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更多作者文章 > 正文

孙式拳安徽合肥市传播第一人祖雅宜老师—叶劲松

2012年02月22日 更多作者文章 ⁄ 共 4793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3,557 views 次

雅宜老师祖籍河北定兴县,1922年6月14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家底殷实,思想封建的商贾家庭,老师在家排行老小,与两哥、两姐年龄相差甚远(老师比自己的 侄子大不了几岁),父母也极为疼爱,但从小没有人身自由,不准单独外出,连出外读书的要求,都不批准,只准请私塾先生在家教习,因两位兄长喜欢拳脚功夫, 受他们影响,老师也自幼爱武,性格顽强,常在自家庭院锻练,善举石锁,膂力过人,1945年前后,兄长聘请武学大师孙存周先生至家教授子侄,习练孙氏武 学,老师也跟从练习,雅宜老师从学后,深深被师爷精湛绝伦的功夫所吸引,立志继承绝学,练功刻苦异常,每天上午,家里用人力车把存周师爷接到家中,师徒众 人一练就一上午,晚上老师自己单独在自家花园里习练,,披星戴月,常常练的两腿晚上连床也上不去,但第二天接着再练,日积月累坚持不懈,功夫日有增长,进 步神速,深得存周师爷的赏识,一年后,同练的多名学生中只有雅宜老师一人正式拜师,被师爷纳入门墙,数年后,老师曾随师爷在北海公园团城上习拳授艺,有一 拳家看到雅宜老师练拳,身法中正,动作齐整,劲力沉实,颇有功夫,便问存周师爷:“您这女弟子练功有头十年了吧?”,师爷答道“刚满三年”,该拳家大为惊 叹:“您老是怎么教的?”,存周师爷哈哈大笑:“你不要问我是怎么教的,你要去问问她是怎么练的!”言谈之中师爷颇为自豪。雅宜老师从师爷习拳近二十年, 较为完整的继承了孙氏拳,形意、太极、八卦拳、剑,雪片刀、齐眉棍以及弹弓、虎头双钩等各种拳械,她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平日又能注重实践,常与师爷试 手,并常默思揣摩,刻苦钻研,散手深得师爷真传。内力深厚,出手稳健狠疾,步法灵活多变,令人防不胜防,最终成为存周师爷最为得意的女弟子。艺成后深藏不 露,与人试技时,未曾一负,在京城武术界,享有盛誉。
雅宜老师功夫上身后,曾立志独身,追随存周师爷以传播孙氏武学为业,但被封建家庭极力阻挠,父母认为女孩子抛头露面,有伤风俗,绝不应许,催其嫁人,老师 虽尽力抗争,但因母亲以死相胁,为尽孝道,老师终志愿未遂,遗憾终生。后来老师结婚生子,忙于家庭,但出于对孙氏武学的热爱,仍然跟从师爷继续习练,逢年 过节,师爷寿诞,老师必携礼品前往探望祝贺,以尽弟子孝道,师爷亦竭尽所能倾囊相授,衣钵相传,天长日久,岁月流逝,雅宜老师与师爷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感 情,与师爷形同父女,与叔容、继容、婉容师姑、宝亨师叔也亲如姐妹兄弟,平时遇到困难必互相照应。1963年8月28日上午老师刚从师爷家回来不久,便有 街坊前来代信,说师爷过世了,老师大为生气,斥责说“你不要瞎说,我刚从我老师那回来!”,来人忙说:“你自己去看看吧、、、、、、”,老师连忙乘车赶到 师爷家,只见门口已摆上了花圈,便觉天旋地转,晕倒在地,醒来时,雅宜老师是泣不成声:“恩师啊!您老和我上午还谈笑风生,谁知这半晌功夫,我师徒二人就 天各一方,永世诀别、、、、、、”情到深处,真是泪如雨下,肝肠寸断。悲痛之余,老师协助师姑们料理完师爷后事后,坚持为师爷带孝49天,平时老师上街出 门时,有熟人见到老师臂带黑纱,便惊问:“你家哪位老人……?!”,老师回答说“是我老师过世了”,旁人知道此事后,都纷纷赞叹,雅宜真是情深义重,对待 自己的老师,比自己的长辈还亲,真是不是父女胜似父女,赞叹存周师爷收了个好徒弟。
雅宜老师一生命运极为坎坷,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优越,衣食无忧,当年跟师爷学练弹弓时,仅买一个牛角弹弓就花了100大洋,老师虽贵为千金,但毫无娇饰之 情,为人诚恳,待人接物通情达理,平日里除武事外,还跟从京城名医学过针灸、推拿医术,喜听京剧,当年北京城四大名旦演出时,老师是逢场必看,受存周师爷 影响也爱好书画,特别是山水、松柏之类,爱侍弄花草等 ,情趣高雅。