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童旭东先生文章 > 正文

浅析孙禄堂先生独步中国武学巅峰的原因—童旭东

2013年10月06日 童旭东先生文章 ⁄ 共 35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931 views 次

孙禄堂先生独步中国武学巅峰,取得了他人无法企及的武学成就。那么他是如何取得武学的至高成就,在他成长经历中有什么奥秘吗?

我认为主要有五大因素:历史逻辑、文化土壤、家学渊源、从学机遇以及个人超拔的天赋和努力。

首先,为什么说孙禄堂取得卓绝的武学成就具有一种历史逻辑?

因为中国武学发展有其内在的演化逻辑,这个内在的演化逻辑又是在中国历史大环境的演变及影响下形成的。其历史的演化逻辑就是,在外界环境变化与影响下,武术文化不断且顽强地展示着个体对自由的追求,从技击技能到认知,再到精神、情感与心性。下面这个图表就显示了中国武学发展逻辑的这个演化过程:

16世纪

17世纪

18世纪

19世纪

20世纪初

抗倭战争促进提升近战能力的需求

清末明初,禁止民间私藏武器以及西方强劲火炮的进入

清朝中期,颜、李学说盛行

清末,太平天国、甲午战败,八国联军入侵,展现了现代火器的威力。同时西方文化涌入

清末民初、中西文化激烈冲突,西方文明的强烈刺激与反作用

武技特点:冷兵的复兴,表现为齐勇,冷兵阵战和势法的提升。

武技特点:武技开始强化个体能力的进一步解放,并向单兵、徒手、养生的方向转向。

武技特点:武技开始向认知的方向深化,并进一步追求解放个体的能力,向中气、劲力、技法丰富的方面深入。

武技特点:武技开始进入到精神层面,并开始向中华文化的根本处寻求对自由的进一步的追求,特点是向中气、劲性、技法简约上聚焦。

武技特点:武技全面进入到精神、情感与心性的层面,个体对自由的追求达到极致。武技特点:技击效能提升到极致以应对现代的火器。特征:中和、内劲、博综贯一。

 

上述这个表格体现了中国武技随时代发展演化的内在逻辑,其发展的极致,就是孙禄堂提出的拳与道合的武学思想、内劲原理、中和极则、极还虚之道和以博综贯一为特征的圆融的武学体系。孙禄堂将武技中的内外、动静、体用统一于一体,把中国武技提升到一个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孙禄堂之后的武术家们,包括李小龙先生虽然先后提出了一些武术思想,但其内涵都没有超出孙禄堂武学思想的范畴。中国武技发展的历史逻辑表明:孙禄堂作为独步中国武学巅峰的人物,在一定程度上是武术发展历史逻辑的必然。

 

那么这种历史必然为什么会偶合在孙禄堂这个人物身上,这就要提到其他几项因素所起的作用,即文化土壤、家学渊源、从学机遇以及个人超拔的天赋和努力。

 

那么,作为文化土壤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说到文化土壤的影响,有两个层面,一是民族土壤,二是地域土壤。有关武术的民族土壤论述者甚多,这里无须赘述。这里只提一下地域土壤,关于孙禄堂成长的这片地域土壤,可谓历史风气积淀深厚。

孙禄堂是保定人,明末清初有位理学大家孙奇逢(1584—1675 ),也是保定人,钱钟书认为,孙奇逢一生为人有三个特点:一是身体力行。二是有义侠之迹,明末乱世,他能够率领几百家据守险要,保全乡里。三是教育了很多人才。孙奇逢对后来颜元主张培养文武兼备、经世致用的人才思想有重大影响。所以说,孙禄堂生长在这样一个倡导文武兼备、经世致用、慷慨悲歌、行侠仗义的人文环境的土壤中。

 

这里还要说到孙禄堂的家学渊源。

 

孙禄堂的父亲叫孙国义,是位文林郎。文林郎是正七品散官,没有俸禄的。在孙国义的碑文上有这样的记载:“盖闻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明德之后必有达人,完县城东南任家疃村,有孙君讳国义------孙琢公之子也,弟兄二人,君居其次。孙氏累代耕读,自君之祖自孔公经商起家,本饶于财,至君之考琢公,好周人之急,家遂中落,及君幼时即窘,------家虽不足,如遇亲友乡党之婚丧患难等事,君则尽心力而为之,劳怨不辞,君之素行感人甚深,故排难解纷乡人无不悦服。君尝恨幼年家道式微,无力读书,故对于哲嗣禄堂求学,异常注意督责训勉,不尝宽假,哲嗣亦生而嶷嶷,超绝常儿,学识宏富------”由此可知孙禄堂生长在一个累代耕读之家,其家风积善、明德,尤其他的父亲孙国义,家虽不足,帮助乡里尽心力而为之,劳怨不辞,其行感人甚深,同时,督责孙禄堂研求学问甚严。孙禄堂又生而嶷嶷,超绝常儿,故学识宏富。

 

那么他在求学机遇方面又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孙禄堂跟从的几位老师如李奎元、郭云深、程廷华、郝为真等都是上一代武术家中站在当时武学制高点的人物,孙禄堂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从学机遇,我们可以从当年一些史料记载中找到些答案。

 

