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高才脱略名与利 日夕望君抱剑至——周剑南

2012年05月02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596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565 views 次

周剑南:高才脱略名与利 日夕望君抱剑至--忆民国37年在上海与国术界人士的交往

忆民国37年在上海与国术界人士的交往

我于民国三十七年五月,到上海服务,住在虹口。该处抗日战争胜利前为日租界。十几年前,国军两次与日军在该处鏖战。国军在没重武器,又没有制空权之劣势 下,全凭爱国心及勇气,拼命冲杀,以致血流成渠,死尸成山。经多年岁月之消磨,此时创痕已多消失,但市面冷清,大不如战争前的繁荣了。当时国共战争的影 响,在上海还未显著,我于星期假日,除早晨往公园看看外,就是访问国术界知名的人士,或看平剧。兹摘记如下:-

一.在上海各公园所见习武情形-

我去的公园是外滩公园、复兴公园、兆丰公园、虹口公园。其中前两公园常去,后两公园则较少去。因后两处,早上去的人很少。我知道真正练武的,除了借公园为 教学场子,或有必要作宣传者外,不会轻易在公共场所露相的。我去公园,只是看看上海,在八年抗战后,国术的流行情形;并希望能由遇到练武的人,引见不露面 的国术高手。-

1.见识南方第一武生盖叫天的朝天跌-

我第一次去的是外滩公园,最先看见一位老先生,约六十多岁,身材矮小,相貌清秀,精神饱满,在树下站桩。两手叉腰,一腿直立,一腿直举,脚倚头旁,作朝天 蹬势,文丝不动;态度自然从容。我奇怪这是何人,有这样好的腿功同均衡功夫?遂等在旁边,看他到底能站多久,过了二十几分钟,他慢慢换了一条腿,又站了下 去。我等他练完,上前请教。我说:「老先生贵姓?您的功夫真好!练的那一门?」,他微笑说:「我姓张,不会国术。」,但我不信。老人走后,旁边有人说: 「他就是盖叫天。」我才大悟,为何他有这样好的工夫。盖叫天,本名张英杰,是超级国剧名角,号称南方第一武生,以后我看过他主演的剧,有「翠屏山」,「石 秀舞刀」一折;一招一式,刀背贴身走,与国术的练法无异;不像一般武生乱耍刀花,只图好看。我也看过他同李万春合演的「三叉口」,更觉得张氏确实名不虚 传。-

2.与姚公三谈八卦名人,与田兆麟推散手-

我再往前走,见一位练八卦掌的,练得满头大汗,但不喘息,似乎已收运动效益。等他停止,我与他攀谈。他说他名叫姚公三,山东烟台人,曾从郭铸山先生学过八 卦。郭为尹福先生弟子。姚先生当时在上海经商,他问我来历,我说从盟兄郑怀贤先生学的八卦(正是孙禄堂先生弟子)。姚先生说,禄堂先生哲嗣存周先生现在上 海,他们就在公园遇见,他曾向孙存周先生提起郭铸山先生,孙先生说:「他知道。」惜未问孙存周先生地址。然后姚先生写了他的住址给我,欢迎我有空去看他。 -
再往前去,有一人在教学生推手,推的是小履,即:履、朋、挤、按。他轻轻一推,对手即跳了两跳。我看他们是表演给人看的。问旁边的人,知道他就是田兆麟。 田兆麟字绍轩,杨少侯先生弟子。后又从杨澄甫先生学。曾在杭州、浙江警官学校任教,以后在上海教太极拳很久,与陈微明齐名。在当时练杨派太极拳人士中,有 其地位。-
再往前去,有两人正在推手,有好几个人在看。我也旁观。来了一位约四、五十岁,身材矮小的人。看见我是生人,对我说:「喜欢推手吗?」我说:「我常推的是 散手。」他就伸出手说:「试试罢。」我们遂即推起。因散手没有依定的方式,动作灵活,进退闪躲,攻防皆可自由发挥。引来许多人围着看。-
田兆麟也过来看。推了二十几分钟,彼此都没有进攻对方的意思,所以没有胜负。停止后,他对我说:「很好。」又对看的人说:「要是你们,老早就不行了。」说过,就走了。我知道他说的是客气话。其实他推的很好,尤其黏劲用得好。-

