武胜欢,也惊动数百位教官之侧目。昨晚听黑姬讲,嘉义一警界武术教官某,身高体壮如牛,近九十公斤,称自小学少林永春 太祖二十年不断,欲言又止, 欲与黑姬较技。刚才终在眾人围观下,轻试,黑跡言,人您拳脚攻打,我只沾控你。此教官速以真传国术 拳勇自豪,连翻出击,被黑姬一沾即控,惊疑,当眾称服。惊问:是啥功夫 ,如此惊人?问:如何练成?黑姬本已名扬警界, 久在警界 称功夫高人一等。今日警界诸教官间正式集训,黑姬果真制人如戏应婴,称雄矣。电话向廖白报告,為之记。
即以黑姬言,自小学起即在其父严格督促下学少林太祖拳。功课可以不作, 练功一疏忽,其父即喝斥鞭打之。及长,兼学柔道 跆拳道,也各有二 三段实力,但看不起 柔道 跆拳道,以之為粗。一心另觅求国术高技,后又修学太极及推手十年,自以為功夫高。五六年前遇廖白,惊呼:过去所学归 "零"。廖白曰: 把形意 八卦练好,你过去各种技法将全部復活,不会归零,你的功力仍会变成二三十年。黑姬自练形意八卦后,武学实战观念从此有一大转变,专攻 形意 八卦。由此,知 打人如拔草,终殿定实战必胜之信心与功力技法。从此至今 称雄警界 ,未逢敌手。
今晚 刚和师弟黑姬讨论 切搓事。问: 切搓本是好意 让人长见识,能交流,如何避免 好意变坏意?黑姬言 : 切搓如何恰到好处 ,很难。不过 只要让对手跌了, 无论您為他说解多少,长了多少功夫见识,只人度量有限, 一跌就恨你了,走了也必然不服。因為 武人苦心多年, 一遇您 就一跌再跌,连抵抗感 都不及出就倒了,跌后根本无顏对人言说,故 一定恨你,走后一定说你没功夫, 空费您苦心多小时 一再洩秘解说拳论正理。闻黑姬言,廖白不免沉吟。多年来 来访者, 可说除极少数外 几乎无一不跌,且都一跌再跌, 廖白总一再变技变身,随对手之抗姿而变化用技,直到对手要求停止。苦心说解, 反而仇人结上一堆。廖白心急,常想人家大老远 都远从海外或 台北 台中来,总希望让人多看一点,若只客客气气摸一把 ,不免辜负人家百数百里路的辛劳。若只口头解说 轻轻摸把劲,告诉他, 这招如何如何 可击杀人,人亦难信。以高速沾控 ,至其身 换成摸劲,无伤而跌 ,正是当年 八卦 程挺华震动江湖之跌人法、沾衣跌, 如二抹眉 摘盔等技法 或董海川之 五龙盘玉柱 不伤人之抓捕术。全技是将人抓倒於第 踩於地,而廖白只施一半,将人仰面抓倒於地 控在怀中即停,不曾以内劲之颤 颤伤其人,為何反招人恨?黑姬言:人一倒地 无顏对己 对人,必想尽理由 不服,找尽理由骂您,故还是不跌人為尚。功夫教人 还教人恨 何必呢?而且一般高手跌人, 都让人受烈劲之痛代伤 强力滚跌,而您偏好心 怕人伤,都控后 改比以柔劲将人摸倒。人家无伤, 反而说你只是类柔道吧了,不如不跌人,除非恶意。 既是恶意,届时找好证人,再以内劲之烈, 像班侯 王薌斋之手法等跌之,人家才会觉得您有真功夫。廖白反醒,也吧。今世武人水準不如古,否则焉会不解 董海川及程挺华慈心高技,只能解班侯 王薌斋之狠心烈技,今后不再热心过度了 不再跌人了。
