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叔容先生文章 > 正文

忆先父孙存周先生身边事——孙叔容

2011年11月08日 孙叔容先生文章 ⁄ 共 138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230 views 次

忆先父孙存周先生身边事——孙叔容

都说先父刚毅耿直,威严照人可我觉得生活中的父亲是既正直善良又诙谐风趣,既谈笑风生又哲理通透,在言谈笑语中,予人以深深的教诲。我们和他在一起时总是觉得很快活,也很放松。父亲一生勤奋好学,兼容并蓄,为子辈树立了榜样。我们十分敬佩他,爱戴他。当然,在教习拳术及教育晚辈时,主调又变成了严肃认真和一丝不苟。他严而不苛,实而不虚,教学严谨,德艺双施,因人施教,循序教导。父亲那严肃的不可抗拒的威慑力总萦绕在我们的脑际中。

我有一表姐,长年寄住我家,两人感情甚笃。一天我突然发现她在随父亲学拳,对此事我十分吃惊。深恐落后,我无暇再问原由,忙不迭地自荐跟着学习起来,老爸说:“咱家不勉强孩子必须继承父业,想学就要努力,只有志坚者,才能自勉自励,学有所成。其他学习也一样,不付出,不勤学,谈何成就。”开始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学习,是真的喜欢?还是和表姐较劲?无论是何因,我的习武之途从那时便正式开始了。那个时期我正在读中学,学业较重,每天还要分担一定的家务劳动。除节假日外,平日没有更多的时间习武,我就早起晚睡挤出一些时间习武,真的很辛苦,但想到习武是自己的选择,已无路可退,只有继续努力。在不断的磨练中,前进中,我逐渐地懂得了父亲教诲的真谛。

开始学太极拳时,父亲只介绍一下拳式的名称,就叫我们在后面跟着练。学会无极,太极及懒扎衣式后,足足演练了一周多也没学新的,但我又不敢多问,只好默默地反复演练和观摩父亲的动作,对照改正自己的拳式。我们在习练中常会被父亲轻点一下腰(注意塌腰)或纠正一下肩、臂、手、足的动作,言语简练明晰,直指要害。当我对某个动作不清楚时,我常会发问:“开合式转身,您是怎么转动的?”父亲没解释,只是说:“注意看我练。”随后就是要求我们,细观察深思考,模仿习练,参照对比,在练习中掌握虚实转换、和顺不拗、纯任自然的动作。在我记忆中,初学时没有听到过很多繁琐的讲解。

当所学拳式比较正确时,父亲才会继续施教。除非你提问,他不会重复多说,接着又开始了系列的习练程序。周而复始地一式一式地学习下去,无论一次学了几式,都要从头开始演练,体会各式的衔接及套路的连续性,呼吸自然,重心平稳,灵活不滞,绵绵不断地感悟。通过这些学习实践,日后我才逐渐领悟到先父存周公这一套完整的教学方法,既精练,又科学,并突出了中国式习武施教的特点,使我受益匪浅,在我日后教学工作中显示出它良好的效果。

冬日里,我们在十几平方米的屋中习练,周边还放着些家具。表姐和我各据一方,遥相面对,父亲穿行其中,活步演练,并告我俩不必闪躲他,他自会避让。三人同练也很少撞车。先父的感应功夫及闪转快捷的无声变化实为上乘,使我俩颇为惊异,更好的是随时都能得他的指正,我们任何一点错误,他都能及时发现叫停,纠正后再重新开始练习。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先父“背后有眼,浑身是手”的高深莫测的功夫。久而久之,父亲不但纠正了我们个式的错误或不足,还突出了动作的要点和规矩。

表姐和我相互激励,自强不息地学习着。我俩一同对练,一同推手,父亲有时陪练,并允许被陪者随时可以向他进攻。我们对这种得天独厚的待遇深感庆幸与自豪。总之,随父亲学习拳术的日子是非常开心的。

休息时,父亲除提示一些要领,检查一下三体式外,常和我们笑逐颜开地叙述父辈人的过去和值得追忆的往事,以及我的兄弟姐妹们儿时的趣谈。那时,我们会忘记一切,开怀大笑,浸沉在美好的回忆中……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