3.复兴公园见通臂练家与心意六合拳-

两星期后,我往复兴公园。该处早晨游玩的人比外滩公园少。我进园后,左前方有一人在教通臂同杨派太极拳。他是北方人,年约六十,中等高度,很瘦,手脚利落,听说姓张。为免打扰他,未与他攀谈。-
再往前走,又有一个北方人,也在练通臂。那时我对通臂知道的很少,只知摔胳膊是通臂的基本练法。我等他停了,请教他通臂拳的内容。他说通臂拳分:劈挂通 臂、白猿通臂、少林通臂(一称二郎通臂)三派,注重实用,流行于北方。他又讲了一些通臂拳的技法。我为免躭搁他练功,就告辞而去。-
再往前走,看见一个河南口音的人在教拳。姿势、练法与一般长拳不同。我问教师,他说是心意六合拳,在河南流行。我才知道那就是河南系形意拳。形意拳原名心 意六合拳,发源于明清石山西省蒲州府。后传至河南省,名称依旧,但传入直隶(今河北)省后,改名形意拳。因直隶系形意拳传流地区广,传人也较多,故国术界 知道形意拳的很多,知道心意六合拳的却很少。-

二.访国术界人士-

1.访孙剑云女士,看八卦剑艺-

孙女士本名书庭,字剑云,原籍直隶完县(现改名望都县)。为近代国术大师孙禄堂先生之女公子。自幼读书,习国画,并从其父学习太极、八卦、形意。后又拜李 景林为师,学习武当剑。我与孙女士认识,早在民国三十四年冬,是由其师兄章启东先生之介绍。那时抗日战争已经胜利,我在重庆服务。一天,盟兄洪懋中先生来 说,据章启东先生言:孙禄堂先生女公子剑云女士,在重庆歌乐山农林部服务,常于周末到市区度假,住在她师兄章锡君中医师家。她已与章先生约定,最近的周末 晚上,领我们去看她。到了那一天,章先生为我们介绍后,虽为初会,但不陌生。孙女士身材不高,相貌清秀,梳了两根辫子,带着眼镜。说话举止,显示北方人爽 直的性格。我们谈话时,章医师的客人马岳梁也来参加。马为吴氏太极拳名家吴鉴泉先生弟子,也是其婿。后来我们请孙女士示范武艺,他练了八卦剑,动作灵活, 挥洒自如。名门所传,确实不凡。后来政府迁都,我与洪懋中兄到南京服务。孙女士往上海经南京,因火车票难买,在南京等了几天,我们又见到了她练的八卦掌。 姿势正确,走得很低,颇具功力。-

2.孙剑云谈如何「见识」、「隔空打人」-

三十五年,我到汉口服务。一次往上海公差,去看她。那时她在中国银行服务,住在一位师兄家。一见面她就笑着告诉我说:「上海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有两个人居 然能把社会上蒙得晕头转向。」她告诉我两人的名字,我只记得一个(隐其名)。她说那人在大学当教授,自称能隔空打人,着人无救,许多人相信。她因从未听她 父亲说过有这种功夫,不相信是真的,想去访问并试试。谁知好几次都被拒绝不见。后来托了有面子的人去说,方才答应了。那天他请介绍人领着,按约定时间去拜 访。见面叙谈后,她请那人士验隔空打人的功夫。那人说:「不可以试。因为试验要打人,伤人无法可救,谁能负责?」孙女士说:「那就对我试验好了。」那人 说:「那怎么可以。」二人僵持在那里。孙女士说:「当时我确实是单纯的好奇心,并无他意。」后来那人提出办法,二人对面坐着,各以一手掌心对着对方,运用 功夫。谁先感觉受不住,就算对方功夫高过自己,而是对方赢。孙女士答应了。二人就如上述,对面坐着,各伸一掌对着对方。不过五分钟,那人即叫道:「好了! 好了!我已经受不住了。你的工夫比我好,你赢了。」孙女士说:「我见那人这样说,心里明白,就与介绍人告辞走了。」-

