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牛胜先先生文章 > 正文

李天骥的武艺——牛胜先

2012年02月22日 牛胜先先生文章 ⁄ 共 3113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5,028 views 次

李天骥,号龙飞,生于1914年12月20日,终于1996年1月8日,享年82岁,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名副其实的大武术家,是一代太极、形意、八卦、武当剑法大师。他一生研究中国武术,未参加过任何党派和道门,是一个无党派人士。上班只知工作,被同事称为不会活着的人。李天骥为人谦逊,从不说别人的坏话。尽管在他一生中很多名手均败于他的手下,但他以武林团结的大局为重,从不宣扬。
  1931年李天骥毕业于山东国术馆。1932年至1938年任山东国术馆教师、陵县国术馆馆长,曾获省历届比赛甲等奖和县馆长测验竞赛第一名。李天骥在三十年代和著名武术家郭歧凤合作表演武当对剑为当时一绝,被誉为“珠连璧合,起凤龙飞”(郭歧凤号起凤,系黄埔军官学校武术教官,李济深的武术老师,湖南省杨剑雄推荐给刘少奇主席的两位武术大师,即郭起凤、彭玉麟两位先生。后郭起凤先生定居香港,在香港创办剑术学社,患舌底癌英年早逝)。 1938年至1949年李天骥协助父亲创办哈尔滨市太极拳研究社,并先后在天津、沈阳等地任武术老师。建国后,历任哈尔滨市国术联合会主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武术讲师(原中国著名举重运动员、中国举重队教练黄强辉也是李天骥的学生)。
  1953年李天骥任哈尔滨市武术总教练和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及竞赛大会裁判,在大会上李天骥表演武当剑,艺惊武林。当时不少武术家都不愿意排在李文贞后面练,只因李文贞功底深厚,腰腿极好,她的定架子太极十三剑堪称当时一绝,无人敢比,每个动作都能获满场喝彩,连从来不说一句谁的功夫好的李玉琳先生也说,李文贞有老一辈身上的功夫味道。而这次大会的安排恰恰是在李文贞表演后李天骥表演武当剑。李天骥表演的武当剑疾中走、走中疾,变化莫测,出神入化,和李文贞的定架子剑形成鲜明对照,一静,一动,相映生辉,获得满场掌声不息。当时《天津日报》评论员报道,“此次大会若论剑术唯李龙飞最优”。李天骥下场后,姜容樵先生走过来祝贺说,“天骥啊,亏着我的青萍剑在你前面表演。如果在你后面,我还怎么练啊?”后来不少见过当时李天骥表演武当剑的人说就好象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也正是李天骥这趟武当剑对我的习武之路留下极深的影响。我当时正跟杨凤翔老师习武,他从天津回来后说,“李天骥的武当剑天下无比。”1958年杨老师迁居天津。1959年我经同事叶书勳的介绍,到劳动人民文化宫跟李天骥学拳。叶书勳太极拳先学于杨澄甫之弟子金锡五,形意拳先学于陈子江,是金老师让叶书勳去找李天骥学拳。
  1954年李天骥任全国竞技指导科武术班(即中国武术队)第一任总教练。国家体委称教练为指导。1955年调国家体委武术研究室,1957年编《简化太极拳》、《六路弹腿》、《简化太极剑》、《88式太极拳》、《太极推手》、《66式综合太极拳》,并改编《老趟太极剑》等套路。
  1959年至1961年李天骥参加《甲组武术套路》、《武术规则》及《全国体育院校武术教材》的编写。1980年后除参加撰写《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目外,还主编了《形意拳术》、《武当剑术》、《武当绝技》、《中华瑰宝武术》(英文版)等书约150万字。1957年以来先后在国家体委武术处、中国武术院任职。1964年当选中国武术协会副秘书长。1979年获国家级武术裁判称号。1980年当选为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理事。1985年被授予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荣誉奖。1988年在中国国际武术节上获武术贡献奖。先后多次赴日本、新加坡讲学,被日本朋友誉为中国太极之最、日本太极之父。所教日本朋友有:松村谦三、古井喜实、大平正芳、羽田孜、爱知等等。
  李天骥和日本朋友的交往是周恩来总理安排的。周总理曾在天津读书时跟着著名武术家韩慕侠学形意拳、八卦掌。周总理对我的李天骥在怀仁堂的表演给予很高的评价,二人来往甚密,友情深厚。李天骥曾给我讲邓颖超跟他学打太极拳的事。邓颖超见教他练拳时李天骥总是站着,便亲自给他搬椅子,说老师坐下看我们练。卓琳也在国家体委跟李天骥学拳。周总理去世时,卓琳写给邓颖超悼念周总理的信就是请李天骥转交给邓颖超的。此外,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跟李天骥学过太极拳,如粟裕大将、肖劲光大将以及几位老帅。尤其是粟裕大将,每星期六准把李天骥接到他的家里,跟李天骥谈武术,学武术。但李天骥一生谦虚谨慎,从不把这些事情向外炫耀。
