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北京孙家年轻俊杰王建德——心怀天下

2012年02月13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495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710 views 次

 寒冬,北京。
清震,迎面而来的一阵寒风把我吹起,飘过了石景山,掉进了门头沟。
在沟里,有幸见到了孙家武学年轻一辈的俊杰王建德。
王大哥老家河北定兴,师承孙禄堂-孙振岱-范文明-史永坡-王建德,从高中起开始学习孙家武学。十几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王大哥在武道上渐行渐远。偶尔与王大哥的相识在网上,网名天涯一过客,王大哥豪爽,大度,给我讲了很多孙家武学,这次终于有幸亲自拜访。

1、 孙家拳的交手:从来就是空的
与王大哥相识在9月,到了岁末,终于有幸亲自上门请教。王大哥性格豪爽,平易近人,带一副眼镜笑呵呵,一点都不像练武的。找了旁边一个公园,进去以后双手一垂,王大哥说:“我就不客气了,你有什么功夫,直接上”。我上步,出手试了几试,王大哥手没动,身子飘了几下,很稳,上半身几乎没动,全是脚上平行移动,像船行。我一看就觉得这肯定是高手。遇见高手我是绝不手软,提着王八拳就上了,拳一出,王大哥抬手一挡,我肘一裹,压着他的手,使出全身的力气,打他的胸部,就在我裹肘压着他手的那一刹那,他的手忽然像风中的柳条,丝毫无力,顺着我的手向下一垂,身子微微一侧,肘尖就指着我的胸口了,我本来就向前冲,又裹空了,身子有点前倾,等于自己用尽全身之力用胸口去撞他的肘尖,这样就算他不用力,我也够受的。我吃了一惊,马上撤,王大哥没动,只是让我感觉一下。我也感觉到了,印象中形意练的好的人,都是推不动,拉不散,打不垮,钢筋铁骨的,从来没有过这种一上手就是软绵绵空的,自己往枪口是撞的经历。
接下来我就稳重多了,不会用全力,用一半留一半,怕撞到枪口上收不回。而王大哥的手不是瞄准我的脖子就是瞄准我的后脑,而我呢,用全力怕撞到他枪口上,不用全力他又轻而易举的挡开,什么力都使不上,使上了就是空的。我找了机会,全力而上,却被他在胯上连着踩了两脚,最要命的是,他搭手就变,你不碰他他不动,你一碰到他就转了。最后我不想攻击他了,他上手攻击我,我手刚抬起来,他的手就到了,太快了挡不到,偶尔挡到了,一挡他就变了,又空了。他说孙家拳的特点就是:定步成三体,迈步走趟泥,不是他想转,是内息在动,他不得不转(孙家内劲下节详谈)。我又问他为什么你的手是柔的。他说劲全部沉在脚下,手上永远是三分劲,一出手劲从脚起,“手搭三分虚凌劲,震的泰山摇三摇”。说完往我身上一拍,我身子就弹了起来。
越是和高手动手,越安全,无论你是王八拳还是青蛙脚,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用担心出意外,越是和那种只会抡王八拳的人动手越危险,最好事先准备好膏药。因此,本人看到和我一样抡王八拳的,本人会报以热情的微笑和真诚的问候,而遇见像王大哥、山西董家夜归人之类的高手,本人则绝不手软,毫不犹豫,只有一个想法:揍他。嘿嘿――――

