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童旭东先生文章 > 正文

孙存周与陈夔龙——童旭东

2012年02月14日 童旭东先生文章 ⁄ 共 82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140 views 次

孙存周在上海期间,每月都去陈夔龙府上教拳。因陈夔龙曾向孙禄堂先生学习过拳术,因此对孙存周的人品、拳艺都很信任。

陈夔龙(1857——1948),贵州人,同治十一年(1872)中秀才,光绪元年(1875)中举人,十二年(1886)中进士。之后祖父在仕途青云直上,历任顺天府尹,漕运总督,河南、江苏巡抚,四川、湖广总督。宣统元年(1909)调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1912年陈夔龙告假辞官,结束了官宦生涯退隐上海。

陈夔龙退隐上海后,住在孟德兰路(今江阴路)157号,过着寓公生活。袁世凯出任总统后曾力请陈夔龙出山,但他认为袁世凯是个欺君罔上的小人,不屑与之为伍。而当民国的官则意味着背叛故主,因而都拒绝未作答复。据报道,抗战胜利后,蒋介石第一次到上海时,曾亲自到陈夔龙家里拜访、慰问。
陈夔龙平时深居简出,少与交往,悠闲地在家组织诗社——“逸社”,常与一些晚清遗老中有名望的诗人聚在一起,吟诗作赋,不时还打打麻将,饮酒听戏,游山玩水。陈夔龙白天读书吟诗,打坐养生,练习拳术,傍晚就走出家门散步,由家人陪护,一群孙辈尾随嬉戏,从成都路绕到威海卫路,再从重庆路折回孟德兰路家中,这样围着宅子闲走半个多小时。天长日久成了孟德兰路上一道风景。周围邻居见到耄耋老人散步,又有老小家人前呼后拥,都啧啧称赞先祖有寿有福。若是几天不见老人身影,就会关切地打听“老太爷怎么不出门了,是生病了吗?”陈夔龙就是这样在众人敬仰和关注下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于1948年8月18日寿终正寝,当年下葬杭州右台山麓。

张烈师兄讲,孙存周先生很多知识、诗文都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去图书馆都不容易查找到出处,我猜想大概与孙存周先生当年交往的群体有关,如与陈夔龙这样的饱学之士的交往中,孙存周先生一定会得到很多书本上难以得到的学问。

当年在上海孙禄堂先生在俭德储蓄会讲学,俭德储蓄会是个高端的学术团体,孙禄堂先生讲学的对象是这样一个高层次的文化群体,他们这些人不可能以教拳为职业,所以孙氏拳当年传播不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