如果解放后,国家政治稳定 ,老师还是大有作为的,但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期间,祖家受到了巨大冲击,二姐腿被打断,二姐夫李梦庚也被迫害致死,老师的家也被抄了,弹弓、鲨鱼皮鞘的宝剑 等心爱的武术器械和古董财产等被抢走,所珍藏的名人字画也被付之一炬,为避更大的灾难,1968年,老师只好随夫举家携子迁往老家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撮镇 的一个条件艰苦的村庄,以务农为业,老师一家知书达理、待人谦和,他们的到来,受到了乡风纯朴的村民的欢迎,老师也发挥自己针灸医术特长,义务为乡民诊 治,擅长医治中风、半身不遂、胃下垂、妇科病和痔疮等症,一时求诊者众多,应验如神,在方圆几十里闻名,受到乡民的敬重,平日村里谁家闹个纠纷,总爱找老 师去评理调解,后来三个师姐也先后在当地出嫁,未能返城,只有师兄一人以下乡知青的名义返回京城,现在北京居住。老师在这里过了多年虽然生活艰苦但还算平 安的日子,与人不谈武事,但仍暗自练习,念念不忘师爷的教诲,想把孙氏拳传播下去。
存周师爷故去后,雅宜老师与叔容师姑们仍互相往来,平常里相互照应,情同手足,自己的子女也把对方当作自家长辈看待,三个师姐称叔容师姑为大姨,宝亨师叔 为舅,在文革期间,老师落难时,叔容师姑冒着危险前去老师家探望,谁知刚到巷口,就看到师姐蹲在巷口,看到师姑忙说:“大姨,我妈叫我在这里等您,请您最 近不要到我家去,免得受牵连、、、、、、”说完就跑了,听到此语,叔容师姑感慨万分:雅宜啊!你到这时候还能考虑到师姐的安危啊!、、、、,后来师姑再去 时,老师已远走他乡,临走时怕连累师姑们就未通知她们,一直到70年代后期才联系上,原来双方都不认识,只因为孙氏拳把她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危难时期 仍为对方着想,这种真挚的友情和亲情,虽相隔万水千山也阻隔不断,任时光飞逝如电也丝毫不减。1979年后叔容师姑定居在河南开封市,业余时间在河南大学 传授孙氏拳艺,学生众多且能刻苦磨练,为了使学生们更好的掌握孙氏拳法,师姑想到了父亲的得意门生,自己亲如姐妹的雅宜师妹,于是数次写信邀请师妹来河南 传拳授艺,老师当时老伴已去世,与师姐租住在合肥市郊,因外孙尚年幼,帮助师姐料理家务,接到信后,虽难以分身但仍克服困难,安排好家事,在1987年前 往河南。到达河南开封后,老师受到了学生们的热烈欢迎,她也被师侄们学习孙氏拳的热情深深的感染了,每日晨起即与众师侄一起习练孙氏拳法,更多的是传授自 己的特长——散手。师侄们早就听说过雅宜师姑拳艺精湛,功夫纯正,今日能得到师姑的亲自指教,个个都热情高涨,认真学习,十分珍惜这不可多得的机会,老师 也尽心传授自己平生所学,朝夕相处,师侄们与老师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过了一个多月,本来师姑与众师侄要挽留老师再多住些时日,但老师考虑到合肥的外孙尚 小,师姐一人忙不过来,要回去照应,就与师姑他们辞行,临走时,叔容师姑和众师侄买了很多礼物,把老师送到车站,彼此依依不舍,洒泪而别。后来老师常跟我 说,在河南开封的那段日子,是她一生中最为快乐的一段时间。
八十年代初期,老师在合肥市红星路租住,离合肥市逍遥津公园较近,常到那里练功,老师不凡的身手吸引了众多习武者,纷纷要求拜师学艺,老师教徒,首先要观 其品行是否端正,然后才能下学,当时带了几个学生,也对他们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他们能把孙氏拳继承下来,遂悉心指教,很下了一番工夫,主要传授了孙氏形 意拳术,也有几位师兄练的相当不错,,但后来由于成家立业,忙于生计,未能坚持从学,以至半途中辍,老师每谈到此处,总觉的很惋惜。老师一生对孙氏拳极为 珍爱,不管是顺境和还是逆境,经历了众多磨难,对拳术的热爱却始终痴心不改,亲戚朋友,有时包括子女也不理解,认为老师又不靠练拳生活,这么大年龄,练这 玩意有啥意思,练了一生又有啥出息了、、、、、、,老师后来对我说:“小叶,孙家拳可是国粹啊!她是一门艺术,我几十年虽经百难,仍坚持不辍,一、是想不 辜负你存周师爷对我的培育和期望,二、是想将拳艺再传下去、、、、、”,老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她晚年病魔缠身的情况下,我常去探望她老人家 时,她仍强撑病体为我传拳授艺,我劝老师要注意身体时,她对我说:“我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我想从前学过几手就给你留下几手,希望你能下一番苦功,真正 把孙家拳继承下来、、、、、、,”听到这话,当时我的眼眶湿润了,老师重病缠身,考虑的不是个人的安危,心里想的还是孙家拳,我心里暗下决心,今后无论条 件多么困难,我也要坚持练下去,不辜负老师的期望。
