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万勇南先生文章 > 正文

支燮堂先生小传——万勇南

2012年02月13日 万勇南先生文章 ⁄ 共 22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045 views 次

作为支先生的弟子,我有能力可报师恩的时候,师傅已经离开许久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沉重的遗憾。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我把所记得的先生事迹,记录下来,大概能算个小传,作一种纪念吧。
支燮堂先生(1894~1972)是常州武进人,家里是当地的士绅巨富。先生在年轻的时候就来到了上海滩读大学和工作。不料患了肺病,吐血不止。据他自己回忆,当时是走三步路,就哇的一口血吐出来。一经诊断,竟是肺结核三期。
其时值二十年代初期,中医把肺结核称为肺痨,为绝症的一种,三期更是无药可救,只能等死;而西医还没有针对结核杆菌的特效药,只能猛打抗生素缓和病情,一针的价格为一两黄金,一天一到两针,极为昂贵。
支师打了几次后,晓得家里再富,也难经得起这样消耗,无意中知道练内家形意拳可以强身健体,滋养肺腑,就找人请来了一个拳师,想学习形意。该拳师姓高,名叫高振东。高拳师看到先生三步一口血的样子,开始执意不肯教。
支师说道,高老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反正要死的人,不会难为你,这样吧,我知道你平时教人,一次六块大洋。你肯来教我,一次给双倍,十二块大洋怎么样。高拳师这才勉强答应。
支师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开始学习形意拳。不料断断续续的三体式一站,居然渐渐吐血少了。先生大为惊讶,这才下决心认真习练。遂问高拳师,时中国最为有名望的形意拳家为谁?高拳师道,那当然是虎头少保孙禄堂。
正好时值孙师祖南下执掌中央国术馆武当门和担任江苏国术馆馆长。于是先生重金聘请师祖来沪,在现上海虬江路附近居所处,执重礼拜师。孙禄堂师祖道,你若要打天下第一,可速另访名师,以免耽误你的时间;若要修养身体,报效国家,同我为汝师绰然有余。支师磕头受教,成为孙师祖入室弟子。
孙师祖授徒,极严谨,三体式以标尺度量,深恐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先生在孙祖师亲授下,肺痨不仅渐渐痊愈,而且身体慢慢强壮,神完气足,精力健旺。
支师天资聪颖,早在大学期间,成绩即很优秀。曾在上海铁路局作运输课长,当时上海铁路局接触外人极多,先生为工作便利,多修外语,不久即精通英、德、法、俄、日五国外语,口语尤佳,应对自如,在局中传为佳话。孙门强调文武双修,孙存周先生曾有名言“文能素手发科,武可舍身临敌”。支师当为师门文武双修之翘楚。
先生做事情认真勤慎。在武术方面,喜欢钻研。孙师祖和先生关系非常之好,每次来沪,不一定到其他学生处,但支师家是一定来的,食宿往往也在先生家中。所以,支师被认为孙门南方的“多闻第一”。
而且先生每次请教,或偶有所得,必然记录在笔记中,天长日久,竟然得数十大本的练拳笔记,先生视为拳家至宝。可惜在与倭寇的淞沪会战时,先生的闸北旧居被轰炸,尽为瓦砾,先生眼看多年心血付之一炬,不顾拦阻,冒死抢救,可惜只得回一点残本。这些残本,现散存在其后人和弟子手中。我家中也珍藏有数十页。睹物思人,总念及先生孜孜不倦的钻研精神。
解放后,先生与上海体委武术负责人顾留馨知交甚笃,并受顾留馨委托,写下数篇关于形意拳和太极拳的文章,如上海太极拳界脍炙人口的《太极拳讲稿》等。阐发了形意拳和太极拳的一些武术特点和练习形意、太极拳时候需要注意的要点。并在上海体育宫、虹口公园等地教授孙门形意、太极,由于先生艺高德勋,讲解明晰透彻,深得学员敬重。
先生晚年欲从人体生理学的角度,探讨内家拳理。他从内脏器官、肌肉组群运动、血液循环、微循环、呼吸系统、内分泌腺体等生理科学出发,提出内家拳的一系列问题,比如生理水在拳术运动和人体循环中的纽带作用等,并进行研究。
他反对迷信,认为“须知现代科学发达,象物理、化学、医学、数学、力学、原子、电子等种种学术,其发达的情况,都非古人所敢梦想”,故对古拳术拳经,应当精心研究,去粕存菁后再加以继承,“今人不如古人,尊古贱今”的想法实不可取。
同时先生阅读了大量古今中外的拳术资料,包括美国Lalpha先生的英文著作,结合生理学、生化学角度,试图论述内功习练中“练精化气”、“练气存神”、“练神还虚”等关键过程和其生理现象产生的原因以及科学训练手段。可惜仅取得一点成果后,文革即开始,工作被迫中断。
支师早年,形意功夫已经颇深湛,刚劲打出,能挡之人已经不多,尝双手与练铁臂功者相戏,相撞数下,其人当即负痛不忍。
但先生性情谦和,鲜有外露。曾有一个潘姓名家常说支先生教拳,动口不动手。先生无奈与之过手,数招后一个马形,对手向后飞去,撞破砖墙而出;中年时,负气教训一群流氓,每人脖根一拍,人即头歪不能抬。闹到派出所,公安民警惊讶之余赶紧调解,支师再在每人头上摸一下,即复正。
即使到晚年,先生的功夫仍打人极快。先生文革前在虹口公园教拳,一刘姓太极名家非要比试,其人曾获得六十年代初几届推手桂冠,谁知搭手即摔出。他丢了面子,直告到上海市体委,说支先生仗势打人,一直记恨。不久文革到来,此事才不了了之。
由于修习形意拳,支师直到晚年身体也很好,他人虽然高一米九三,极高瘦,但双目精光有神,面色红润。与平常老年人更不一般的是,先生额顶油亮,口中不干燥,唾液极多,常常需要不停吞咽。这是内功有成的征象。
“史无前例” 时期,支先生由于大地主的政治背景,和著名武术家的声望,被抄家、管制和批斗,生活一度陷入困境。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诲人不倦,深恐所得的宝贵国术绝技失传,冒着极大风险,传授武学,教导后辈。可惜在重压下,已经是七旬老人的先生积劳成疾,终于不幸病倒。又得不到及时救治,一代武术大师,清晨时分在家中悄然撒手人寰,享寿78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