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叔容先生文章 > 正文

良师、慈母、益友缅怀恩师孙淑容先生

2012年02月08日 孙叔容先生文章 ⁄ 共 368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795 views 次

恩师走了......
  参加完恩师的遗体告别仪式,虽两天三夜没怎么休息,但仍难以入眠,那种痛心彻肺的悲痛,那种郁懑百结的哀思,那种无可奈何的惋惜......
  得遇恩师,虽很偶然,也是有缘。恩师的公子华锋师兄,是我河大时的同班同宿舍同学,华兄为人仁厚,有君子之风,同学们都称其为华大哥。1981年上学期刚开学,是毕业前的实习期,我们又同在洛阳实习。平时在学校,大多讨论学习上的事,实习期间相对松闲,闲谈时,话题不知不觉扯到武术。我说在家喜欢武术,但由于家居农村,一些乡村拳师虽然也有点功夫,但谈到拳理,往往都是稀里糊涂。练拳的大约都有同感:当练到一定阶段,往往会不满足于一招一式的练习,很想从拳理上搞个明白,若老师不能从拳理上阐明精义,兴趣难免要受影响,就很难有所进步。因此,心里极其渴望能遇明师从学。华兄说,你若真有心想学,回去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师,并说是孙录堂的孙女。说来不怕诸位见笑,小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确孤陋寡闻的很,竟不知孙录堂是何方神圣,只想既然开封曾为宋都,自然有高人之后,况且华兄向来持重,其推荐的当不会错。于是约定回开封后定要引见。
  约10月中旬,实习结束。当时学校课程安排基本上都是上午上课,下午自习。那天下午,我和华兄相约去见老师,不想竟将我领到他家。去时,老师(当时只知是华兄的母亲)正在练毛笔字,是练的隶书,室内也是书房布置。经华兄介绍后,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我要拜的老师竟是如此儒雅。谈话中,老师神态温和慈祥,思维清晰缜密,语音清亮悦耳,给人如沐春风之感。谈到学拳,老师问以前学过什么?自想以前所学实在算不得什么,就说没有。老师又问:你想学什么?当时不知孙门武学自成体系,一时不知学什么为好,只好将目光转向华兄。华兄介绍说,我母亲的拳术是家传,太姥爷是从形意练起的,你就先学形意吧。
  老师教拳很特殊。记得当天下午老师先演示了几个拳式,然后从书架里抽出五本薄薄的小书(这就是孙公著名的“拳学五书”单行本,印象中好象是淡灰色的封皮),说:“今天就不教拳了,你先把这几本书拿回去。今后你下午课后有时间就来这里学拳,其余找时间把这几本书好好读一下。”我投师学拳的初衷是想明白拳理,对这几本书当然重视,回去后先大致浏览了一番,最初的直感是这些拳书的确与众不同,很注重对拳理的阐述,更有做人的道理隐含其中,就专门搞了个日记本,对认为重要的一一摘录。
  老师教拳,往往是先演示,再讲解要领,然后带着我练。有不对的地方,给我一一指正,不但指出毛病所在,而且结合拳理,重点讲明为什么会有毛病。一开始,就在老师的书房进行教学练习,后来到院子里,老师一遍一遍领着我练。虽然院子不大,但练习单行( 形)也用不了多大地方。再后来学练套路、器械,就到家属院的路上。
  老师教拳,虽从头教起,但已对今后的练习作了铺垫。记得老师在教形意拳时曾演示了几种不同的练法。后来知道那就是明劲、暗劲、化劲的练法。本人今年2月才上网,没有看到老师演练的视频,但曾见到一个帖子,大意是说老师练拳更象玩儿拳,那大约就是老师曾演练过的太师爷晚年的练法了。现在想来,老师的意思很清楚: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什么明劲、暗劲、化劲,量也未必懂得,但作为一个修炼者,又必须知道这些,预先有所了解,无疑是有好处的。老师对一个初学 者设虑的深远,由此可见一斑。
  老师教拳,不断打破常规,很有点超前意识。由于当时老师仅教我一个人,我不知道对先前和后来的师兄弟们是怎么教的。那是学完形意拳后,老师教我的方法有了改变,很有点象《倚天屠龙记》里谢逊教张无忌时用的方法:首先要求记住要点,然后带着我练几遍,只要记住了要点,动作差不多,就往下进行。对于这一点,老师解释道:“以前我跟祖、父学拳,一个动作不到位,是决不会教下一个动作的。但是现在社会环境不同了,人的流动性很大,每个人都要工作,今天在这里,明天就又到别处去了,很少能在一个地方呆较长时间。如果还按以前的规矩,大约能学完一套拳的没几个。你离毕业也不过一个多学期,还要写毕业论文,要考试,时间有限,我们就变通一下,以理解要点为主。再一方面,孙氏拳外形动作一般不复杂,关键在知规矩。所以,你只要记住要领,自己练时注意用要领规范动作,不断慢慢体会,只要舍得下工夫,又肯动脑子,一样是可以练好的。”就这样,师徒二人用口讲、身演、笔记的方法,作了新的教拳、学拳的尝试。根据我的笔记显示,除学形意拳用了四个月时间,其他长的半个月,短的五、六天时间。