雅宜老师不仅拳练的好,而且善于教学,不愧为一位明师,她的教诲至今难忘,我学艺前曾练过长拳套路,跟老师初学时,只是站孙氏无极式和三体式,对于练惯套 路的我,感觉枯躁难耐,练的不是很认真,老师看出来告诉我,孙家拳是内家拳,招式不如长拳外形好看,但很吃功夫,此二式是孙家拳筑基之式,式简意精,要注 意神舒体静,身法中正,松腰塌胯,力沉足底,此为培养内力,久而久之,方可气沉丹田,足底生根,万不可急于求成,达到以上境界,方可行拳走式,行拳时要用 自然之力,不可怒劲憋气,注意头顶项竖,腰直肘坠,肩胯放松,劲从足起,手脚动作要注意齐整,后蹬前踩,内外相合,方能力达梢节,打太极拳要如行如流水, 绵绵不断,练形意拳时要以五行拳为根本,步伐要稳而不慌,快而不乱,练拳时万不可贪多求快,浅尝辄止,如果要练功夫,必须要有一定的量,我跟你师爷练拳 时,哪一形不是一练就一个多钟头,才稍事休息,一形不顺,切勿下学,招招式式必须要练到劲力齐整,意到力到,劲路顺遂,方可与人相较。平日里要多与人缠 手,不可有丝毫的马虎和懈怠,拳是死的,人是活的,平日还要多意想,以一对一,或以一对多,或进或退,时左时右,忽高忽低,动作拆开,应设想如何用所学招 式应敌,树木,石凳等都可为假设敌,长期训练才可反应灵敏,应敌自如,散手时要沉着冷静,注意对方眼神,步法要灵活,出手不空回,手疾眼快,稳准狠整,挨 到哪用哪打,拳、剑里各种招式都可能用上,要随机应变,灵活应用等,当谈到对待其他门派的看法时,老师说,任何门派流传下来,都是有它的长处,切勿等闲视 之,天下只有无敌的功夫,没有无敌的拳种,老先生和你存周师爷功夫盖世,哪一个不是通过艰苦磨练而来,而且还善于吸取他人所长,两位先生只要看过别人练 过,就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变成自己的东西。现在的人大多是理论高,功夫浅,过去的人,是功夫深,理论低,你今后一定要注意,不要怕吃苦,架子要坐下 去,持之以恒,才能方有所成。
老师教拳和师爷一样,要求极严,一拳不顺,绝不教二式,学拳者大多不耐其苦,而半途退却,故在合肥市传拳不是很广,当年,也有武协教练慕老师拳艺,邀其共 同办班致富,被老师断然拒绝,尽管当时老师生活也很清贫。后来老师对我说:“几个月就把拳剑都教给人,只能摆个花架子,哪里还有拳的味道,那是在糟蹋拳 艺、、、、、、”在老师的心目中是把孙家拳惜如珍宝,宁缺勿滥,绝不轻传,她与合肥市武术界交往也不多,但与老师接触过的人,对老师的拳艺都留下了极深的 印象,至今还难以忘怀。合肥市杨式太极拳名家于家岚老师(太极拳技击家,曾用沉劲掌毙疯狗,师从北京崔毅士先生,也是笔者的恩师),吴式太极拳家吴道成先 生(享年101岁),生前都对老师的功夫和为人赞不绝口,极为尊敬。在合肥市雅宜老师传下来的拳艺有:孙氏太极拳、形意拳(五行拳、五行连环、八式、 十二形)八卦拳、纯阳剑、三才剑等拳艺。
1998年7月20日,雅谊老师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虽然老师已经走了,但给我们孙门弟子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您那尊师重道、重情重义的优良品质,对 拳艺精益求精、求真务实的精神,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高尚气节,以及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的毅力、传承拳艺的高度责任感和精湛的拳艺将永远是我们孙门弟 子从学的榜样,您那未遂的志愿我们将会为您完成,值得让您欣慰的是,七年后的今天,您播下的孙氏拳种子已经在江淮大地,甚至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将来定会 开花结果!老师:您安息吧!您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孙门弟子将永远怀念您!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培源 2016年02月13日 上午 11:35  @回复  Δ-49楼 回复

    叶老师,您好,我是孙氏拳的爱好者,在合肥市工作,想向您学习孙氏拳,请问怎样与您联系?我的手机号是13661793285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