  当代五位九段中,少说有三位曾以朋友和学生的身份向李天骥学过拳。
  著名武术家长穗剑王成传锐经常来李天骥家拜访。成传锐当时是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武术教研室主任。有一次他问李老师,“您知道李龙飞这个人吗?”李老师回答,“你找李龙飞有什么事吗?”成传锐说,“我的老师修剑痴让我找李龙飞学学剑术,说李龙飞的武当剑可谓当今绝技。”李天骥回答说,“找李龙飞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成传锐听后大惊道,“您就是李龙飞啊!”李天骥说,“我名叫天骥,号是龙飞。”成传锐说,“老师啊,我找了您多年了,真想不到您就是李龙飞。”从此成传锐以学生的身份经常来李天骥家请教。
  在挖掘传统武术的八十年代,有一次成传锐有病在家,中国武术院的领导来看望他,并告诉他这次挖掘出一位武术世家后代某某某。成传锐听后向这位领导大发脾气说,你们挖来挖去挖出某某某,李天骥老师就在你们身边,你们就挖不出来,六个某某某也顶不了一个李天骥!
  马贤达老师八十年代来北京开会期间来到李老师家。当他得知我是李老师的学生时说,“现在武术界有老一辈武术家味道的也只有李老师了。其他我都见过,都没李老师这个劲。”
  有铁甲坦克车之称的马礼堂老师,在光华里住在抗震棚里。李天骥得知他的一位徒弟也在光华里住,就让徒弟去看望马礼堂老师。马老师高兴地和李天骥的徒弟谈起在南京和孙锡堃推手,在武汉和赵振东推手,在北京和李剑秋推手的事。马礼堂老师的夫人牛女士笑说,“你当着李天骥的徒弟别乱吹,你让人家郝家俊打得你四脚朝天,你以为他不知道?”马老师哈哈大笑道,“对,打遍天下无敌手,打不了李家两个半。”这两个半是指的谁呢?一个是李玉琳先生,一个是郝家俊先生,这半个就是我的李天骥李天骥。
  吴图南老师可谓太极泰斗,他曾几次跟李天骥推手。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吴图南老师当着国家体委的领导说,“凌空劲已成绝响,凌空劲看来无人继承了。”李天骥马上站起来说,“来来来,咱们俩推了多次手,你怎么没把凌空劲拿出来?今天当着体委领导的面把你的凌空劲拿出来,让领导看看什么是凌空劲。”吴图南老师却说什么也不跟我的老师李天骥推手。
张玉老师是杨式太极拳名家武汇川的大弟子,推手号称解放后上海杨门第一。1958年在轻工业部和我的李天骥推手,张老师体重比我的李天骥重得多,个头也比我的李天骥高一头。杨式推手擅长用挤,推手时张老师压着李天骥的手,突然一个挤,李天骥一个蛇腰顺势一捋把张老师捋了出去,张老师踉踉跄跄险些扑倒在地。吴图南老师说,“你再加一掌,张玉就倒了。”事后张玉老师说:“我算给上海丢人了,输给了李天骥。”
  顾留馨老师在去越南教胡志明主席练太极拳前曾来北京请李天骥给他改拳。期间两人推了推手,两次顾老师均不敌李天骥。从越南回来后又和李天骥推了推,这次输得更惨。顾老师1989年在《武林》发表文章说,陈式太极拳学于陈发科,简化太极拳学于李天骥。习云太老师曾评价李天骥说,“李天骥那是真有功夫,我们见过。说李天骥没功夫的人,那是没见过李天骥本人。”
  李天骥老师的推手是以形意拳的三体式桩功为基础,把形意拳的起钻落翻的劲意融入在太极拳八法中,所以应用的效果超过了传统的杨式、陈式等太极拳。可惜,当今武术管理者把 李天骥老师的太极拳改得不成样子。李天骥老师去世前无奈地说:“他们毁了我的太极拳。”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天外流星 2014年09月08日 下午 11:08  @回复  Δ-49楼 回复

    读过你的几篇文章,你对李天骥老师的深厚感恩和无限崇敬,使我很受感动。我在1939–1941年在哈医大读书期间,曾于课余去道外北七道街的拳社学形意和太极拳。当时是李天骥老师替他父亲李玉琳代教,他父多半时间是在长春李天池那里,每年只能来哈两三次。我因只是课余去学,去的时间少,故未拜师,只是一般学员。但李老师对我非常亲切和关怀,使我很受感动,因而感情亲密。我是1937年春季入学哈医大,1941年毕业,被分配去外地工作,其后因工作忙碌,无暇练拳。直到解放后去北京协和医院进修,方得到体委拜访李老师,其后经常通信。他故世后李德印曾把日本给他制作的纪念册寄给我一册,现仍保存。你如有需要,我可从qq邮箱发给你。我于1981年离休,从1983年起参加附近的太极拳晨练,至今已94岁,仍不断学习和从理论方面探讨。如不嫌弃,希能与你结为qq好友,交流资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