补充说明,以前武友来,通常也会要其表演一下其技艺。有人只随便打一手, 了手即停,再来是廖白演拳,或一拳摘要,或三拳摘要,稍解说其义。再曰: 切搓。来。廖白即遥隔中 伸手,称:来 ,试试。对方一伸手摆好姿势,廖白即慢慢走前, 至双方临界危险攻击距离,廖捱会 刷的剎那即进, 快速直进 或变进。一沾中,半步即控跌对方。通常是仰跌居多,跌者 多為双肩背同时头地。若地硬,则廖白会急趋步 将其人后头临地前托住,不使撞地。若是安全场地,则廖白会展示身法,人跌控失势中, 廖白身法快速疾行,故挨者会人有飞出感,仰跌於一丈多远处。起身,来人犹伸手欲较,廖白会边解释边说,刚才用啥招 跌您,在来再来。不断重复跌人,对手惊怒中,总会变咨想反击,只廖白沾是沾人意 ,非阻人力,故一沾即再得。跌多少次,都由对手,喊停即停。不喊停,廖白会以為,他以有经验被一再跌,想 试图看能破廖白否?故廖白一向不知停。曾有一台北来之 陈太修者青年,三十餘岁,少年起 学技十餘年, 也练推手。让廖白摔了"几十次"(不夸张),廖白都惊疑,那有这麼好的体力及斗志。后其人终称停,至一旁,过累而呕吐。也吓出廖白一身冷汗,為其人之斗志而惊嘆,当然在廖白控中 都是安全跌下。以此文,君参上文,黑姬拟议 当可看出,廖白少了好多 防人口实之程序,故活该招人怨恨。
周日与黑姬师弟到某师兄教拳处喝茶。师兄某, 新得一徒,三十四岁,体格矫健。自言: 自小学运动 武术都胜易,一看即会。至今东学西练,近日来学 此师兄之拳,其人还算忠厚老实,可教。提及中国功夫如何可胜外国?其人 虽慕中华 ,毕竟只是喜血浓於水之情,心底还真不踏实。 问曰:中国功夫如何能胜外国力士?廖白曰:中国古实战技, 浑涵之手 变化之祖, 可胜力士。其人不能解。黑姬闻之,伸臂沾压其臂 ,曰: 如何?虽点头却仍不解。廖白最是直接之人,最无忌讳。起身曰: 来,儘管动手, 穿鞋鞋硬 ,故 不动脚,其他任你打。会拳击否, 出拳直管打来。其人 试出前拳, 进身欲击廖白头,拳招廖白沾住 跌於沙发上。不解,再次起身,一晃拳 ,再拉后拳急出,再招廖白沾住,还是跌於沙发上。此后无论如何欲出手,如何想张弓开打,如何远距近距开打,只一意欲动手即跌,或招廖白踩在地上。廖白欲其能明白,故让其一试再试,如抓三岁小孩,其人大骇儿服。廖白告之,任一瞬 都可摧毁之,知否?频频点头,终曰:今日始知 中华武术如何胜人。问理,廖白告之:中华拳道最大特点為能”沾粘控”。得此,看任何武家都如戏婴,故形意 古谚曰“ 岂知吾得婴儿法 打法天下是真形”即此义。又惊又喜,曰:此是何拳。廖白答:中华古拳,真传者一也。是真太极 真形意 真八卦 真少林,真者 都一也。喜曰:从此有机会 得入中 华真学,后来可期。廖白鼓励曰:好好学,道不远人。
119、其实只是 “擒拿之对抗”。事前两人 无交手经验,都是临时受警察局长命,临时上阵。约定不准逃,但须认真对抗 抗拿。当所有高级警官聚会前展示,以检视黑姬之工夫究竟。如果良好,则鼓舞高阶警官都修学强身,并推展到每一基层警察。黑姬若以手拿 (大小缠丝类 ),则招对抗 则拿之甚难,因对方也是擒拿好手(警界最优秀教官)。故黑姬在宣说 形意八卦之功 ,可助擒拿之用,故果真先以手拿,对手教官抗, 果真难拿, 拿不动。黑姬改以 内家 沾粘控。臂拿 曰 野马分鬃类,身拿 懒驴当道类,此功在沾粘听变。则该教官 因只会柔道 摔跤 跆拳 一般擒拿,不懂内家武学之詹粘听变,则无法再抗。此役之后,该闢靂教官 真心服输,已拜师黑姬 愿真心求学内家拳技。该教官极优秀英俊,為山地 原住民之原部落主 ,其妻比中原江南女儿还秀美兼书卷气, 气质更好。其父是现任山地村 村长。郎才女貌 。看如此中华好儿郎愿学内家拳,廖白与黑姬前几天 受邀到其山村 人间仙境一游,了解其家庭及个人都极美好,欢喜允之。嘱黑姬善加培育,也鼓励此教官 努力修学。
