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叔容先生文章 > 正文

拳拳之心 师者有情—孙氏内家拳第三代传人、著名孙氏内家拳大师孙叔容的开封情缘

2013年01月14日 孙叔容先生文章 ⁄ 共 591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595 views 次

拳拳之心 师者有情—孙氏内家拳第三代传人、著名孙氏内家拳大师孙叔容的开封情缘

作者:朱 锋

  2013年11月14日,农历十月十二,星期四。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但北京、开封、南京等多地的孙氏内家拳弟子们都纷纷举办活动,纪念我国著名孙氏内家拳大师孙叔容老师诞辰96周年。

  孙叔容是开封人吗?不是!准确地说,她是北京人,祖籍河北完县(今望都县)。可她实实在在在开封生活了20年,回到北京直到弥留之际还在牵挂着开封,牵挂着开封的亲人、开封的孙氏内家拳研究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还是先从她与河南大学知名教授华锺彦先生的缘分说起吧!

  华锺彦(1906年~1988年),沈阳人,1933年从北京大学国文系毕业,曾师从高亨、俞平伯、许之衡、顾随诸先生,后经曾广源先生介绍为高步瀛(阆仙)先生入室弟子;青年时期即以词曲闻名,上世纪30年代已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花间集注》与《戏曲丛谭》两种词曲著作;先后任教于天津女师学院、北京东北大学、京华美术学院、东北师范大学、长白师范学院、河南大学(当时校名为开封师院、河南师大,1984年恢复现名),从教50多年;著有《花间集注》、《戏曲丛谭》、《中国历史文选》、《诗歌精选》、《东京梦华之馆论稿》等著作。作为诗人,他有《华锺彦诗词选》、《华锺彦诗词选续编》问世;2009年,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华锺彦文集》。

  因为年轻时就认识,孙叔容与华锺彦先生似乎有着一种缘分。1979年春节过后,在北京市西城区图书馆退休的孙叔容来到开封安家,追求一分真爱,与华锺彦教授正式结为伉俪。华先生身边有了这位武学大家的后人,自然满心欢喜。华先生的书斋取名“双鹤轩”,两位先生在此比翼双飞。读书、练字,写诗唱和、吟诵唐诗,乐在其中。

  每天早上,开封东北一隅,增添了新的一景。旭日东升,城墙西侧的阳光湖畔,多了一群群习武练拳的人。这教习孙氏内家拳的人,正是孙叔容。练拳的人群中,有了华锺彦先生的身影。再后来,儿子华锋也开始练拳习武,成为孙门弟子……


  要说这孙氏内家拳,孙叔容是有底气的。她是孙氏内家拳的第三代传人。

  她的祖父孙禄堂(1860年~1933年)是近代著名武术家,2006年网易评选“中华武林百年英雄榜”,孙禄堂被列为“金榜第一人”。资料显示:他对太极、形意、八卦各门拳法无一不精,年轻时踢馆无数从未落败,艺成后游历天下,难寻敌手,在世时名家皆为叹服,他曾信手击昏前来挑战的俄国著名格斗家彼得洛夫。年逾花甲时,力挫日本天皇钦命大武士板垣一雄。古稀之年,他又一举击败日本五名技击高手的联合挑战。因此,他在当时武林中享有“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美誉。孙禄堂以毕生精力,钻研形意拳、八卦拳、太极拳,并融三者为一体,创立孙氏太极拳。

  她父亲孙存周(1893年~1963年)自幼秉承家教,文武兼修,又敏而好学,深得太极、形意、八卦诸拳之精髓,尤以武术技击闻名于世。他一生笃技击,好任侠,远浮名,书剑合璧,轻利重义。他曾与晚清翰林、直隶总督陈夔龙是忘年之交。陈夔龙向孙存周学习拳术,同时也给孙存周讲了不少学问和道理。大学问家马一浮、朴学大师胡朴安、中国近代研究古曲的著名音乐家汪孟叔,都与他交往甚密。别人从他那儿学拳,他从人家那里增益文理史艺等方面的修养,逐渐成长为武林中文武兼修、气质超凡、卓尔不群的一代天骄。

