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全部文章 > 万勇南先生文章 > 正文

万勇南先生谈支燮堂、崔文澜两位先生及习拳经历

2012年02月13日 万勇南先生文章 ⁄ 共 260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143 views 次

刘旭整理

介绍

万勇南老师,是孙门支燮堂、崔文澜两位先生晚年时候的邻居,寿关顺老师的师弟。现今仍然居住在支燮堂上海故居即陕西北路119弄里。在文革期间与支燮堂先生学习孙门形意拳。在文革后与支燮堂先生的师弟崔文澜先生学习孙门八卦掌。可惜后来由于忙于生意,万老师一度奔波外地,中断练功多年。万老师自述他没有多大功力,只是武术上的票友,但懂得修习的一些方法和步骤。现在生活算是安定,在弄堂中开一个小店,也有空余时间,希望将其所学的孙门功法,不加改动,以旧貌义务传播,以慰先师。感兴趣的有缘武友,万老师答应倾囊相授,并不作什么保留。
万老师得自支燮堂先生一系的拳术有:孙门形意拳中的五行拳,五行连环,五行相生相克,十二形,杂式锤,八式三合炮五合炮,以及孙氏太极拳。他常常感慨,可惜支先生去世太早,许多精微渊深的地方,他已不能请益了。
而崔文澜先生所传下的拳术有:孙门八卦里的定步八掌,活步八掌,S步,8字步(S步和8字步是现代的叫法,老八卦里面有另外称呼),九宫步,穿掌,游身掌,暗腿以及一些用法。万老师拜崔先生的时候,崔先生已经八十余岁,七十二暗腿中一些复杂而且有相当难度的动作,崔先生已经无法带着他做了。武功讲究身授,是故到直到崔先生九十余岁离开,万老师整整学了十年,七十二暗腿也只领会了一部分。
万老师年近花甲,希望在自己精力和身体还能手把手真正带学生的情况下,将毕生所学义务地无偿传出,只是广交朋友,交流所得而已。若能下苦功,耐住性子,从孙门的基本功开始修习,当然最好;若已经有了其他武术的基础,学习就能快些。比如有些外地武友,已经修习过程派、尹派或者姜容樵八卦,几个星期就可以在万老师处习得孙门八卦的架子。
----------------------------------------------------------------------------------

正文:

我习练孙门三拳数十年了,中间因为生计所迫,一度中断。现在年近耳顺之龄,功力平平,实在愧对恩师。然而几位先师虽然故去经年,谆谆教导仍常常在耳边。
我自小生长于上海市陕西北路119弄。
所谓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陕西北路119弄实际在上海现在的南京西路上,如今周围尽是商业区,恒隆广场,梅隆镇广场和中信泰富广场近在咫尺。当年却藏龙卧虎,是国术家聚居之地,孙存周先生当年亦曾在此处会友论拳。
弄堂中比较著名的,有孙门形意支燮堂先生,杨门太极周子沫先生等等。其余练太极、形意、八卦、通背、少林、南拳、摔跤各门的技击家亦众多,其后人若仍居住此处者,现在还是早晚是练功不缀,但人数已经非常少了。有时我看夕阳西下,照在这曾经风云济会的上海石库门式弄堂,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感觉。
我小时体弱多病,祖上是上海大户人家,当然世事变幻,白云苍狗,这些都不提了。由于体质差,而六十年代时候,医疗条件较低,故家人让我习武以强身。开始在学校里一位武术教师的指导下,练习少林外家功夫弹腿。那位教师是少林派的高手,名叫胡洪,同时也精通剑法。习武后,我的身体好了不少,但仍然很单薄瘦弱,病不离身。
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传统国术被视为封建残余,许多国术家、技击家受到冲击迫害。支燮堂先生作为孙门形意、太极在上海的代表人物之一,更是首当其冲,身受其苦。多处祖屋惨遭查封和破坏,同时被安排专人盯视,不仅不得教拳,连生活都成困难。
在弄堂中,我家为14号,支先生为24号,前后比邻。他当时被打为“四类份子”,每天必须劳动改造。而他的劳动,竟是在一些道路、巷子和粮油店前的垃圾桶处拍打苍蝇。时值盛夏,桶中苍蝇很多,老先生抡起拍子,赶打蝇虫。老先生穿着很旧的中山装,让人很想象他就是曾经鼎盛时期在常州、上海滩拥有数十处房产,显赫一时的支家公子。
当时他已经七十余岁,我们两家关系十分好,上海话里,常常叫老年人公公,我便称其为支公公。支先生名声很响,都知道他功夫很高。一次我路过先生劳动处,和他闲谈。支先生一边拍苍蝇,一边问我,听说我正在练功夫,不知道练的是什么。我照实说是弹腿。少年心性,有心在武林泰斗前表现,不免演示得意几招。支先生呵呵笑,动了动苍蝇拍,说你这种外功,一拳一腿打来,没有变化,左拍右拍,上拍下拍,一拍就没有了。
我当时就起了拜师的念头,说支公公,您可不可以教我功夫。支先生连忙摇头。我虽然年少,并不太清楚当时的政治环境,不知道支先生被严禁授拳。只晓得所谓铁棒磨成针的道理。于是常常到处缠着支先生,嘴中甜甜,陪老人家说话。终于有一天,支先生甚为郑重地和我说道,小万,你真想学我孙门的拳技么?我当即说那是当然啊。
老先生拿出一支笔,说道,那好啊,我写个名字地址,你去找他,就说是我介绍的。他写了几划,依稀是褚桂亭几个字(褚桂亭先生因出身系根正苗红,故当时还能在上海教拳)。叹了口气,突然抬头盯着我看,目光炯炯,吓了我一跳。
支先生看了我良久,说道,还是我自己来教你吧。在当时环境下,不可能隆重拜师,甚至连光明正大地拜都谈不上,只是静悄悄地简单行礼而已,支先生也并不在乎礼节。现在想想,师傅传艺授业而从未图任何回报的大德,实在是我们这些后辈的榜样。
支师让我每周二、四下午,偷偷到弄堂的一个僻静角落里面,等他来传授孙门的拳术。他自己也有点象作贼似的,从家中蹑手蹑脚地摸出来,一米九多的高个老人,动作却很轻很快。原来专门负责盯他的人,每周二、四的下午,要开会进行思想政治学习,这时候,他才能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专门出来教授弟子。当然平时要有疑问,由于是邻居,我可以在找他没有被监视的情况,仔细下请教。
我在从支师练拳后,身体逐渐结实,疾病渐渐远离。有了一定根基后,支师亦开始严格要求练功,三体式桩功以笔直的竹竿来度量。每个式子,都要求动作到位,但变化要活,脑子要活。内家拳讲“用意不用力”,打拳要有力点,要有意识,有脑子。
比如三体式站好,沉肩坠肘,平腕竖掌,前臂会自然抽紧,此时有人在前面一推,你自然会感到力量传到腰间,传到后腿。这个手要象弹簧一样,有外力才有变化相抗,外力离开,自然保持原样。
这就要求有意识地控制某个力点,才能有东西。而不是用力鼓起肌肉,这是拙力。也不是随便摆摆,软兮兮的,这是挨打相。手要有东西,不是没东西,说的是这个意思。
支师总共传了我孙门形意拳中的五行拳,五行连环,五行相生相克,十二形,杂式锤,八式三合炮五合炮,以及孙门的太极拳。可惜支师去世太早,许多精微渊深的地方,已不能请益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