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牛胜先先生文章 > 正文

郭云深先师的崩拳——牛胜先

2012年02月08日 牛胜先先生文章 ⁄ 共 301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590 views 次

 在北京市形意拳会换届选举新领导班子的大会上,北京市武术协会常务副主席吴彬说:“郭云深为什么一个崩拳打遍天下?是功夫问题?是技术问题?”
  就此我思考了一下,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回答吴彬同志提出的这个问题。

  一、众所周知,形意拳以三体式为基本,而郭云深先师把前人的五.五步双重三体式改为三.七步单重三体式。至今除了孙禄堂老先生传下来的孙式三体式是这种三.七步单重三体式外,其他仍多为五.五步双重三体式。就算孙门之中得三.七步单重三体式之真传者也不多见,真正能达到一个三体式站在那,一般人推不动、拉不动、抬不起他的胳膊来的人则更少更少。在我接触过的许多形意拳朋友中,我尚未发现功夫有如我的两位恩师者。我恩师李天骥骨瘦如柴,1.7米的个儿,120斤的体重,但要想抬起他的胳膊来是不可能的。他一个三体式站在那,就休想推动他、拉动他。我另一位恩师“铁胳膊杨四”杨凤翔也是这种功夫。不用说郭云深先师更是有这种过硬的功夫,而且是三.七步单重三体式的创始人。试想,人家一个三体式站在那,你推不动人家,拉不动人家,抬不起人家的胳膊来,你拿什么去和人家动手?何况郭云深先师,他一个三体式站在那,五六个小伙子各持一棍用力杵在他的腹部,他丹田一沉,腹部一弹能把五六个小伙子扔出丈外。我过去是不信的,我通过跟恩师学艺,才相信这是真的。为什么?就是形意拳的功夫和爆发力使我服了,形意拳的桩功使我服了。我才愿意一个劈拳抓了六年,每天少则八百,多则一千地抓劈拳。通过苦练,我虽然不及两位恩师,但也学有二、三成。我用此法培养学生,在两年半的时间内教他们站三体式、练太极推手,而且是一周两次,他们不论在北京还是在全国太极推手比赛中都取得优异的成绩,其功就在郭云深先师的单重三体式上。而且有几个出色的学生,就是两个人也休想拉动他分毫,北京推手界一提我的几个有功夫的学生,他们就不报名参加推手比赛了。我的学生尚且如此,更何况郭云深先师,他的功力怕是大出我们几倍,所以我相信,他的三体式比我们后生更加厉害几倍。因此,我告诉大家,有功夫的形意拳家站对了三体式,应该是一般人推不动、拉不动、抬不起他的胳膊来,才算这位老师真有形意拳的桩功,若连这个基本桩功都没有,别的都谈不上。我又用此法传给我的儿孙,结果我的长孙牛天赐,一个三体式站在那,我的儿子和我的学生照样也推不动这个十五、六岁的娃娃。我长孙体重90多公斤,一般没下过功夫的学生,到我长孙手上一掌即倒。连十五、六岁的娃娃尚且能做到一个三体式站在那一般人推不动他,拉不动他,抬不起他的胳膊来,更何况身经百战的郭云深先师?以上说明郭云深先师是三.七步单重三体式的创始人(请看姜容樵先生所著形意母拳、拈拳论提到此事),郭云深先师的三体式桩功肯定是超出我等几倍的厉害,可以说首先是桩功过硬。