120、如果把功夫练高了,抓拿节闭 ,则可不论 身高,一搜骨抓筋节脉,那都行,只此也会伤残人。若不伤人之拿,还是 个子不能差太多。如 程挺华 中个子, 故喜用二抹眉沾衣跌 拿人跌人,可不伤人。尹福较瘦小,则採打穴 插掌 ,此不免伤人。董海川祖师 ,身材有一定高度,故抓高手如抓小鸡, 善於捕人。人称神力惊人。孙禄堂先生 瘦小如尹福,则同样精於八卦, 但却较少捕人,只沾倾让人自跌尔。个子 大小,会决定战术与发展技艺 风格。若愿伤人 残人肢体,则手拿 臂拿 身拿一体,以抓拿节闭打穴,则无关身高,只看工力。能破门拿人,则拿哪 都可教人筋酥骨折脉截,但此非仁者愿為。
简言之,若以廖白今日功夫,较技实战中,以善沾控 破人门户,入二门(入肘近胸肩) 三门(入头首 胸腹如探囊)。若不顾人疼痛 伤残,愿以搜骨法 抓人筋脉,则再大的个子, 也可一抓即如 半死鱼跳。只今日若為,怕法律难允。君莫说摸倒人易,两人相战间,一是敌人会逃 会抗 会打 会顶力,一剎间想破人门户, 直摸入三门头脸,轻摸即倒 又不伤人,今日几人能為。故先破人门户,再摸人以整劲,此工夫高低已如天地。换成扑掌 盖掌击杀,岂不一剎 一沾 命一条。说实战,能入此控人境,曰 真水技(内藏真水火 林敌剎那 柔掌顿成钢掌 钢指),是有点难度。故喜辣手打人之王薌斋(常言 打不死人不打 相打无道义),晚年亦感触而言:打人容易 发人难,发人容易 控人难。
121、内家胜人之轻鬆,人难解,故王征南曰 内家拳殆矣。除非残忍杀人上人,否则 任何较技 都如戏婴。旁观者 皆曰 套好的 没抵抗 软的,一摸就倒了。故本来就知道 一定看不懂,所以 廖白 不喜寄上啥片子,都没用的。真较,更轻鬆,更没看头,一劲走到底 ,不必停势换力以顾其安全,故更像假的。只若下杀手,也是轻摸即倒,只是一死一生 或一死一重伤 ,才能看懂。故内家,旁观者 原本就没看头,只亲受技者 一头迷雾 ,如何败的,一头雾水。自己原何如此听话 ,也是不知道。以前台湾警界有一做最大的高手,南下来与廖白较,连跌七八次,回去后,也是不知如何跌的。只说 除了跌的 头昏眼花外,跟本不知如何跌的。其助教在一旁,观后 也以為他是自愿让廖白跌的,否则為何不抵抗。只是 如此大的大武家,又非年轻学生孩子,哪能当眾 自愿让廖白跌他 一跌再跌。老外西德之Simon(格斗杂誌武术记者) ,老美之杰西(美国黑带杂誌之一百公斤武术记者),连倒七次,拍下来 也都是像獃子 般让廖白摸倒。美国功夫杂誌, 有四张小照片,廖白练换四个位置,西门 仍站在停一位置,只由站 到躺在半空中。没看头, 故 只是小照片。其它几国杂誌,都只刊 廖白学生, 邵先生巨幅形意拳照,刚强而美。而廖白 只在人群中 一个头。何以故?拍完照 回去, 主编不会同意刊 那没刺激之照, 像玩假的,市场需求导向也。因观眾都看不懂 清鬆胜人之法。一笑。真内家者,一沾即獃了。像不会功夫的人在客气套招,软趴趴的,没一点杀 气。再一笑。
补充一句,老外百公斤 武术记者,让廖白 沾控倒地 或半空中,其景都為双手 空在天上 ,双脚踩在原点。只不知其人有双手双脚 為何不用?双手伸天 呼救样,而廖白 之掌 总轻 贴压其脸 其额,而其人 近於平躺於空中 ,怪姿势。连控倒几次 都如此。