3.支娈棠专练劈掌与三体式-

我临走,孙女士说,每星期日上午,她到师兄支銮棠家切磋武艺,约我次日在那里见面。 -
第二天我依约前往,她已先到。介绍后,得知支先生在铁路局服务。他身材高大,专练形意拳。他说:他深信「武艺在精不在多」,当年他学了「劈拳」与站「三体 式」后,就未再学别的。十几年来,他练的就是这两样。我请他示范。他练劈拳,确有功夫。孙女士要我们推推手,支先生功夫比我好。在支家吃过午餐后,孙女士 陪我到复兴公园走走谈谈。五点钟后,他请我吃了晚饭,我们才分手。我再访孙女士,是挑了一个星期日的上午,到支先生家里去的。她果然在那里。叙谈后,我问 孙存周先生是否仍在上海?支先生说:「仍在,你不可不去看他。」我请他写了地址,是:「老北门内白衣街五金同业公会」。随后,支先生叫他弟子表演站桩夫, 即站三体式后,任人搬腿,或推其臂,全身犹如木架一般,整个身体移动,并不散乱。我又与支先生推了一会手方辞去。-

4.访孙存周先生,一见融洽-

孙先生本名焕文,字存周,为孙禄堂先生次子。自幼读书,并从其父学习八卦、形意、太极。民国十七年,禄堂先生受聘往南京的国术研究馆及镇江的江苏省国术馆 任职,存周先生与剑云女士皆随侍。存周先生即在此时拜李景林为师,学习武当剑。后禄堂先生返北,他们兄妹亦随同而去。抗日胜利后,重来上海传艺,惜此时上 海人对国术之兴趣大不如从前,故存周先生在上海工作并不如意。我去看他时,他住在五金同业公会后楼,与该会一书记同住。孙先生身高中等,相貌清癯,胡须飘 飘,与禄堂先生之像相似。我说明来意,并说拜过姚馥春即耿霞光二师之门,又与郑怀贤先生结拜,并从他学习形意、八卦、孙氏太极拳及兵器等。他与姚、耿二师 都认识,郑怀贤先生不仅与他有师弟关系,有些武艺还是他代师所传,故我二人见面很融洽。-

5.请孙存周先生指点修改八卦掌-

我请存周先生修改我的八卦掌。他说:「散手我可以讲,但是你的拳、姿势、动作、套路都不可以改。否则我对不住教你的人。」国术界有一传统习惯,凡同门、好 友、熟识人的弟子,不但不可收他为徒,也不可教他,或改他的武艺。否则,必生摩擦,甚至发生冲突。所以乙方弟子想学甲方武艺,在以前,按规矩是要由乙方老 师带着弟子亲往甲方老师处拜托,以示尊重。现在交通、讯息方便,最少也应由乙方老师写封信,或打个电话给甲方老师介绍,甲方老师方可接纳。八卦门有一制服 对手而不伤他的方法。就是一接触对手,即推动对手,使其立不住脚,无法反抗,直至墙壁为止。此为速度、技巧、功力融合之高级动作。存周先生用得很好。他解 释说,至人不仅是速度、技巧、功力,更重要的是「意制」,就是不论对手如何变,要能跟着变。否则一遇高手,就制不了了。-

6.郑怀贤来信建议我向孙存周学八卦枪-

随后,他邀我去逛城隍庙,他喜欢吃那里的油煎豆腐。我们吃了一些,喝了一会茶,方散。我回去后,就写了一封航空信给在成都的郑怀贤先生。告诉他,孙存周先 生在上海,与我同他见面的情形,并说存周先生不肯为我改八卦掌,请他给存周先生写封信。过了几个星期,覆信来了。信中郑先生说,他已写信给存周师兄,请他 尽管改我的八卦掌,并请他教我八卦枪。他强调说:「八卦门的兵器,唯有八卦枪最好。枪是双头,很有技巧。当年我没有学得,希望你一定要从存周师兄学到。将 来我们见面时,我再跟你学。」等到星期天,我带了信去看孙先生,他说他已接到怀贤的信,答应为我改八卦掌。他说,太极、八卦、形意中,他比较喜欢八卦掌, 因为其动作灵活,用劲在太极与形意之间。我提到怀贤兄希望我跟他学八卦枪。存周先生只微笑了一下,未置可否。随后他说,他的老人家曾编了「八卦枪学」,放 在寝室枕头下,时常取出来翻阅,一天忽被人窃去。当时住的地方出入人杂,无法追查。以致未能付印传流,甚为可惜。以后他问我:「你对八卦剑怎么样?」他的 意思是改教我八卦剑。我因为已经学了十种剑,其中就有八卦门的八卦龙形剑,不想再学,所以未答腔。以后都没有再提。-