  二、苦练崩拳:我恩师跟我讲过郭云深先师的崩拳,是苦练而成。我多次去深州了解情况,当地形意拳界的朋友也说,郭先师的家马庄离深州有一公里,他打着崩拳来赶集。试想这个半步崩拳打对了,初学者无论多棒的小伙子也打不了二十下准坐在地上,而郭先师打着崩拳由马庄到深州去赶集市,说明郭先师的腿部劲力之足,耐力之久,是一般人不能相比的。上世纪80年代中,我在东城武术馆教形意拳,当时我这个班有六十多人,这是个冬天,别的班都跑到屋里去了,只有我这一个班占领足球场。我教学生练崩拳,其中我的一个学生马顺利,打了不到半个足球场就累得倒在地上,而其他人都打了足球场的一个来回。大家都笑他是孬种,只有我表扬他。我说:他打对了,你们都没打对,打对了,二三十个崩拳就累趴了,你们打了一个来回,说明不对。大家才明此理。我见另一班的一位学生,围着足球场打了几圈也不见有累的表现,说明根本就没练对。以上我讲的是腿力足而持久的功夫,下面我再谈谈崩拳的功夫。我的恩师李公教我练崩拳时,让我拉住他的后胳膊,他一个崩拳把我带出一个踉跄。我按此法教学生,结果我的学生张维忠打崩拳,一般人绝对拉不动,我又用此法教儿孙,我的长孙牛天赐打崩拳,后头有人拉他的胳膊,他准能把拉他的人带出去。而我在深州,见一个小伙子打崩拳,我把手放在他后胳膊上,他竟动不了分毫。我让他拉我的后胳膊,我把他带出很远。我问他你的师傅是谁,他说是某某某,我一听这位老师写了许多形意拳的书,我说你回去用我这个方法去拉你师傅,他说不用拉,他根本就没有这种功夫。试问连这种最基本的功夫都不懂,您写什么书,还不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吗?没有自己的体会,写书也是骗人。我想凡是练形意拳的都去拉拉你师傅的后胳膊,拉不动、把你带出去,说明你师傅有功夫,你拉你师傅,师傅动不了,说明没功夫。所以我相信郭先师一个崩拳打出去,怕是两三个人都拉不住。如果按一个人120斤算,三个人是360斤,我听恩师说郭先师一个崩拳出去是八百多斤的力量,相当于七个120斤的人拉不动他的胳膊,再加上时间、速度,郭先师这一个崩拳打出去约有千斤之力,试想哪位大师能禁住他这一个崩拳。何况郭先师的拳头用拧旋劲打人,拳头如同一个钻头,一拳打去,只要打中目标,就得骨断筋折或口吐鲜血。

  三、用形意拳的劲去打砂袋:我的恩师李公讲,练拳不论太极、形意、八卦,都有不宣之秘,即“宁传十手,不授一口”。而这形意拳、三体式、劈拳、崩拳都有不宣之秘,打砂袋更是如此。形意拳的打砂袋和现代散打、拳击打的砂袋不同,形意拳的砂袋最轻者要三百斤,最重者要一千二百斤。怎么打?我只能讲用形意拳的劲去打,其它,恕不能全谈。郭先师能打少者八百、多者一千斤的砂袋,那他的一个崩拳打出去,就可想而知了。
  四、身经百战,和不同的对手比武:郭先师一个崩拳打遍南北七个省未遇对手,说明他身经百战,和不同的对手打,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又有过人的功夫和胆量,所以百战百胜。郭先师所具备的功夫和实战经验打人的技术,都是我们后人无法和他相比的。如他打李奎元,李奎元擅用脚踢人,据说能踢断碗口粗的木桩。而当李奎元和郭先师比武时,刚要起脚,郭先师手已到他身上,李奎元只觉郭先师轻轻一划,就被腾空摔出丈外。李奎元立即拜师。当郭先师打某寺僧时,某寺僧力大无穷,把磨盘从门外搬到门里院中而面不改色,某寺僧让郭先师把磨盘再从院里搬到门外,郭先师说:不用不用,我两拳你要不吐血,我就认输。结果是两拳就让和尚口吐鲜血,跪地拜师。郭先师因公误杀地头蛇而坐牢,在牢中天天练虎扑撞墙。当三年后刑满释放,县太爷钱锡彩请他吃饭,席间问郭先师三年牢狱之苦,功夫退了没有,郭先师说没退。县太爷说您展示两下,郭先师站起身来,到院中一走,见院内有影壁墙一面,郭先师说:“我可以在影壁墙上试试功夫吗?”县太爷说“可以,可以。”郭先师一个虎扑撞在影壁墙上,只觉影壁墙忽而一动,便又一加力,影壁墙应声哗啦倒地。县太爷拉着儿子钱砚堂当场拜师。试想郭先师有如此功夫,哪位武术家能禁得住他这一下呢?又如郭先师听说北京董海川功夫过人,便赶到北京,找老乡程廷华介绍和董先师比武,程廷华不肯,再三,郭先师急了,一个崩拳冲程廷华打去,程先师急忙躲闪,郭先师一拳打在门框上,把门框打断,谁有郭先师这样的功夫。

  因此,我认为郭先师一个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原因是,有过人的桩功,有过人的崩拳爆发力,有过人的实战经验,和过人的胆量。得到神拳李老能的真传,造就了一代宗师。

道教龙门派第十三代牛来阳
千峰先天金仙大道第二代妙成子
郭云深第四代传人牛胜先
于2006年5月28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