  孙叔容的幸运之处,就是有幸与比她大4岁的姑姑一起,直接跟着祖父孙禄堂学艺,后来又跟父亲学拳。她所学到的功夫和传授的武艺,都是正宗的、不走样的孙氏内家拳。1953年起,她跟着父亲在北京北海公园习武授徒。父亲去世后,她到北京月坛公园定点义务收徒,跟她习武学拳的有200多人。“文化大革命”期间,她下放到农村劳动,白天挨斗,晚上就到小树林里习武……孙叔容坚强如此,执著如此。
1979年随华锺彦先生定居河大,她便把孙氏内家拳这一武林奇葩带到古都开封,使之生根开花,结出硕果。


  每天早上天刚亮,孙叔容就早早来到阳光湖边,等待学拳的弟子们。7时30分,大家练完回去准备上班,她送走最后一名习武者才起身回家。每逢周末,她往往到9时多才能回去。那时候,习武者来自各个不同的行业,不乏下岗职工,而孙叔容义务教拳,让人们强身健体,也让武术这种民族文化遗产得以传承。她觉得这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使命。

  当年,她受聘为开封市武术协会顾问,置点在河南大学内传授孙氏内家拳。

  还有一段轶事。1981年,河南大学中文系78级的一名来自农村的学生,在家就喜欢武术,但是只会一招一式练习,拳理上总搞不明白,拳师也说不清楚。于是,他就萌生了寻找高人的想法。无巧不成书,华锋正是他一个宿舍的同班同学。华锋问他:“你若真想学拳,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师,孙禄堂的孙女!”一天下午,华锋把他领到了家。他第一次见到孙叔容,便吃了一惊,他说:“没想到要拜的老师竟是如此儒雅,谈话中,老师神态温和慈祥,思维清晰缜密,语音清亮悦耳,给人如沐春风之感。”仅就这一个学生,孙叔容先演示了几套拳式,然后从书架里抽出五本薄薄的小书递给他,说:“今天就不教拳了,你先把这几本书拿回去。今后你下午课后有时间就来这里学拳,其余找时间把这几本书好好读一下。”如此独特的教法,让他感受到孙叔容确实与别的拳师不一样。很注重对拳理的阐述,更有做人的道理隐含其中,他就专门用日记本对认为重要的内容一一摘抄。后来的经历,他写成了回忆文章:“老师教拳,往往是先演示,再讲解要领,然后带着我练。有不对的地方,给我一一指正,不但指出毛病所在,而且结合拳理,重点讲明为什么会有毛病。一开始,我就在老师的书房进行教学练习,后来到院子里,老师一遍一遍领着我练,再后来学练套路、器械,就在家属院的路上。老师教拳,不断打破常规,很有点超前意识。”

  他回忆说:“当时老师64岁,头发还是灰白的,转起掌来,步捷身灵,白发飘飘,老太太鹤发童颜,真是强健不逊壮年!”
在她的精神感召和努力下,开封兴起了学习孙氏内家拳的热潮。习拳者先后达数千人,正式拜师学艺者数十人。河南大学还开设了太极拳课程,成百上千个学生先后学习孙氏太极拳,并在重大活动重大典礼上表演。

  1988年以后,弟子们开始拜师。每次举行拜师仪式,都可见到拜师帖子上的“尊师重道,虚心受教”等字样,德在第一,这成了她授拳的信条。她一再强调,孙门弟子说话要有口德,不得随意臧否其他拳派的好坏;孙门弟子要有手德,与人交手时不得伤人;孙门弟子要有高尚的道德,有弘扬传统的远大志向。对于“重道”,弟子杨峥深有体会。有一天练拳,时间不早了,孙叔容还要陪着弟子们练,杨峥就说:“老师,你先回去吧,我们再玩一会儿!”一听到“玩”字,孙叔容就严肃起来,批评道:“练拳就是练拳,认认真真地练,玩什么玩儿?!”这一句话,让杨峥和他的师兄弟们牢记于心,敬重习武之道。

  人之常情,逢年过节弟子们带点礼物看望老师,但孙叔容不让弟子们破费。杨峥正值上学期间,春节前第一次提着礼物上门,就碰了钉子,孙叔容老师的脸当时就沉了下来,说话毫不客气:“你不用花父母的钱为自己脸上贴金。如果有一天你能挣钱,挣个金山搬过来我都要,那是你的本事!”身为女性,孙叔容甚至有着男人不具备的气度和胸怀。

  至今,提到孙叔容,她的弟子们还说:她为人的品德,就像孙氏武学一样,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当你用心灵去体悟时,却会感到是那么的悠远绵长、回味无穷……