如在《国术名人录》中记载:孙禄堂“遇同道罔不谦逊,如无所能者,而忠义之心肝胆相照,非常人可比。”再如,在《拳意述真》中陈微明记载道:“敏捷过人,人亦乐授之。”说明孙禄堂是位道德非常高尚、天资过人又极谦虚人,因此常常能打动老师。同时孙禄堂所遇到的这几位老师也是心胸旷达,见识高卓的人,所以说是相互投缘。过去有个说法,上乘武学都是师访徒,就是由师傅找徒弟。找什么样的徒弟呢?当然是品德好、天资高、悟性强的徒弟。而孙禄堂在这些方面都是极为突出的,所以他总能遇到别人遇不到的好机缘。

 

当然只有天资、机缘、品德的出众还不能成为一代大宗师,个人的奋斗与努力更是不可缺少的。

 

据史料记载孙禄堂努力、奋斗的程度更是他人难以企及的。当年热衷于收集武术家事迹的向恺然记载道:“从来拳术家肯下功夫的,大概要推孙禄堂为最,……所以孙禄堂的武艺纯熟自然到了绝境”。再如山东国术馆教务长田镇峰记载道:“凭心而论,他研究技击术的苦心孤诣,实为一般人所不及,他由磨练中而获得的技术,亦为一般人难做到,他锻炼上的勇迈和奋斗,更为一般人势所难能了。”孙禄堂谦虚好学在当时是出名的,根据孙禄堂自述,孙禄堂在弱冠之年就已经达到行止坐卧周身各处皆能触之即发、扑人于丈外无时不然的境地,这是很多武术家一辈子追求的目标,然而孙禄堂并不自满,仍能虚心求教,并听从在内修方面颇有造诣的宋世荣前辈的指点,进一步追求“有若无、实若虚”的境界,此后不久孙禄堂在内修造诣上就进入到练神还虚的境地。因此向恺然说:“孙福全因有兼人的精力,所以能练兼人的武艺,他在北方的声名,并不是欢喜与人决斗,是因被他打败的名人多得来的,是因为好学不倦得来的。”中央国术馆编审处处长姜容樵也记载孙禄堂:“这人也真奇怪,本领越是高强,求学的心越是真切,凡是同门的武师,不管是师爷、师叔、师伯、师兄,不管千里万里山州川县,问着讯,就要去拜访,有一手专长,他也不肯放松。同辈师兄弟中就数他年纪最大,也就算他的能耐出类拔萃。”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为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在这方面孙禄堂堪称典范。

孙禄堂的努力与奋斗不仅体现在武功本身,还在于他文武兼备、德艺兼修,并使之融会贯通,所以他的武学成就独步于时。杨明漪记载孙禄堂:“因拳理悟透易理,及释道正传真谛、经史子集释典道藏之精华,老宿所不能难也。旁及天文几何与地理理化博物诸学,为新学家所乐闻焉。”当年晚清翰林陈微明,状元刘春霖等都因仰慕孙禄堂的学识而拜于门下,此外很多近代著名学者因钦服孙禄堂的学识而持弟子礼,如近代儒宗马一浮、国学大师庄思缄、朴学大师章太炎、胡朴安、古琴大师汪孟舒、书画名家刘如桐、高道天等,还有军政界要人如晚清肃王意公、直隶总督陈夔龙、曾出任民国参、众两院议长的吴景濂、国民政府上将李烈钧、民国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等。这些文化精英和政要人物甘愿拜在孙禄堂名下,一方面是因为孙禄堂的武功神奇、冠冕古今,另一方面是由于孙禄堂的道德修养和学识非一般人可及。从孙禄堂的留存下来的著述中反映出他不仅文武兼备、融会贯通,而且哲思高卓,对中国文化有独到的提升,开辟了一个以武悟道的文化新领域。

 

因此孙禄堂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与他的好学精神密不可分。虽然他12岁就因家贫辍学,但通过长期自修,使他的文化修养达到很高的程度。这里再举两个例子:

如孙禄堂少年时,因为家里穷困,买不起练字的纸墨,他就用毛笔沾着水,在铜箩筛上练字,孙禄堂晚年时,他的书法达到很高的水平。这些是目前收集到了一些孙禄堂的书法作品。

再比如孙禄堂为了研究易经,听说四川成都有某高僧精通易经,于是不远千里徒步来到四川成都访某僧求教。即使到了晚年孙禄堂每到一处,也总是打听当地的学养深厚的学者,若闻其人,必登门拜访,虚心问学。

孙禄堂不仅在中国传统文化上学养深厚,而且对于现代学术、西方现代科学同样有很大的兴趣。他在北京的时候,一有机会就去高校旁听天文、几何、地理、物理、化学、博物等学科的课程。孙禄堂这么做,一方面是他的求知欲使然,另一方面是由于他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所以他体悟的很多道理已经超出了武艺的范畴,他需要探求如何使拳术中的道理与其他学科的道理相互融通,因此他晚年提出拳术能体万物而不遗,所谓武至极而文,孙禄堂最为典型。

 

因此,历史逻辑、文化土壤、家学渊源、从学机遇、品德修养、刻苦研练、勇于实践、好学不倦、文通武备以及天赋卓绝等诸因素共同造就了孙禄堂成为中国武学发展史上的巅峰。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