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拜谒孙禄堂墓园——吴占良

2012年02月13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226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6,165 views 次

  孙禄堂先生是清末民初最伟大的武学大师,于形意、八卦、太极俱臻其极,是同时代实践与理论的集大成者。其人已逝七十余年,而其传授之拳技和武学思想嘉惠武林甚巨。其尊师重道,所著述皆注明传承,虽多由己悟,但笔之成文时,不忘师恩之情总见诸文字。姜容樵著《形意母拳》一书中说:余友黄介梓、孙禄堂、韩慕侠守礼法极严,其门弟子见同门长辈,叩头后,多垂手站立,听命惟谨,惟所传南方弟子,多有未谙此礼者。 常见孙 君禄堂见 余师兆东 先生(按为张占魁),时年已六十九岁,进门便拜,然兆 东 先生虽系长辈,年龄却小 于孙 君数岁,亦可见其礼节之一斑矣。

 孙君为保定望都东任家疃(旧属完县)人,生于斯,逝于斯,葬于斯,生前乐善好施,以武术为国争光,向为同乡引为骄傲。其1933年葬仪之隆重,至今仍为人追忆。

 对于有传奇色彩的 孙 先生,早有专程为其上香的愿望,更何况我业余时间所学郝派太极拳之先 师阎志高 先生与 孙 先生为同门师兄弟,同受教 于郝为真 先生,同门之谊,近在几十里之路,而未能祭拜,说起来也够汗颜的。

 2007828日,保定市武式太极拳研究会成立,郝为真先生玄孙郝平顺自永年来保定与会。因时间紧促,虽郝先生欲去望都参拜孙先生,而我因忙于会务,未能成行。1016日平顺兄因事来保,遂相约共往。上午近11时出发,路中汽车扎胎,补好后,已近午。过望都车站,在路边吃便饭,辗转打听至东任家疃。通村中为土路,路多有坑,村民垫以玉米秸,车上人多则托底,故进村几里郝兄等多为步行,颇有点“官员人等至此下马”的意思。至村中小店问询孙禄堂墓园所在,皆知,并告我们就在村西,且主动跟孙禄堂本家联系,说:“孙禄(乡人省去“堂”)的坟有大门,他们当家子拿着钥匙。”我随即也与其本家通电话,定好坟上见。村中有长者问:“你们是干什么的?”郝兄说:“我是永年来的,练太极拳的,来给孙先生上坟。”长者说:“对,孙禄有一个老师是永年的,叫什么真。”长者虽没有说出郝为真先生的名字,平顺兄已潸然泪下了,说:“占良,我是郝家第一个来给孙先生上坟的,缘份呀!我应该来呀!

 至陵园,已有一年轻妇女开门等候,门前长满荒草,门额书“孙禄堂墓园”颜字榜书,为我大师兄陶然所书,字描以绿漆,“堂”字已有漆脱落。正对门一碑楼,后有圆顶水泥坟,再后为孙禄堂同宗孙为政之碑,无坟。陵园约有半亩,周围砌以红砖,有新植之树数株,衰草丛生,草已有枯萎之象,加以秋风瑟瑟,西北角墙头被人为破坏、推倒,真有点瘆人。一会儿,又来一老太太,是 孙 先生之侄孙媳,先来者为老太太的女儿。帮我们摆上带来的祭品,按当地风俗,二人手拿纸钱,托于掌上,用口吹散开,并围着纸钱用木棍划一圆圈。点燃纸钱后,我等默默站立,然后跪在衰草上行传统大礼,火苗飞腾。老太太不停地小声说:“爷爷,亲人们来看你来了。”礼毕,老太太为我们述说以前墓上有许多柏树,文革中被砍了,坟也被平了,后来老姑娘(指孙剑云)才又修的。老人朴实、诚恳,一直说对不起孙禄堂,没把坟看好、管好,常被无知的人捣乱,没办法,自己的老头也去世了,否则他一定会住在坟前看着。又说,以前,老姑娘活着的时候,这经常来人,北京的、天津的、保定的,现在没什么人来了。看着老人的无奈,墓园的冷清、凋零,平顺兄说:“真没想到,一代宗师身后是如此凄凉,在永年,杨露蝉、武禹襄、傅钟文的墓都修得非常好, 孙 先生怎么会是这样呢?”

 接下来,敬读 孙 先生碑文,看碑之时,都唏嘘不已。碑是这样写的:

 先生讳福全,字禄堂,晚号涵斋,河北完县东任家疃村人,今属望都县。生于一八六一年,卒于一九三三年。自幼聪颖勤奋,喜读书,过目成诵,通经史、天文、数学,善书法。嗜武学,师承郭云深、李奎元形意拳,师程廷华习八卦掌,师郝为真习太极拳,精各派拳械百馀种,功臻冠绝时辈。先生几十年专心潜学,苦练磋磨,融汇贯通,冶太极、形意、八卦于一炉,创立孙式太极拳,卓然自成一家,生平著有《太极拳学》、《形意拳学》、《八卦掌学》、《拳意述真》、《八卦剑》行于世,对中华武术贡献卓越。先生曾任南京国术馆武当门门长,江苏省国术馆馆长,曾设教于定兴、北京、天津、上海,桃李遍天下,驰名国内外。先生精技击,恒以道义为先,武德高尚,服人以德而不恃力,与人较技未尝有败。先生忧国忧民,急公好义,完县大旱,散钱与村民而不取其息,慈善喜施,莫不感德。村上有夫久出不归,妻欲改嫁,先生假托其夫书,仗义疏金,不久其夫果归,得免仳离。先生为抵外辱,杨国光,振兴中华民族之精神,力挫日俄大力士;为雪东亚病夫之国耻,以花甲之年,奋神威,降服日本大正天皇钦命来华比武的武士道大力士板垣,拒日本大正天皇重金之聘,高风亮节,爱国仁人志士,为之扬眉。先生毕生献身于中华武术事业,虚心研究,至老不倦,终前嘱家人勿哀哭,曰:“吾视生死犹游戏耳。”无疾安坐而逝。先生次子存周、女剑云及弟子等得其神髓,喜先生毕生所创孙式拳后继有人也。

 河北省望都县周庄公社东任家疃村

 蒲阳孙门同学会全体同学 敬立

 女孙剑云

 公元一九八三年岁次癸亥秋日

 归途中,平顺兄说:“ 孙 先生是郝家的一张脸呀!当年孙禄堂比我高祖名气大,但拜在我高祖门下,没有 孙 先生,我高祖名气也不会这么大。”平顺兄也不时感叹 郝为真 先生的墓也尚未整修,自言自语:“我有责任呀!”我则说:“这不是你的悲哀,这是传统文化的悲哀,马上会好起来的,传统文化回归的日子,也是 郝 先生、 孙 先生墓维护好的日子。”这岂止一墓之事呢?回到保定,静坐书斋,得小诗一首:

 谒孙禄堂墓园

 墓草凄然立,

 无言话世情。

 回身凉满腹,

 空有叹秋风。

2007年10月18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