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廖 白先生文章 > 正文

恳请廖白先生讲讲张其至先生的身世——laocw

2012年02月08日 廖 白先生文章 ⁄ 共 229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392 views 次

恳请廖白先生讲讲张其至先生的身世、评点一下张大辉先生谈孙式太极的拳论

——laocw发帖

在孙式网站停办的这些日子,听不到廖白先生的高论,几有茶饭不香之感。廖先生之于国术,当为南国一擎;廖先生之文字般若,堪称武林之奇;廖先生谈拳之辞,可谓字字珠玑。于武林,则如佛家之梵呗赞德,可谓空谷之响。有王摩诘之空山新雨,有苏东坡之黄钟大吕。不才余每见廖先生言出,则必珍藏之。惜乎黄口小儿,每以廖先生之论为忽悠之辞。余每见对廖先生之所谓“质疑”,则必窃笑。古有雏凤清于老凤声,今则有蜩与学鸠笑大鹏。何故?世风之下也。

吾友张大辉先生,语余曰:“廖白之言,处处皆藏玄机。观廖白先生之言论,可知廖白先生境界之高妙,廖先生身处海外,实有反哺中原之功。以廖先生之修为,发扬孙门武学事小,光大中华国术事大。廖先生如深参佛门之秘,则必有大进境。如此,则孙门之幸、中华武学之幸。”

大陆之同好,于廖先生师张其至先生则少有所知。张其至师之拳学心得,深得孙公晚年之教诲。昔国共相争,今海峡两分,或为政治故,张师之形迹不为大陆同好所知。曾闻孙公昔日于南京国术馆悉心调教诸子,张先生之承教或当在此时此处。可惜细节不见于文字。廖白先生可否从容述之?余书生之想,或不解世故。恳请廖先生从容述之,此非关一门一派之兴衰,于孙门武学,实乃澄清传承历史之功。

中华之大,南北殊异。余一年前曾在此坛发帖,谓廖白先生与张大辉先生之切磋,当为孙门武学之幸事,不知何故居然被删帖。余出此念,实乃出于学术之公心。廖先生得张其至先生之传,张大辉先生得剑云先生之传,虽孙门武学理同,然各人理解有异。如廖白张大辉相参,鹰熊竞志之真意真形则今复得见。廖先生南人,主巧;张先生北人,主拙。窃以为此乃古形意之真意也。观廖白先生行拳之状,有灵动飘忽之象;观张大辉先生守桩之形,有巍峨凝重之势。余在网络见廖先生之视频,又有幸见张先生之持桩,大惑不解。同为孙门,何以风格殊异?所以动好奇之心。且廖先生拳外之引证,多为国学中历史、文学之典雅之辞;张先生平常之阐述,多为佛易大略,又有诸多西学之逻辑、工程之理。余虽不才,但深知二者皆为恳切之论,故有此妄想。

-------------------------------------------------------------------------------

吾感兄台真心之言
吾亦有此心此情此義
過去常思 慕劍雲師之情
今日
吾常思常慕 叔容師 張烈師 劉樹春師 童旭東師 壽關順師 張大輝師等孫門師兄之情
何日緣至可相聚 將張師孫門神韻勁意之傳 交付孫門真情有忠心之諸多師友 共融一爐

aa3廖白2006.4.16

""讲究形和意适中。形不紧,则意自活;意自活,则形必顺""
大輝師兄 能明孫門之真與正
能悟入妙處 且能於言語中寫得真切 此正宗武學自然之神韻也
喜 孫門能有童旭東兄 張大輝兄等文武合一之大材 為中華正理之張揚

aa3廖白2006.4.16

源頭活水美在交流 美在新鮮 故曰 生生 生剋也是生生 春夏秋冬 美麗大地半方水塘一盏開 天共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aa3廖白2006.4.16

張師是隱士
與台灣武界無往來
知其人者 唯孫門師兄弟 居浩先生 曾著(孫氏太極拳一書) 張老師寡言無多語 憂鬱 人落默
師在台南
從師三年 不知其生平 不知其家人 不知其故事
見在三地
一公園 一孔廟 一
只言 其師為孫祿堂 知音僅 居浩
廖白長在台北 只返妻家 才得見
知有師兄一人
現為中華民國太極拳國家級八段教練王某
此師兄 初中時 同張師學三個月 棄學 改學鄭子太極(人人知鄭子 無人知孫祿堂)
鄭子是蔣介石總統之夫人宋美齡之國畫老師及太極拳老師(人人仰慕也)
廖白從師所得 為孫門形意 八卦 功勁與用武神韻及技擊觀
師之生平 不詳
其從學孫師之過程不詳
二三十年前
台灣無人知孫祿堂先生
只知鄭子太極 鄭曼青
廖白說孫祿堂先生 幾無知者
台灣南部太極大老 鞠鴻濱先生見廖白極善跌人
曾問廖白師承 拳種
答張其至師 形意 八卦
曰 武界不曾聞其人
再問其上
答孫祿堂師 鞠師 皺眉無語 彷彿不知孫師是誰 請廖白行拳
廖白走形意五行
鞠師 言 止 止
你無頭無尾 無中間 何謂形意
鞠師稱他也從 田鴻業學過形意 為何與廖白如此不同
但其高徒多人 與廖白交手 多一摸即跌
其曰 乎乎 怪哉 故 師之生平 實無可言
當日王師兄對張師生平 亦不知 同也
台灣當年有反gong抗俄 有白色恐怖 誰都不願多言 尤其神州來台者 更忌言往事 雖是武學師徒
除工夫外 亦不曾多言
此為常情
故 無可多告

aa3廖白2006.4.23

--------------------------------------------------------------------------

laocw言:谢谢廖先生之言。张师之隐,或许可有两解:一为武林之隐,张师不涉武林,其隐于武林本是常情;二为政治之隐。前些天看凤凰卫视的国民党元老在台之行状系列节目,若有所悟。山西阎氏居然在园山开垦田地种菜;陕西吴氏在卖字;浙江陈氏在美国养鸡;天命乎?人事乎?我等后辈徒生欷嘘之叹。
----------------------------------------------------------------------------

如是
當初來台者
須得身份才能上船
戰亂中 有身份遺失者 畢業證書遺失者 多報年齡者 有少報年齡者 有冒充身份者
糊塗過海
一別五十年
啥都不能談 不能說 當日 都知 不該多問別人家鄉事 怕連累 牽連也 張師 啥都省了說 參

aa3廖白2006.4.23

-----------------------------------------------------------------------

laocw言:是极是极,我在清华大学图书馆,亦见许多胡适之先生的藏书,问何故?曰适之先生匆忙去台,来不及带也。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