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禄堂祖师文章 > 正文

孙禄堂打擂——张永安

2012年05月02日 孙禄堂祖师文章 ⁄ 共 364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6,750 views 次

一九二一年,初春。古老的北京城内,积雪殆思,寒风朔朔,长安街上,各色各样奇装异服的男人、女人,衣衫褴褛的乞丐和那些在人群中转来穿去高声贬喝叫卖的小贩,汇成了一股股的入流。
只见两个报童手举着报纸,跑过府右街,高声叫着:“先生、女士们请看新出版的《神州日报》…”日本大正天皇钦命武士道大力士来京比武,要打遍中华武林,扫平‘东亚病夫’…”
罗圈胡同甲十号的黑色大门猛地被推开了,李文标大步流星地走出来,齐公博、孙振川紧跟在他的身后。齐公博伸出大手掌,拦住一个迎面跑来的报童,将两个铜板塞在报童手中,孙振川早把一张报纸抓在手。

两人凝神一看,只见报上通栏标题,“日本大正天皇钦命武士道大力士板垣来华与国术大师孙禄堂比武。”两人不及细看,转身手举报纸,对李文标说:“文标师叔,您看…”李文标哼了一声说:“果然是这样…”
齐公博紧握双拳,瓮声瓮气地对李文标说,“师叔,俺师父年已花甲,务滋师兄又刚刚去世不久,您千万劝说师父,同板垣比武的事,让我去!”孙振川恳求的目光望着李文标,“师叔,公搏师兄说这回该让我们替师父迎战板垣,师父他老年丧子,正在悲哀之中,万一有个差错…”
李文标面色涨红,他心中更清楚,半年以来,师兄因为失去爱子,感情上受了很大的打击,自那次病后,一直未能完全恢复,眼下,确实不该去同板垣比武。

四合院内,孙禄堂身着月白色长衫在打着太极拳,他动作潇洒,功架圆活紧凑,步法灵活多变,袅娜忽闪,似行云流水…虽然他己年逾六旬,却充满活力,目光中透着含蓄、安洋的神态。
李文标三人看到孙禄堂那一副专注、威严的样子,都停住了脚步,远远地凝视着,只见他:白鹤亮翅、搂膝拗步、进步搬拦锤、退步懒扎衣、转身开合…

“爸爸,东洋鬼子要来和您比武,您看…”孙书庭(剑云)一阵凤似地跑进院。她,刚满八岁,一张稚气的脸,被春风吹得红扑扑的。她把手中的报纸,一直举到了爸爸的眼前。
孙禄堂从书庭手中接过报纸,瞧了一眼说:“前不久,在东京武道馆搞了一次全日古武道演武大会,这板垣连夺三块金牌,可是这次来到中国,只能给他发个泥牌了。”说着,他哈哈大笑。

李文标早已沉不住气,他抢上一步说:“师兄,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同那板垣比武,可要慎重,您不同意我去,那么,公博、振川他们…”
李文标、齐公博、孙振川都把恳求的目光投向孙禄堂,李文标的眼里闪动着泪花,喉咙哽咽地说:“师兄,这半年来,务滋贤侄的故世,使你…你还是要三思啊。孙禄堂长髯拂动,目光闪闪。

“老来丧子,实在是家门中的大不幸,务滋这孩子从小我就最疼爱他,他的死使我简直痛不欲生…但是,这到底只是咱家门的不幸…那板垣来华挑战,却是我们国家的事…”
孙禄堂眼中迸出了泪花,他大声说:“我一生苦心研习武术,只有一个心愿,发扬我民族的宝贵遗产,把它传授给亿万同胞,让我们的同胞人人强健,使我们的 民族得到振兴。多年来,国运不昌,民气不振,屡受外夷侵辱。我孙禄堂素怀报国之志,终未有机会,我要挫败那来为日本天皇扬威的板垣,捍我国威,振奋民族精 神,若有不测,我横尸擂台,也会九泉含笑。”
万国旅社的健身房内,板垣大力士在用他的表演,接待中外报社的记者。今天是板垣来到中国的第三天,也是这位被称做“日本天皇的骄傲”的大力士第一次公 开露面。板垣身材高大魁伟,站在地毯中间,如同半截铁塔。他身穿白色柔道服,肥大的上衣敞开着,浓密的胸毛密匝匝地裸露出来。
只见板垣双手在胸前合十,双目微闭,一个翻译在旁边说:板垣大力士说,请您们替他向中国武土们讲:我这次来中国,就是要和中国各门派的武士们比武,首 先要战胜孙禄堂,因为这是大日本天皇的钦命。我还要到南京、上海,去战胜所有的中国武士。当然,我并不希望我所遇到的对手,都象我在大日本国内听到的东亚 病夫一样,因为战胜这样的对手,我是不光彩的…”
夜已深,朦犹的月光下,孙禄堂独自在院中练着八卦剑。龙泉古剑在他手中寒光闪烁…他一气练完八大剑,又将乾、坎、离、震、良、巽、兑八卦变剑…龙泉古 剑在他手中,快似飞雪奔电:使人眼花缭乱,莫测端倪。突然,他猛地收住式子,放下了龙泉古剑,举头凝望着那昏暗的月亮,若有所思。
屋内,孙禄堂的夫人张昭贤正坐在窗前,忧心忡忡地望着丈夫。她听到丈夫的叹息,垂下头,低低地啜泣着,孙禄堂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他知道,这种情绪对于明天的比武,是非常不利的。