  根据我个人后来的体会,这种武学文教的填鸭反刍式方法,倒是挺有效的,在某种意义上,应当说还是很科学的。学武者往往有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叹。从大道理上说,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的,但在练拳上却不尽然,比如有些劲道怎么发出,可能讲上半个小时也未必理解,但若老师在徒弟身上试一下,大约也就是一秒钟时间的问题。更何况有些东西,特别是在拳式反映拳理方面、在身体内部的微妙变化方面,如果自身没有达到那个地步,老师讲得再清楚,学者也会一头雾水,只有在反复的修炼、体会之后,方能慢慢领悟。从这个意义上说,初学时在此类问题上花费太多的时间,不仅会影响情绪,甚至还有事倍功半之憾。没想到,老师的这个变通的方法,竟使我跳过了这个门槛。
  转眼间最后一学期快结束了,当时我们年级开了一门唐宋诗词格律课,主讲的是老师的老伴华钟彦老先生,由于学拳赶进度,私下就没去上课。一天又到老师家,正好华老先生也在,便问了我几个诗词格律方面的问题,我一下子十分尴尬。华老先生见状笑道:“武学也是一门学问,只要肯钻研,一样有益。”话虽这么说,毕竟有点不好意思,毕业后,我根据老先生的讲义自学了这一部分,偶尔也会赋诗填词,并且还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过几首。并不是炫耀自己,也不是附庸风雅,只是总觉得老师教的东西自己不会,心里有点负债感。这是后话。
  经过这件事后,老师给我谈了一次话,大意是,你能考上大学,很不容易,现在面临考试、毕业、分配,这是人生历程中的重要关头,你现在要集中精力处理好这些事情。我心里清楚,这是老师对我的关怀,是对我的人生负责。虽心存感激,但毕竟还有八卦掌和太极拳未学,总是又有不甘。在这之前,我已经将八卦掌抄录、描绘下来,自信按谱学习,当不太难。为了稳妥起见,又瞅时间缠住老师将单、双换掌讲解一番,并请老师将八掌演示了一遍。当时老师64岁,头发还是灰白的,转起掌来,步捷身灵,白发飘飘,令我感慨不已:老太太鹤发童颜,真是强健不逊壮年!
  演过八掌后,又要请老师再演示太极拳。老师说:“看一遍你是记不住的。我姑姑出版有一本《孙氏太极拳》单行本,比我爷爷的书增加了些过渡绘图,又有动作方向线条显示,你如果有心学练,按照书中示范,再结合平时讲的规矩、要求,互相参照,应该不难。”毕业后,单行本没买到,但买了一本《太极拳全书》,里边有师叔祖的《孙氏太极拳》,结合笔记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又参照老师和婉容师叔的教学光碟,后来又和开封的师兄弟们交流几次,总算完成了学完三拳三剑一刀的心愿。
  得遇恩师,虽然有缘,却也福浅。算起来,总共和恩师在一块亲聆教诲的时间也不过短短的七个来月,这和开封的师兄弟们比起来,那是无福的很了。毕业后,一次父亲问我:“你在开封拜师了?磕过头没有?”我说:“没有,老师不让磕,说是现在不时兴。”父亲是很传统的,说:“拜师不磕头,那怎么能行!”这个遗憾,终于在22年后——2004年11月27日(农历10月16)得以弥补:在庆祝老师87岁华诞之日,行了磕头拜师之礼。可万没想到,那次一别,竟是永诀!念及此时,不由得泪眼模糊,惟有唏嘘长叹!在恩师遗体告别仪式上,当看到恩师安然长息时,不由想起恩师带我练拳时的情景,一时之间,禁不住神思恍惚,以至于竟连向前几位亲友致意也忘了!
  不能长聆恩师教诲,常叹福浅。虽然福浅,也还是有福,恩师的教诲和关怀,将长印我心!
  恩师走了。悲恸之余,很想写点东西,缅怀恩师。几次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着手。是的,恩师一生,没有干过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与恩师相处的时间又很短,那时除了教拳练拳,很少谈论其他,对恩师的了解很不够深。可是,当我将和恩师相处的情景回忆一番后,恍然顿悟:恩师的为人品德,就象孙氏武学一样,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当你用心灵去体悟时,却会感到是那么的悠远绵长,回味无穷......。“武学是一门学问”,这是华老先生勉励我的一句话,而作为孙氏武学传播者的孙叔容恩师,更是一部人生字典!原来以为,恩师灵活传艺的方法只不过是文化素养的体现,现在悟知:修身、立德、传道、度人,原是师门家风!
  恩师走了,缅怀恩师,很想用几个词概括恩师的德艺,可中华语汇虽浩瀚如海,一时却又何词可当此任?当我心里忆及恩师的谆谆教诲、慈祥面容时,当我眼前浮现恩师和弟子们在一起言笑无间、恩师仙逝弟子们悲痛欲绝的场景时,觉得“良师、慈母、益友”或其差强人意?
  恩师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慈母、益友,但恩师撒下的武学种子,必将在神州大地结出丰硕的果实!
  安息吧,恩师!您致力的事业由弟子们来承继!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