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孙存周先生文章 > 正文

给金仁霖先生的信笺——孙存周

2011年11月08日 孙存周先生文章 ⁄ 共 30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467 views 次

  

来函称呼不敢当
先是亡弟務滋于民七、八年间,应太仓中学之聘,担任武术教员。课睱之余,去申孟德蘭路某宅,教内家拳(形意、太极、八卦)。适时任邱刘某等,在山西路棣隆里组立武术社(社名忘记),亡弟常去闲话,社同人等从之学,会鄙系太极拳(此系亡弟于鄙人来申后,对余言)。鄙人于民八、九年间(确期已忘),应杭州友人之约,去杭教拳。每月必赴申半月,住三多里,与吴得波等研究太极拳(未公开教授)。三年之久,未闻有教太极拳者(或系鄙人寡交游之故)。殆十一、十二年间,始有陈某专教太极拳(杨系)。承下问,故敢兼陈。
兹有恳者:鄙人性不喜宣传,望勿因来申之后先,作渲染溢美之辞。为祷。复呈
仁霖先生左右
并颂
文祺
存周顿首
四月十六日灯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