他走到窗前,推开一扇窗子,对妻子说:“哭什么,别看那板垣的样子汹汹,其实只是个有拙力的一介武夫…”说着话,孙禄堂把手边的一枝青竹“卡嚓”折断,笑着说:“你放心吧,打败板垣,我心中有底”。张昭贤没有开口,只是抬起头,默默地看着丈夫。
孙禄堂语重心长地说:“明日比武一事,惊动了全国,在此国运不昌,民心不振的关头,这场比武,绝非一胜一败的小事,我一旦败了,丢了我孙禄堂的脸事小,怕的是丢了国家的脸,想到这些,我才感到有些不安…”
孙书庭从屋里走出来,她站到爸爸的面前,紧握着小拳头说:“爸爸,拳经上不是讲:打人如走路,看人如蒿草吗?我看那板垣个头虽大,在您的面前,不过是 个大根蒿草,您会把他连根拔起的。”孙禄堂哈哈大笑,一把抱起书庭,“对,对,明天你就会看到,爸爸是怎样把板垣这根大蒿草连根拔起!…”
府右街,新搭起的擂台下,聚满了人群。李文标、孙振川、齐公博、小书庭,都挤在擂台下第一排,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在休息室里,孙禄堂被一群记者紧紧包围了,一日本记者口气生硬,他说:“您难道不知道板垣大力士是天下无敌的吗?”孙禄堂的目光中闪出冷电似的光芒:“不,我只知道中国人的骨头最硬!”
一个中国记者把那日本记者挤到一旁,他高声问:“孙先生,我想知道是什么力量,使您这样有勇气?”孙禄堂目光炯炯:“要捍卫国家尊严,要振奋同胞们的精神,要洗掉‘东亚病夫’的国耻!”
一个《神州日州》的中国记者问:“先生的爱国之心可敬,不知您想到没有,万一您失败了,可就要身败名裂…”孙禄堂哈哈大笑,他打断记者的话,声音宏亮 地说:“身败名裂?可惜我大好神州今日尚且千疮百孔,我孙禄堂又何惧身败名裂?请记者先生们放心,我会让你们的笔在报纸上扬眉吐气地写出:日本大正天皇钦 命来华比武的武士,在神州大败而归。”
“当--”一声锣响,擂台下喧闹声戛然而止,人们都把目光投到擂台上。板垣大力士怪叫一声,扑向孙禄堂…孙禄堂站了一个“三体式”静若处子,看看板垣扑面前,他却一个‘青龙转身”以闪电般的速度,稳当当站到了一边。
板垣急收步子,他稍稍一侧身,双拳朝孙禄堂两肋间打来,果然威势赫赫,名不虚传。一瞬间,孙禄堂早用游身八卦连环掌特有的速度,绕到板垣身后。板垣大 叫一声,倏地反身一脚,狠狠踢出…孙禄堂看得真切,不慌不忙略一侧身,想躲开这一脚。那板垣却已觉察,这一脚踢出猛地在空中改变了方向,朝孙禄堂腰间横扫 过去,台下的观众发出一片惊呼。
孙禄堂运用轻功,丹田提气,一个“燕子钻云”,腾空跃起,出人意料地轻轻把板垣这一脚化解了。板垣却大吃一惊,这一脚又用力过猛,失去重心,他跌跌撞撞,险些扑下擂台,台下观众发出一阵喝采之声。

板垣连连打空,暴跳如雷,使出全身绝技,挥拳击来,孙禄堂成竹在胸,并不急于取胜,他在擂台上,环绕着野熊般的板垣,闪展腾挪,避实就虚,躲其锋芒,挫其锐气。
只见他身捷步灵,似白云渺渺,如秋水盈盈;他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千变万化,旋转翻腾…板垣此时只觉得孙禄堂神出鬼没地在他的左右前后若隐若现,使他扑不到,打不着,渐渐感到眼花镣乱,气喘吁吁,方寸已乱。

孙禄堂看时机已到,振奋神威,施展形意拳迅速、猛烈、刚劲的功力,向板垣发起攻击。那板垣早已防不胜防,前胸、后背被连连击中,他大叫一声,连退数步,改变战术,以守为攻,不敢再轻意出击。孙禄堂加紧攻势,形如搏兔之鹄,神似捕鼠之猫…
擂台下沸腾了,观众们为孙禄堂拼命喝采。突然,孙禄堂的一只胳膊被板垣紧紧抓住…板垣心中大喜,他用全身之力狠狠一扳,恨不得一下撅断。他那知道,孙 禄堂这只胳膊竟变得柔若无骨,如泥鳅一般从板垣的千中滑出,板垣暗吃一惊,就在他惊疑错愕的一瞬间,只觉自己的胳膊象被一条钢丝紧紧绞住,使他拉不开,甩 不掉,板垣用尽全身之力直向孙禄堂猛撞过来…
这一下,板垣正中孙禄堂“空,四两拨千斤”的手法,看看板垣已扑到身上,孙禄堂用“三体式”之力,猛地蹬在板垣突起的小腹上。顿时,板垣如同大厦骤倾,轰然扑倒在擂台上,挣扎良久,他哪里站得起身。一声锣响,擂台下,骤然暴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旭日初升,长安街洒满金色阳光,一群报童在街头飞跑着…
“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武术大师孙禄堂,大败日本大力士”;报童的叫喊声,传进孙禄堂的院子里,李文标、齐公博、孙振川喜上眉梢。

孙禄堂在打着太极拳,小书庭跟在爸爸的身后,认真地练着:自鹤亮翅、进步搬拦锤、倒撵猴、退步懒扎衣、转身开合…

孙剑云所编《孙氏太极拳》书中写到:

孙禄堂年近半百时,曾信手击败俄国著名格斗家比得洛夫;年逾花甲时,力挫日本天皇钦命大武士板垣一雄;古稀之年,又一举击败日本五名技击高手的联合挑战。故在当时武林享有“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之誉。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