2、孙家拳的三体式:从来不拿正眼看人
交完手了,我们聊了一阵,聊到三体式,于是我摆了一下三体式,给王大哥看,他笑了笑,说看看我的三体式。看到他的三体式我很奇怪,其它倒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头部,他的头部和肩胯是一个方向,眼神斜瞟向前方,和前脚一个方向。王大哥说以前孙家的三体式就是这样,从来不拿正眼看人。我很好奇,问这有很什么好处。他说从后脑到脖子到脊柱尾椎这一条线就不能动的,这条线和肩胯朝着一个方向,才能在桩功中保持“六球一柱”,这是一种求劲的法门,这种身法在交手中显的尤为重要。王大哥还给我写讲了一句拳家的俗语:狗撒尿,鸡蹬腿,半身不遂胳膊腿,就怕一个歪歪嘴。别小看这个歪歪嘴,与人交手,别人侧着嘴一歪有可能你就有危险了。这句话我还没有体会。
其它个别地方区别还挺大。肩,王大哥不讲肩,讲腋窝,要松开,对腋窝的要求很细。肘,肘的说法更特别,王大哥抬起肘问我,肘到手碗之间是什么,我说这不就是肘吗?他说不是肘,是刀,手如刀,说的就是这里。肘尖就是刀尖,站桩一定要把这个刀给站出来,在交手中一出手就定肘,也就是把刀亮出来,连刀都没有,拿什么与人交手?一出手就看你有没有刀?老一辈人有一种说法叫“唇典”,咱们现在就是在“唇典”武学。想想真奇怪,为什么叫“唇典”呢?
王大哥练了劈拳给我看,坦白说,他的劈拳啥都不像,既不像太极,也不像形意和八卦,但又啥都像,既像太极,又像形意和八卦,王大哥说孙家三拳合一,又三拳互补。曾在网上见到一篇文章描写孙家劈拳的:三体式站好,前手回抓,一抓回来,手到了腹部,有一股大气吸进身体,不是在胸部,也不是在腹部,好像在肋骨,这时两边的肋骨一涨,就像肋骨中间放了一下足球,整个后背都往后涨,后背是一个圆弧形脚往前一伸,身体一起,肋骨间的那个气球往下落,落到腹部,腹部后面的命门极力后突,这时胯不得不往后缩,因为要用腹部把这个气球包住,这时身体向前一脚,命门顶着丹田极力往前塌,腰催胯,胯催膝,漆催脚,整个身体就向前进了一步。王大哥说确实是这样,孙家劈拳讲究行云流水。身体感觉先是体内像有一桶水在晃,而后内劲充实,身体轻灵,慢慢觉得如云在飘。而内气的感觉先是上下转动,再后来是是左右转动,这篇文章只有上下转动,少了左右转动。形意只有立圆,八卦是斜圆,太极是平圆。孙家是三拳合一,因此内气不但有立圆上下转动,还要有平圆左右转动,到最后随心所欲。左右转动就是腰后面的两根膀胱经拉转的。真难得,第一次听说孙家劈拳的完整版本。呵呵

3、 孙家拳的内劲:从来没有想过要打人
泡了一壶茶,点上一支烟,王大哥开始给我讲孙家内劲。王大哥讲在他练拳练了7年的时候,只要一站桩,丹田就像一团烈火在烧,但是那团烈火又好像被一层厚厚的东西给包裹着,自已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东西是很真实的存在,同时浑身那个痒呀,无法形容,不是一个地方,是全身一起痒,根本就受不了那种痒,全身都痒,抓痒都没法抓,之后王大哥就没练了。回到老家跟爷爷(他师父一直叫他孙子,并不以师徒相称)一说,气得爷爷大骂:错过了好时候。从此王大哥才感觉到丹田有东西,内劲入门,并慢慢纯熟。到现在,王大哥每天晚上练拳之前,必定先转八卦,王大哥说不是他想转,是丹田内息想转,人不自觉的就转。太极拳里有一句拳谚:“伸不完的懒腰,滚不完的蛋”。王大哥的内劲就到了这个程度,不转不行,浑身不舒服,老觉得少了什么东西。转了半小时后,慢慢觉得内息开合鼓荡,就开始练拳。
我问王大哥,内劲出来后,是不是交手特别顺手,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王大哥说,错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打,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越来越觉得交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劲路,就怕无意中伤到人。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意念,全部要丢掉,全凭自然的本能反应,这样出来的功夫才厉害,一开始就想着如何如何打人,那完了,你原来本身本能的东西就出不来了,这就是有意与无意。你手不碰到我,我没有任何反应,你一碰到我,我就变了,不是我想变,是丹田一转,带动全身一起转,丹田内息像一股旋风,那风一吹,吹得命门那里左扭右扭东倒西歪,且带动全身扭转腾挪。内息一动,劲就起。王大哥说孙家的劲分两种:前手抖绝劲,后手天塌劲。支手分阴阳,一阴一阳,一交手,双劲齐发。前手越松,打的越痛,后手越重,打的越实。
王大哥的孩子七岁,王大哥拉着他儿子的手玩,他儿子调皮,朝王大哥肚子踢了一脚,王大哥感觉丹田内息一动,全身一转,差点把他儿子扔出去,他家可是住五楼。王大哥是一家工程企业的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经常去工地,有一次站在一个4米深的大坑前,有人玩恶作剧,从后面抱着他的腰一推,想吓他一下,就在他推的一瞬间,王大哥身一转,一手捋那人的脖子,一手拉那人的腰带,往前一带,忽然意识到前面是一个4米深的大坑,硬生生的拉着那人横着甩过那个坑。因此很多人说王大哥杀气太重,王大哥则说从来没有想过要打人。而王大哥和我们玩,则从不用劲,塔手就变,让我们感到空。这就是有意与无意之间。
身上有内劲自然会有一种本能的气势,自然的警觉,说不清,功夫到了就到了,功夫不到永远都不知道。王大哥有一朋友是练气功的,在冲关的时候,非请王大哥助他,说王大哥阳气重,镇得住,王大哥一连在他家住了三天,朋友很感激。王大哥有一天晚上练完拳到一家餐馆吃饭,跟老板很熟,老板问他,你可以打几个人呀?王大哥说,如果你们两个一起上的话,我根本不会理你,首先把他(餐馆老板的朋友)打趴下,他杀气太重。餐馆老板佩服不已,他说他那朋友是街上混的,在别人头上砍了一刀还追着人砍。王大哥说现在他看到一个人就可以感觉他身上的杀气。曾在网上看见一位网友说他的外高祖父是清朝的武举人,看见孙公晚上练拳手上发光,王大哥说听大师兄说过,内劲纯厚的人在每个月的农历十五月圆之夜,在树荫下练拳手上便会出现5种颜色的光,五脏哪练的好就会出现那脏颜色的光。绝尖高手那就另当别论了。听着王大哥的叙述,想起孙公在《拳意述真》里描写的“不闻不问”之能,道无止尽,学海无涯,传统文化令人神往,千百年来,世代求证,功夫到了,比女人的“第六感”还来的灵妙!!