7.孙存周先生谈伤眼经过为我改「死步」、「活步」-

我又说:「怀贤兄在信里,对你的武艺非常推崇。」他叹了口气说:「当年我未伤眼以前,我们老人家对我抱了很大的期望,教得仔细而认真,督促很严。那时功夫 也好。与同门较手,我进攻时,他们不知如何防御。防御时,他们不知如何进攻。自从伤了一眼后,我们老人家就不再教我了。十几年来,自己也没有好好下功 夫。」言之神情黯然。我早听说,他伤了一只眼,但不知原因,就问他。他说当年在上海时,他戴了太阳眼镜去看朋友。到了那里,几个人在打弹子。其中一个是熟 人。他不该开玩笑,走到那人后面,双手揽他的腰。不想那人即以杆子后端向后一撞,正捣在一眼镜片上。玻璃碎片嵌入一眼球,导致一眼残废,装了假眼。我安慰 他说:「丧失一眼,不会有太大不便吧?」他说:「不行,看前面东西,两边远近不真实。」从此以后,每星期天下午我就去五金同业公会,请孙先生为我改八卦 掌。孙禄堂先生传的八卦掌,比较复杂。学习过程分四步骤,即:死步(分基本掌、八掌)、活步(分基本掌、八掌)、变化掌(有八趟)、穿掌(为散手。无头、 无尾、无套路,拳由演者临时自由发挥)。此种学习法,由浅入深,井然有序,颇为科学,疑为孙禄堂先生所演化,所创造。孙存周先生只为我改了死不同活步。所 改的确实较原来更技巧,对于我很有益处。经数月之来往,我对存周先生的印象是:性格刚强而爽直,武功却在水平之上,见解过人,眼界也高。他平常将练功纳入 生活行动,如取东西,或丢一纸团,都是按走八卦步要领的。-

8.结识郝湛如先生,得见宋系心意六合拳-

有天,我往孙先生处,见到一位中等高度,瘦条身材的客人。孙先生介绍说是山西郝先生,专长形意。随领我们到前厅,请他练练。郝先生先练劈拳,他姿势高,后 掌靠于前肘内方,发劲用弹力。姿势、发劲不惟与直隶系形意拳不同,与山西车毅斋先生一系也不同。以后又表演名为盘根之拳法,与八卦掌相似,撑着双掌走圆 圈,不过掌高仅至胸部。存周先生也练了劈拳。他练的是化劲,与正规的练法不一样,是用意而不用劲的。我们谈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后,我请郝先生写下名字同 住址。他写的是:「郝映渊、字湛如。山西太谷人。在中央银行秘书处文书科服务。住北四川路士庆路福兴里三号。」第二天晚上,我就去看他,并问他与宋家渊 源。他说:宋世荣先生字约斋,人称大宋师父;兄弟世德字云鹤,人称二宋师父;都是李洛能弟子。他与宋家沾亲,自小就在宋家走动,并在她家学的心意六合拳与 盘根。后来他败贾慕骞先生为师,但没有跟他学过拳。郝先生笑着说,其实贾先生学心意六合拳,还在他之后,拜约斋先生为师,也是他介绍的。贾先生,山西清源 人,原习花拳;想拜约斋先生之门,又不敢冒昧;因郝常住宋家,乃托他向宋先生说。宋先生答应了,方跟着也去拜见。约斋先生收了贾先生后,对郝说:「你年 轻,就拜慕骞门下罢。」于是他就拜了贾先生为师。我问:「国术名人录上说,约斋先生二子皆出家为僧,何故?」郝先生说:「那是胡说!约斋先生长子名国英, 字虎臣;次子国秀,字青山。铁麟是他侄儿,即云鹤之子。出家的是云鹤同国秀,虎臣同铁麟并没有出家。」他拿出两大本抄的拳蟹谱给我看。其中改的很多,惜未 问他是何人所改。旧拳谱,一般练武的都很珍视。他很慷慨,肯借给我带回去。我选了一些认为较重要的,托我办公室一位文书同事抄了两本。-

9.郝湛如低身进步,连摔对手三次-

两星期后一个晚上,我去还抄本。他出来开门并对我说:「有一个天津人,到上海访问国术界,好与人动手,现在找到我。我拏他试试手,给你看看。」他进屋后即 给我介绍。那人中等身材,听说从韩慕侠学过。郝先生对他说:「教手要随机应变,我做给你看,你随便打来好了。」那人依言一拳打去,郝先生低身进步,即将那 人掀起,摔于后面沙发上,毫不拖泥带水。连做三次,那人自知不是对手,不肯再伸手。我也告辞而去。-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