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童旭东先生文章 > 正文

《浑圆浅谈》《九要中的起钻落翻要分明》——童旭东

2012年02月15日 童旭东先生文章 ⁄ 共 221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979 views 次

一、浑圆浅谈

浑圆者,球也,其圆无缺陷。

拳中之浑圆有三层意思,第一是劲意,第二是气,第三是神。

浑圆的劲意就是球劲,孙氏拳是由三体式入手。相关要求见《孙氏武学研究》第25章。一些人站孙氏三体式竟不知道其中的球劲,把最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如此谈何自己练的是孙氏拳?!

浑圆一气,就是内气通达周身,完满无缺。鼓荡劲没有缺陷。1919年陈微明先生为孙禄堂先生《形意拳学》写的序中说:“故先生是书,首论太极之体。昧者不察,乃言形意非太极,岂知拳术精微之理乎?盖能得浑圆一气之意,则合乎太极式与法。其粗焉者也,世之习太极拳术者,未得浑圆一气之意,虽能演长拳及十三式之形,又乌得谓之太极耶?”这是极有见地之论。因此,孙禄堂先生的形意拳练就的是浑圆一气之意,完全合乎太极之理,是真正符合太极之理的拳术。而当时一些名之为太极拳的拳术实际上并不符合太极之理,问题就是这些拳术不能得浑圆一气之意。同样,今天一些以浑圆为名的拳术和桩式其实并不符合浑圆之意,徒有其名而已。

记得2001年为孙禄堂先生立铜像时,孙剑云老师坚持命名为太极宗师,意指在中国武术领域里,真正懂太极之意并真正行之拳术中的人就是孙禄堂先生。

神之浑圆,即虚无之意,虚无中的真意就是神之浑圆的效果。神之浑圆与中和的气质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有的拳师到死都在琢磨如何用毒手杀人,如此性情使其神不可能达到浑圆。神之浑圆与中和的气质都不是主观想要达到就能达到,也不是仅仅靠练拳就能达到的,与拳手的聪明程度也无关,需要拳术之外的修养。在技术、能力相差不多时,胜负决定于心神的状态。心神是否能至浑圆,则全在平时的修养。所谓有若无,实若虚,事事如此,不离须臾。

二、浅谈九要中的起钻落翻要分明

孙门九要中第九要为“起钻落翻分明”——“起为钻,落为翻,起为横,落为顺,起钻是穿,落翻是打。起亦打,落亦打,打起落,如机轮之循环无间也”。此为行拳交手体用之理。关键是起落分明四个字。

起有三意,即为钻、为横、为穿。

钻为劲,横为意,穿为法。三者在起时要同时兼备。

钻为劲,手往上起,气往下沉。其钻,发如箭、形如楔、劲如螺丝圜研拧进。

横为意,起手相接,神在警醒,意要虚无,全在察明对方来意。

穿为法,起手见隙而入,直穿要害,惊变对方,为我所乘。或接其锋,穿其重心,为我所粘。

故起时要钻、横、穿同备。

落有三意,即为翻、为顺、为打。

翻为劲,顺为意,打为法。三者在翻时要同时兼备。

翻为劲,手落气吐,身如翻板,劲如炸弹。

顺为意,知彼意,顺其意而落,破其魂。顺亦为形,自已身步把势落时要顺,不可有半点参差在其中,势如水银泄地。打为法,无论体用,落时所施打法要直出,不可含糊。

故落时要翻、顺、打共生。

“起亦打,落亦打,打起落,如机轮循环无间”,最是精妙。能如此,全借所修拳式蕴涵其能、表达其理。于拳式走架中体悟起穿直落、循环无间之妙。然需预知起落循环劲力连续之理。此理之窍在于内开外合,使自身劲力鼓荡不息,循环无间。其在体为束展起落,肩胯常开,气走十字。其在用为穿打循环,其在劲为箭弹相间。其在意为有无相牵。

那么什么是束展起落?束展为形,起落为气。其中有两层意思,一是束展同时俱备。二是互为其根,环生如轮。

何谓束展同时俱备?束手裹肘时,务要同时肩胯处极力向外展,与手肘之束裹合成一圜劲,此圜可极小,愈小,其劲势愈强。同时与头尾之顶塌,共同合成身体之球劲。此谓束中有展。手足肩胯外展时,肩根、胯根处极力缩住,展缩同样成一圜劲,此圜可极大,愈大,其劲势包之愈广、吞之愈深。同样与头尾之顶塌,共同合成身体之球劲。此谓展中有束。其义如弹簧球,弹开时同时往回缩,压缩时又同时往外撑。由此得束展俱备之意。其义之窍,全在肩根、胯根处。

何谓起落同时俱备?外气吸入落腹与内气自足起贯顶同时俱备,外气弥散而出与内气回落于腹同时对应。

以上为束展起落同时俱备之意。

何谓相互环生?意指束展起落有内气与外形之间相互环生之理。形起时,吸入外气入腹,此时内气贴背而起。形落时,呼出外气散发,此时内气落于腹。内气起,为束中展,内气落,为展中束。如是相互循环,是谓束展起落相互环生之理。

明乎束展起落同时俱备与相互环生之理,方可窥机圆之门。由心知至身知,自有意而为渐臻无意而行,则谓神行。神行而机圆,则内劲之理得矣。此时万法皆可化入此机中,综合百家之技贯通为一,归于虚无而生无穷。则可称入于孙学。

那么什么是肩胯常开,气走十字?

肩胯常开就是要求无论起落肩胯总是向外松开而肩胯里根内缩。

气走十字是指吸气时肩胯横向拉开,外气深长下沉,内气自脊而起,横向左右充贯,身体如两翅张开。呼气时肩胯仍保持外开,外气自周身毛孔呼出,内气下落,身体前后充贯。如此,一横一纵,谓之气走十字。如开合手一式之意。

肩胯内窝同时打开,气走鼓荡十字是谓内开。手足膝肘肩胯相合是谓外合。内开外合,一气鼓荡,劲力起落,循环无间。

那么什么是穿打循环?

穿是起,起时夺其要害。打是落,落时顺势直打。起要钻隙,落要顺势,起落知清,如此循环。

那么什么是箭弹相间?

起如箭,吸气下沉,其劲直穿而出。落如弹,气出周身毛孔,其劲四下炸开。如此,劲合于气,气不乱,周流循环,劲则循环无端,如此箭弹相间。

那么什么是有无相牵?

起时我意全无,全在察知彼意。此谓之无。知彼意,则我意出。此谓之有。此有由无牵出。我意有而若无,此无由有牵出,若彼意变,我意亦知其变,以用其意。如此有无相牵。

此乃 孙禄堂先生所言“有无不立”一气之理之一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