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绝响津门张烈—童旭东

2012年02月11日 张 烈先生文章, 童旭东先生文章 ⁄ 共 224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286 views 次

 

  张烈,1938年出生,原是北京人氏,后去天津工作,虽身高不过一米六,但体魄健壮,气质不凡,闻其言、观其神,足可证之。
   张先生于武术颇有些天赋,六岁开始习武,十三岁时,已小有些“恶名”,好斗殴,在同龄人中,他一个人能把十来个人打得像赶鸭子似地到处乱跑,即使是成年拳家一般也打不过他。那时张先生在北京武术名家赫岩办的“健身太极国术社”里练武,赫寿岩拿他也没办法。论聪明,无论什么套路,他很快就能学会,他的地躺鞭练得还颇有些名气,在抗美援朝义演中得过奖章。 胆量,他人小却好打,学了就用,这一点使赫寿岩头疼得很。因孙存周与张父有些交情,商议的结果,是将张烈送到一代技击大家孙存周先生处学习。张烈到了孙先生处,才真正明白什么是拳。于是一学就是十来年,尤对孙氏形意拳颇有心得。张烈在北京邮电学院上学期间,曾获北京市高校武术比赛形意拳冠军。艺成后,张烈利用工作之便,在京、津、沪地区会过不少有名的练家子,“文革”中曾多次一人独斗二三十人的围攻,从未失过手。为了锻炼实战能力,从未练过摔跤的张烈,甚至报名参加天津市中国式摔跤冠军赛,竟以形意拳发力抖绝的功夫,触人即扑,连过五轮,最后遇天津市摔跤冠军白光第,因摔跤规则所限,最后无奈弃权。之后,张烈又专门研究了中国式摔跤,认为摔跤里有不少好东西。
  张烈极为钦佩孙存周先生,认为孙先生是他几十年来遇到的唯—一个真正懂拳的拳家。张烈认为这辈子见过的拳家也不少,让他佩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孙存周,另一个是许维仁。张烈说:-“‘孙存周先生是真正把拳术的道理研修透了,能不加力而力自彰,不运气而气自周,自然而然。存周先生的感觉十分灵敏,身体非常灵活,动作极为矫捷,技击时随心所欲,力道精湛自如。七十来岁时,撩起大褂就能追汽车,气不稍喘。平日举止言谈气质超逸,卓然不凡。而许维仁先生的身体素质不同凡俗,力量大。抗击打能力强,柔韧性、灵活性都不同一般。我们之间算是朋友,他是醉鬼张三的徒孙,有一些提高身体素质的好功法,由于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来练,尽管许维仁一个劲地要教,但我没有学。”张烈认为,就功夫技艺而言,后人几乎不可能达到孙存周先生那样的水平。但就练拳的道理而言,后人一定能够也应该比前人讲得更具体、更确切,更合乎科学的规范。所以,要尊重古人的实践,一但又不要被古人的思想方法所束缚。在继承传统武术理论对武术运动进行整体研究的今天,还应引人注重精确分析的科学方法和现代科学原理。所谓尊重传统,但又不要拘泥于传统。不久前,有位原天津武术冠军找到张烈,说自己练了一辈子拳,没弄明白其中的道理。张烈给他讲了讲原理,又让他试了试手,那人非常佩服。从此跟张烈学拳。张烈说:“他是专业,我是业余。但我能把道理讲明白,并能让他很快掌握这些原理,不是在嘴上,而是做出来。这就是今天应该干的事。”
  张烈认为,拳术中真正有用的东西,就是拳术练习的基本规矩。基本方法和对精神气质的影响。对于各门各派来讲这些规矩大要都应该是统一的。张烈说:“当年孙存周先生就是这个观点,认为拳术的基本规矩本是简明而统一的。我今天仍坚持这个观点。其实只要认真进行技术分析,就会发现拳术的基本规矩大都可以从形意拳中演化出来,弄明白形意拳,便能有一通百通之效,对学习其他拳,掌握起来也就容易多了。”张烈认为,拳术之用,在今天来讲主要是升人们的精神,变化人们的气质。技击不过是达到一目的一种手段。张烈提出“中国武术精神”的概念。张烈认为“中国武术精神”是一种既不能归“佛”也不能归于“道”的独立的精神文化。其阐扬的是一种既诚中形外、正大直刚,又圆融宏博、自然从容;既脚踏实地、积极进取,又滞洒超脱、求真忘我的精神境界。有一种威武不屈凛然莫犯的超拔气质。这是一种只能从武术的锻炼中获得的精神气质。张烈认为一个人一旦从武术中获得这种精神气质,便能体现在他的一切行为之中,将使他对世界充满自信和拥有巨大的人格力量。一个民族拥有这种精神,这个民族必将能以其超拔的气质卓然屹立在世界文化之巅。
  关于技击,张烈认为技击是一门艺术。其和何艺术门类一样,要想有所成,出众的天赋(悟性和身体条件)、正确的练习方法、强烈的个人兴趣和长期的刻苦研练,四者缺一不可。可以说没有一门武术能保证他的学员在比赛中一定能拿冠军。正确的练习方法实可以改进人的身体素质,升华人的精神气质,使人正确掌握技击的基本技术、基本方法、基本规律,明显提高其技击能力。张烈说:“武术是一种素质、一种修养。在当今的信息历代,教拳并不是要培养武术冠军,而是要把武术的魂扩展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是要学生在练拳自过程中树立自我,发现自我。学生们在锻炼中要一拳一拳地打,他们明白做任何事都与练拳一样,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地前进,绝无捷径可言,所以一拳拳的打出力量、打出信、打出勇气、打出自我”,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张先生为数不多的几个普通学生,工人、农民出身的学生都在各自的事业上颇成大器,有的成了企业家,有的当了系主任,有的成为外企中的骨干被派往国外深造。张烈说这正是他们学以致用的最好佐证。
  张烈先生是位有造诣的电机高级工程师,有过不少技术革新和创造发明,曾获天津市颁发的“七五”立功奖章一枚,并人选《中国当代科技专家大典》(天津卷)、《天津高级专业技术人名词典)、 《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张烈先生又善游泳、滑冰、跳舞并能演奏吉它、琵包等,多才多艺。张烈先生说这些都得益于武术。其言谈举止潇洒不群,颇有乃师遗风。(作者:童旭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