122、听过八卦 有法曰“ 单手能敌双手将”。凡手能用 所能想像者,必是 劲力之“锁住”。高手能知,沾 意 能沾一点,其他另一手 两脚都瞬时 等同废物,任我游走变化其人若獃。不能懂,曰 工夫未 超俗,还在寻常斗劲斗力间。说到此,能懂也罢,不能懂也罢,随喜吧。
"沾一点 其他另一手 两脚都瞬时 等同废物”其中的道理。两人若相抗 或相战,您动 他即防护对抗,想将人摸倒,若不 "速进破门户" 是不可能办到的。如何破门户,摸到一点,让其不能 退跑, 或打您 推抗您,此时沾后之游走,即身法之用。沾而能控是一道功夫,控中能走走而进身 是第二道功夫,走近间 能摸倒人 是整劲之用的第三道功夫。缺一,则不能為。
黑姬师弟学形意八卦五六年,能如此轻胜一流运动员 武术专业教官,已难能能可贵。黑姬火侯还逊廖白些许。我俩相较,亦如同 他与闢靂教官,无论真打 或局部玩,都能胜在无火气杀 气之胜。黑姬想再掛上 高雄警察网站上,更早些许,他与廖白之示范切搓。不过,其长官同意否 还须再论。也是一样,沾控间 身切入,一摸即倒。黑姬自言:若廖白若与黑姬 真实战对仗,说开始 ,两人若远隔 ,相互举手接近间,无论如何周旋,不出五秒,黑姬 他必然仆地败跌。此是客套语,真耶 假耶。一笑尔。黑姬师弟如此抬爱,廖白惭愧。
123、 今天一位国家级武术裁判及教练来访,要求拜廖白為师学艺。相识两三年了,一年前曾带一陈太极修者来访,切搓后,以一近身 即滚跌非跌,惊嘆:遇到神了(夸张语 一笑)。后由黑姬教其二人形意拳,嘱回家修练。一年后,今日前来,曰:修习一年,工夫大进,外面逢内外家拳手 都能胜之,故殷热想正式拜师。廖白其再沾手,果然 内劲已出。讚: 不错, 不错。与廖捱较, 仍是一詹即跌 如戏婴。惊疑,以為进步很多 ,因可稍抗,何以还是差距如此大?廖白笑曰:如果没差距,此艺不足学矣。黑姬追廖白,至老不能及,你追黑姬,也必然至老不能及,除非 亡故。内家真传者, 可以 无限成长故(当然非直线)。师在前,徒在后,至老如是,虽非铁律 却是真传内家之常态。天赋大超越另论,师中途 因故弃学,另论。正常,活到老, 进步到老。李书文八极 仍在外家,虽优秀,离纯正最上乘内家,仍有差距。纯正内家者,如修道,假设资质一般高,努力一般高,则师在前行。
124、古贤语 说得很明白,心静气沉,乃能收敛入骨。气功师 一生求气象,惑己 惑人,故永无深功夫。内家修者,动也吧 ,静也吧,无一不自然,不求力而力至, 不求气而气至。如实操练,久久工夫自然上身,窍在 信心, 每日练而。信心 即是 大造化,得明师 即得信心。廖捱往上说拳,不能太谦 也须开门应战,胜了也须没修养的说一半出来,即是 為给孙门年青子弟信心。有了信心,好好依汝师教, 再参研孙先生五书,工夫自来。
125、简言之,中式古打法,非常有抄人之体力。西式规则,则无超人之体力。简言之,若柔道赛 不能胜,若与柔道冠军选手不照其比赛规则摔跌,则 跌其人易,且让其极累极疲。而内家高手 却彷彿不会累 ,不曾用到力般。与拳家较 亦如是。此不易了解,遇到了,您就会明白,内劲之特点。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