  闲暇之余,孙叔容喜欢书法,习练隶书,喜欢诗词,也提笔与华锺彦先生唱和,但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参与整理出版《孙禄堂武学著作大全》上。她不遗余力,协助华先生一起为祖父的书加上注释。因为华先生深厚的文学功底,夫妇二人举案齐眉,最终促成了《孙禄堂武学著作大全简注》问世,为普及孙氏内家拳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但她没有忘记,祖父的拳书放在河北乡下。1949年战争刚刚结束,是妹妹孙婉容带着表姐冒着风险,历尽艰辛,从老家找到祖父的拳书及印制拳书的铜版并带回北京……小弟孙宝亨也不遗余力地做着推广孙氏内家拳的事业。因而,书籍出版之时,孙叔容把妹妹和弟弟的名字一并署上。

  来汴10年,她的生活过得充实,过得幸福;这10年也是华先生生活非常充实幸福的10年。20世纪80年代以来,华锺彦先生在精心培养古典诗词创作人才的同时,大力倡导诗歌吟咏活动,他是这一领域的拓荒者与学术研究的早期领军人物。孙叔容协助先生致力于唐诗的吟诵,至今网上还可见到两人吟诵的杜甫诗歌《登高》。

  偶有分别,夫妇二人写诗唱和。譬如,1982年2月19日华先生写《怀远》诗:“人阻归期雁又迟,翻回往事悔难支。黄昏数到黎明后,刻骨相思十二时。”1985年秋,孙叔容在北京小住未归,华先生外出开会回到开封,见到孙叔容两封信,急忙回信并寄小诗一首:“久客怀归切,征车觉路长。风翻莲叶白,雨打稻花香。日月人空瘦,幽燕梦可香?上京秋更早,衣着务提防。”有时,孙叔容也写诗以和夫君。如1983年2月在京中写《无题》诗:“皎皎青天月,依依玉镜台。知音千里外,青眼为谁开?”华锺彦和诗:“月是当年近上元,镜台人却守天边。何当一梦飞千里,重话天坛到地坛。”
每逢暑假,孙叔容就与华先生相伴赴京,在砖塔胡同贴邻的小珠帘的孙氏旧宅小住。周末与家人故友相聚,吟诗写字,交流孙氏内家拳技艺……珠联璧合,其乐无穷。遗憾的是,就在1988年夏天,华先生不幸病逝于北京。

  这一年,孙叔容女士受聘为河南大学“特约拳师”,河南省体委授予孙叔容“河南省武术老拳师”称号。还是这一年,她开始在河南大学体育系武术班教授孙氏太极拳、形意拳。其间,孙叔容女士不但亲自教授,而且与众弟子操练,不差分毫。她从安徽请来师妹祖雅宜,从北京体育大学请来妹妹孙婉容赴开封指点、调教众弟子,坦诚传艺。


  送走华先生之后,孙叔容没有选择回到北京,依然生活在开封,与儿子华锋夫妇住在一起。她在教拳的同时,仍然不忘整理武学书籍,这就有了后来出版的《八卦拳》、《八卦剑今译》、《雪片刀》、《孙氏太极剑》、《孙氏太极剑对练》等武学著作,极大地丰富了传统武术文化宝库。

  为人处世,孙叔容活得非常坦然,非常充实。因为祖父和父亲的言传身教,时时影响着她。

  祖父练拳,目的就是“强兵、健身、强国”,不仅如此,思想也比较开明。他是第一个拿出自己的拳照(练拳的招式和真人照片)编印成书、广泛传播武术技艺的人。不仅如此,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他家族中的女子无一人缠脚,写字、读书、练拳,一个个走上了社会。孙叔容的父亲更有报国之志,他把大儿子孙宝和送进黄埔军校,儿子毕业后又随军赴上海参加“八一三”对日作战,令他骄傲。抗战期间,他甘愿忍受饥贫,常年隐居在乡下,教乡人武技,用以自卫。抗战胜利后闻知长子孙宝和在1944年在洛阳战役中被日军炸弹所伤,壮烈牺牲。他手抚遗物,称其“不辱家风”……