4、孙家拳的拳窝定兴:从来没有改变过
定兴,孙公的第二故乡,近代武林史上一个名家辈出的地方。县城虽小,武风盛行,这里有孙公的高徒定兴双绝:孙振岱孙振川兄弟,有朱家四虎:朱国福、朱国禄、朱国祯、朱国祥。有李氏三杰(又名定兴三李):李彩亭、李文亭、李跃亭,有 “铁罗汉” 张长发,等等。这里有很多孙家传人,传承着孙家原汁原味的武学,他们的三体式不但有站桩,还有行桩,跑桩,而无极桩则和武式太极拳一样两脚分开站,还有很多特点。王大哥说他们大多数是农民,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定兴,不知道外面的外界是怎样的!!
王大哥觉得学拳是一种宿命,从小身体不好,到了上高二时,有关节炎,严重的神经衰弱,一次吃10片安眠药都睡不着,无法读书,有些人一次吃10片安眠药,有可能这辈子就醒不来了,呵呵。王大哥的伯父是孙家传人,家里叫王大哥跟伯父学拳煅炼身体,但伯父比较忙,于是王大哥的伯父直接把王大哥送到他师父那里学。师父是王大哥爷爷一辈的人,叫王大哥叫孙子,不以师徒相称。王大哥学拳后的第二年,身体全好了,体育考试,做引体向上,一口气做了20个,之前一下都做不起。学拳的兴趣由此大增。
爷爷教王大哥,完全按孙家古法教拳,一式练不好,从不教第二式。王大哥边读书边练拳,一个三体式站了9个月,一个劈拳练了3年,高中和大学这样过来了。大三放假去爷爷家,爷爷说,孙子练一练。王大哥在旁边练,爷爷继续喝酒,喝完后,爷爷说,不错孙子,给你看看这套拳。爷爷练了一套孙家太极,问王大哥想不想学,王大哥说想,爷爷说先教你一点别的,于是王大哥花了半年时间练了钻拳,崩拳,炮拳,横拳。之后学孙家太极拳和八卦掌。只是有点愦憾,王大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京工作,而爷爷教拳一式练不好绝不教第二式,王大哥的八卦掌学完第四掌的时候,爷爷就驾鹤西去。而后王大哥一边自练,一边与各家交流,在门头沟只要一提孙家传人,门头沟的练家子就知道是王大哥。北京城更是龙虎盘聚,04年时,王大哥路过右安门,看见一位老人在练形意,看了一阵子,那老人看了他一眼,就那一眼,王大哥说老人露出一种内在的潜质,王大哥就上去了,和那老人的徒弟一交手,就有把他徒弟扔出去了,而和老人一交手,老人就把王大哥扔出去了,老人和王大哥都乐得哈哈笑。王大哥虚心求证,同时也热心度人,希望传统武学少一些老师,多一些师父。
一直觉得孙家的传人现在很少,高手更少,我问王大哥,像你这种功夫的人,定兴有几个?王大哥笑笑说很多,无论年轻一辈的还是年老一辈的。王大哥说他连他爷爷(师父)的孙子一腿都挡不住,练龙形,一张八仙桌上再放一张八仙桌,一个龙形从上面那张八仙桌下一穿而过,落地还是龙形。韩氏父子,特别是韩父的八卦掌,你靠着墙,他隔着墙壁一掌可以把你打倒,80多岁了,现还健在。孙氏兄弟,年老功深,尤其是孙弟,与人动手,无出其右,还有赵氏,史氏等等(没有经过他们同意不好擅自公开姓名,不过一提姓氏定兴的练家子就知道是谁)。他们最敬重三人孙公、孙存周、尚云祥。还有很多孙家和别家的传人,谈起“李氏三杰”的后人祖孙四世同堂习武,甚为精彩。没想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有孙家和别家高手扎堆出现的地方,有兴趣的朋友不妨亲自走走看看,王大哥一句“远来都是客”让我倍感亲切。定兴民风淳朴,武家古道,很多老一辈的武家很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一起来感受传统武学,传承传统文化!!!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