  孙叔容敬重祖父和父亲,敬重孙氏内家拳。她把授拳当成了她的责任,以授业解惑为乐。随她习练太极拳者由河大校园扩展到市内外各处,多达1000人,其中不乏学有所成的优秀者,在国内外及省、市武术比赛中多次获奖。后来,河大也成立了河南大学孙禄堂武学研究会,再后来有了学生社团——河南大学孙氏太极拳研究会。

  1990年11月,她创办开封市孙氏内家拳研究会并任会长。弟子们曾多次参加省市级各类武术比赛均取得较好成绩。
  1996年8月,河南省温县第四届国际太极拳年会,国内外太极高手纷纷展示不同风格的太极武功。其中,来自开封的孙氏太极拳表演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步随身换,收放自如,心静、神聚、身灵、劲整的深厚功力博得大家的由衷赞许。他们就是孙氏太极拳名家孙叔容的弟子。那一次,开封孙门弟子取得了两个第一、两个第二、两人并列第三名的好成绩。

  转眼间,差不多又一个10年过去了。

  1998年,因年事已高,身体欠佳,医疗报销手续只能在北京办理,她才回到北京。虽在北京授徒,但她一直惦记着开封的弟子们。开封的孙门弟子更是忘不了自己的业师,凡是有机会去北京出差,都要去老师家里坐坐,让老师看看自己的拳练得如何。到老师生日的那天,开封的孙门弟子一定要到北京给老师祝寿。

  从1998年到2004年,老师的生日,开封的孙门弟子都有大批的人进京给老师祝寿。2005年老师鹤驾西游后,开封的孙门弟子在老师生日当天在老师的遗像前习练各种套路,向老师汇报一年来练拳的体会。这种尊师、敬师、怀念老师的心情,只有孙门弟子自己心里清楚。
  在开封时,有时弟子们外出比赛,有的人家境不好,她掏钱给弟子做路费。回北京后,她一听说开封一个做小买卖的弟子的妻子得了白血病,立刻嘱咐保姆赶紧到邮局给他汇过去1000元。后来,她又发动北京的孙门子弟捐助万余元,帮助弟子渡过难关。视弟子为己出,她实在可敬。

  为弘扬孙氏内家拳,她又出资让弟子杨峥创办了“孙氏内家拳”门户网站,使孙氏内家拳的明天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她很看重开封。病危之时,她还惦念着开封。她对前来看望的由开封来的杨峥等人说:“带摄像机了吗?有几句话你给我录下来!”说完,拔掉吸氧的管子,交代了三件事:恢复开封市孙氏内家拳研究会、门户网站不能停、协助师姑孙婉容、师叔孙宝亨发展孙氏内家拳……

  2006年5月21日,著名武术家孙叔容老师的骨灰安葬仪式在北京万佛园举行。开封市孙氏内家拳研究会、焦作市孙门弟子、深圳市孙门弟子、河北孙门弟子、沈阳孙门弟子、郑州孙门弟子、北京孙门弟子、濮阳孙门弟子、孙禄堂武学发展中心的同门;孙叔容的妹妹孙婉容、弟弟孙宝亨、孙叔容亲属及生前好友近百人参加了送行仪式。开封市孙氏内家拳研究会新任会长华锋教授撰写的碑文,客观评价了孙叔容的一生:“公忠正直,淡泊名利,孝贤仁慈,纯朴善良,德艺双馨,堪称师表。”


  如今,孙叔容所带弟子,若算上开封市孙氏内家拳研究会前任会长华锋、现任会长孙富山代师授徒,入室弟子已达66人,学拳习武者不计其数。河南大学孙禄堂武学研究会在老会长张新民、新任会长洪浩的领导下,习练孙氏内家拳的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开封的孙氏内家拳弟子到各地参加交流活动、赴外地比赛,也更加活跃,捧回的奖牌也更多了。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目前,开封的孙氏内家拳活动仍在蓬勃发展。每逢晨练,河南大学明伦校区和金明校区、苹果园、市委南侧广场、广电局门口、电业局院里、禹王台公园等处,孙氏内家拳的普及和发展仍在沿着孙叔容老师的遗愿在走……北京的什刹海等处,孙叔容的妹妹孙婉容老师也作为“非遗”项目的传承人继续着这项事业。每逢孙禄堂、孙存周、孙叔容等人的诞辰、忌日,全国各地乃至海内外的孙氏内家拳弟子和习武者,都会想起或者通过活动纪念这些武术界的先贤们。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